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六月的诗(附老酒葫芦批语)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酒批阿钟《六月的诗》

“这样的酒批文字”,我对阿钟说,“可以换你粉丝群里一大半闷骚型才女”。

怎么看这老诗男的文字怎么象小处女见红,静静的夜刀枪锃亮,六月的雨下出的竟是一个年代的魔咒。
阿钟写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写,老男人的一个瞌睡惊醒了一座城池和城中阵阵闷骚的一排排女人。
六月的诗轻很轻,轻的象赛金花忽明忽暗的唇烟在偷渡,又很重,重的直接是老男人的九味真火,一把新鲜出炉的无声手枪,宁静而绝望,一颗昏暗的心,老男人夜晚昏暗而靡烂的主题。
用手自慰,老男人一夜无眠,用心自慰,老男人怒放天涯,用六月的诗自慰,老男人风花雪花内心深处的香艳之花千里狼烟咫尺盛开,涅槃在即。
“二十多年了/這個被詛咒的/六月的鬼域”,相比港岛十八万烛光泪水,这样的文字穿越历史的夜幕,直刺那晚。
六月,一个鬼之魅惑,一个被诅咒的鬼月,一个冤魂游荡的鬼月,沉睡的魔咒慢慢醒来,又悄悄睡去。

 

阿钟:六月的诗

六月下雨

下雨的时候接近六月
下雨了
昏暗的六月
让惊慌的人们
在街上四散奔逃

从此属于鬼月
二十多年了
这个被诅咒的
六月的鬼域

雷鸣已经炸开
在人心深处
当六月的诅咒
哗哗流淌着
冤屈的泪水
地平线上的钢铁幻境
也已开始汹涌地坍塌

2014/6/1
春夏之交

春风摇落一地的花红
春风渐远
而我们始于一个溅血的夏季

天空中灰色的统治者
正在扣动扳机
而万类生机依然在大地上爆发

2014/6/4
初夏的乡下

一、

院子里铺上了水泥
我撒了一点米粒给小鸟
直到下午也不见小鸟来啄食

几个雨天下来
依然没见太阳出来
天也不热
阴沉的天气使人想睡觉

小鸟都聚在电线上
叽叽喳喳说话
没有一丝忧愁
一只蝴蝶飞在草丛里
一只苍蝇不顾死活往我身上撞

已是六月下旬
天该热了

二、

微弱的阳光
在傍晚的时候出来了
老旧的院墙上
铺上了一层温暖的颜色

麻雀终于发现了地上的米粒
空气中飘出阵阵炊烟的香味
我也感到饿了

门前的水稻田里刚插上秧
冒出几颗水泡

2014/6/23七古村

阅读次数:1,2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