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Li13

在一起

一瓶白葡萄酒,蟹……当然应该还有

玫瑰,新买的戒指

但没有。我们手上没有

戒指

十年!漫长如中国的文革

我们,就像你说的,早该分手。但果子

仍在西北风的枝上抖颤

哦,习惯!

接吻,但不再打颤

多不容易,两位几乎天天争斗的语言

仍泡在同一瓶酒中

享受无言

屋里荡漾的不再是我喜爱的莫扎特

而是两个孩子的叫声

他们在争看自己喜爱看的电视节目

宁静远离我们

离婚的朋友和自由远离我们

我们随时可以变成他们

但我们

坐在,围着磨损的饭桌

像兄妹

并静静掰着蟹腿

让断裂的枝杈声把我们拍打成无知的海水

 

为花园的积雪而写

被墙挡着,才留到了今天

发硬,不再有飘落时的

柔嫩。变粗的死白之皮

铺着一个中年妇女的忧伤。你

望着我,哀伤地。说:你

是第几场雪?我无法说出

这场雪与那场雪的差异

冷,叠在了一起。时针返回12

我来回踩着,用以往的姿势

而你却全然无动于衷——

你不再发出悦耳的呻吟

或浅唱。脚印模糊。哦厌倦!

返回第一场雪?回到不再

回归的时光?那时,我

边踩边兴奋地叫喊,看着

镣铐状的诗行怎样从深处浮出

你也在唱,宛如潮湿的沙滩

对着光赤的脚。仿佛

唯有如此,你的飘落才有

意义:“看,生命在裹尸布上签字!”

 

来源:智岚JASON视文采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