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2014我们全民愤怒

Share on Google+

2014就这么过去了,这一年我们全民愤怒。

一年前的差不多今天我还在悉尼,悉尼的天悉尼的海就这么详和宁静,一如卫斯理中文堂圣欢的乐声,一如悉尼湿润的海阵阵拂尘。我相信这样的风声乐声和由衷的笑声让浴血的战事和吱吱吖吖的吵闹声远远却步。如果这世界真有人间乐土,我相信辽阔的澳洲大陆就是,长长的黄金海岸线和一尘不染的象睡梦中那片碎花床单的堪培拉也是。

海,无边无际大海的涛声,无需船票即可款款客船,不必呼叫即可靠岸,心和心的距离不远,一个会心的笑即可荡漾一晚。

只是一年前的差不多今天我搭乘澳大利亚音乐航班如期返航,只是一踏上我和我们的土地我就开始愤怒,我一遍遍提示自己不要愤怒,可我依然忍不住的愤怒丛生,想当年张飞“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我知道咱两千年前的祖宗就肝脾欠佳。

再想想当年鲁迅愤怒的“一个都不能宽恕”,再再想想钱钟书愤怒的连给幽默加点颜色的热情都快没了,再再再想想胡适之在1949那架军用专机竟没接走半个学界精英,我相信那时那刻我们的适之老人已忘了愤怒。

自从北岛写下“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北岛不再愤怒了;自从崔健吼出了他的“一无所有”,崔健就再不愤怒了;自从顾城那条明晃晃的大舌头在地上拖了一回,顾城便彻彻底底的告别愤怒了。

这年头穷人愤怒富人也愤怒,没文化的愤怒才高八斗的也愤怒,女人看到男人愤怒男人看到女人也愤怒,手上的股票跌停愤怒涨停了也愤怒,这男人和这女人不上床愤怒上床还是愤怒。

中华民族从没象今天这么愤怒过,当年鬼子进村也没这么愤怒,再当年多铎屠城扬州也没这么愤怒,再再当年崖山十万大宋军民跳海也没有这么愤怒。

我们的黄河真怒吼过吗,我们的长江真哭泣过吗,那被舒婷吟诵过的神女峰真寂寞守望了千年万年吗?

上帝常说愤怒可以出诗人,可我们的举国愤怒也没出几个诗人,但我们的确愤怒了,2014我们全民愤怒。

阅读次数:1,264
Pin It

关于 “老酒葫芦:2014我们全民愤怒”的2 条评论

  1. 梵摩山人 2015/03/06 at 22:17 -

    徐才厚家中藏10个亿现金,王歧山找郭伯雄谈一次话郭就上缴2.5亿,马超群一个小科级也能揽财几个亿,现在又发现白恩培家中搜出37个亿,等等,等等,为给老百姓的养老标准提高一点点,政府却讲钱沒出处!
    中国老百姓自1949年就当家作主,六十多年创造的财富全部落入领导们的腰包,老百姓还不能吭声,你说人民愤怒不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