“能走还是走吧,带上你的家人和孩子,这个国家不值得更多的留念更不值得为之奋斗”。

每当我这么劝朋友移民时总见心虚,毕竟直到现在这还是我的祖国。就像我曾经劝离过的那些生不如死名存实亡的夫妻,我希望并祝福有情人终成眷属,但前提必须是“有情人”,我终于理解了鲁迅为何让青年人多读外国书少读或不读中国书。

我想一百年来如果我们的一代代青年人都听从鲁迅的忠告,都去读外国书,少读或不读中国书,今天的中华民族会怎样!

毫无疑问我们不会至今距离世界文明如此遥远,我们的内心不会这般狭隘,我们的精神不会这么贫脊,我们的信仰不会这么溃乏,我们的创造力不会这么归零。

我们的民族之所以百年来多灾多难千年来死水一潭,究其原因文化的劣根性导致思维上的实用主义生活中的功利主义。想我读书人千百年来皆视万般为下品,唯有读书方可人上人。我们泱泱大中华的千古第一唱竟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我想这样的绝唱必让我们的华夏书人千年蒙羞而溃不成快。

奶奶的从没见过这么急功近利的读书人,华夏书人独此一家。

那么中华民族的奴性意识,这个话题百年来一代代先贤早有高论。我要说的是,有些奴隶是被强迫的,更多的奴隶是自觉的,如此这般前赴后继的自觉奴隶,据我所知别无分号。

三十年前的小江河曾挥笔狂呼“中华民族有多么沉重,我就有多少重量,中华民族有多少伤口,我就流出过多少血液”,三十年后我想问问老江河,面对今日之中国,阁下还敢这么自信吗,中华民族的重量你扛得起吗,你得具备什么样的造血功能方能承载中华民族的历史血液?

能走的走吧能逃的逃吧我的哥们姐们弟们妹们,如果有可能。

我当然认同信念需要坚守,但我更崇尚美国军人的职业操守,他们认为在明知取胜无望时可以放下武器,后现代医德认为对一个病人在明知抢救无望时可以放弃抢救,那么对一个民族的拯救也该如此,如果这是一个抱残守缺拒绝拯救的民族的话。

我承认在海阔天空之际本人无视一切拦截,在翩翩博爱之时我也怀揣自私,因为我不想陪葬。

是的,本人拒绝陪葬。

2015-01-0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