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亡的尸骸横呈于王的殿下
在天国滴血
通缉令贴满墙壁
捉拿刹那凋零的花朵

深秋的哀痛哀伤
覆盖我能见到的山冈、田野、沟渠

祖国的恐怖大王
有一众殷勤的垃圾小弟
他们总是便装,暧昧地看着我
哼哈罗刹,人惊悚惊惶

那时候,格式化还是一个为未来词
他们习惯将烟在大板桌上摁灭
他们习惯将半截香烟扔在水泥地上
踏上一只伟大光荣愤怒的皮鞋

扒光衣服,我只能是一只可怜的蚂蚁
剥光身体,我犹如一枚受伤的麦粒
如何熬过漫长的冬季

这些你全知道
在一径乡村小道上,与我相逢
你说,我知道你在这里
你捡起一只蚂蚁或者麦粒
捂在手里

2014年12月1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