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西藏摆脱中国的历史时机

Share on Google+

2015-02-24

Wang Lixiong3图片:驻藏大臣有泰(左三)与攻陷拉萨的英国少校荣赫鹏(左二),拍摄於光绪三十年(1904年)。(资料图片/维基百科)

自川军进藏,达赖喇嘛流亡印度,驻藏大臣在西藏的处境大为改观。联豫推行的新政与改革也大都是在那以后才得到落实。那是中国自身最衰落的时期,却对西藏实现了有史以来最有力的控制。然而这种变化只是军事威慑的结果。中国仍未在西藏建立自己的政权体系,还得靠西藏本地官员行使政府职能。中国和西藏仍然是“接口”关系,只是那时的“接口”相对过去较为服从。晚清王朝对西方列强尽管软弱,对西藏却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占绝对优势,能够用军事威慑把西藏与中国硬性“捆绑”在一起。但只要还是“接口”关系,即使西藏一时百依百顺、言听计从,本质也蕴涵危机,因为依赖的是一个变数──即“接口”的忠诚。只要西藏“接口”一旦决定不再百依百顺,甚至脱离与北京的对接,中国对西藏的主权顿时就成了空的。

西藏的时机在1911年时到来,辛亥革命使得清王朝几个月内土崩瓦解,整个中国陷入一片混乱。军阀群雄并起,拥兵自立,划地割据。混乱不久波及到中国驻藏官员和军队。当时在藏汉军的士兵多为四川底层社会的流氓无产者。人称哥老会亦称袍哥的四川民间江湖组织在军中势力极大,大部分士兵都入会。而军官多为学生,不善治军,无事时尚能维持局面,一有变局立刻大权旁落。当辛亥革命的消息传到西藏,川军即发生哗变,绑架了驻藏大臣联豫,哥老会成为指挥核心和组织资源,然而他们没有政治路线,先是模仿革命,成立议会,后来又宣布保皇勤王,向西藏政府勒索十万两银子和五千匹牛马做回内地的盘缠。藏人一方面不敢不从,同时也盼着汉军早日离藏,宁愿花钱送瘟神。然而汉军得了钱又不走了,抱着非乱不能生财的心理,在拉萨趁火打劫。当时的拉萨动荡混乱,枪声不断,汉人内部派别纷争,革命和保皇两副面孔翻来覆去,内讧不断。驻守江孜、日喀则、亚东的中国守军,受拉萨局势影响也相继哗变,分成不同派别,自立山头,各行其是。

对汉人统治早有不满的西藏各地则趁机举事。十三世达赖喇嘛则返回西藏,领导藏人开展了全面驱赶中国人的独立战争。在达赖喇嘛发布的通告中,要求做到“西藏全境汉人绝迹”。

在中原动荡、前途不明的情况下,驻藏军队丧失斗志、人心思归。后藏和江孜的汉军将枪支卖给藏军,换取藏军网开一面,逃往印度绕道回国。官员也擅自弃职,离开西藏。拉萨开战始于汉军攻打拉萨三大寺之一的色拉寺。据说是因为色拉寺内金器甚多,汉军中有人企图借此机会抢掠。他们本以为大炮拉出去一摆,藏人就会屈服。没想到打了一天也没有攻下,参战军士无心苦战,纷纷溜走,连大炮都扔在外面没人管。结果藏军反倒包围汉人军营开始攻打。拉萨所有汉人──包括商人和普通百姓──都龟缩到军营中。藏人将他们严密围困,断绝给养来源。以往西藏出事,全靠内地派军增援──这是北京对拉萨的根本威慑所在。然而正值国内分裂,争霸各方心思全在争权夺利之上,哪还有余力去管远在天边的西藏。

坚守了八个月也未盼到援军,困守拉萨的中国驻军弹尽粮绝,最后是在尼泊尔的调停下与藏人谈和,相当于投降,汉人交出一切武器弹药,被驱赶出藏,从印度取道回内地。他们连随身带的小刀、牙签都在收缴武器时被没收,被英国官员率队押解出藏。而在出藏途中,西藏当局传谕百姓不卖食物给他们。

十三世达赖喇嘛在历尽多年挫折和无望之后,终于实现了让西藏彻底摆脱中国人的目标。不过他明智地总结:“西藏之所以得救,应当归功于中国革命的爆发,而不应当归于别的原因”。今天盼望独立的藏人也在昼思夜想出现相同的历史场景──中国再一次发生分裂和动乱,那将是西藏再次实现独立的可能所在,而且几乎是唯一的可能。

来源:RFA

阅读次数:2,2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