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薄熙来倒台之后,黄奇帆像变色龙一样,侧身游走在中共的派系间,前后环顾,左右平衡,先是用假惺惺的眼泪,哭倒了张德江,接着又用“土地储备说”,绑架了孙政才,他很善于察颜观色,抓住每一个新上台的官员的人性弱点,张德江心肠软,好面子,孙政才特懒惰,图省事,黄奇帆都有可乘之机,他利用自己留下的众多嫡系,压制媒体掩盖真相,把“唱红打黑”的罪恶埋在重庆的云雾里,一边寻找新的靠山,一边巧妙地洗去自身的“薄”色,以便在即将到来的整肃中脱身,近日,他利用武汉金融网抛出的奇文《黄奇帆讲解如何调控房地产,别一根筋把地价推高》一文,就是一个例证。

原本,阿黄是重庆官场上的一只哈巴狗,他应当回避“筋”这个词,因为他的“筋骨”早叫薄熙来抽光了,只剩下一身“赖皮”,他当年跟着“薄骗子”混饭吃,既展示了人云亦云,摇头摆尾的奴才相,也尽显带领家丁围困美领馆的呲牙咧嘴的阴阳脸,还把凤凰卫视当成“臭袜子”,硬是套在读者的脚上,谎言和欺骗抛出了一出又一节,出出节节都是笑料,但黄奇帆就是不倒,至今还是重庆市的市长,也许,他真是一个学者型的干部吧,经济理论上有过人之处,现在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妨让我们来看他2月13日在重庆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工作会议上,以“学问大家”兼高官的身份讲的一番宏论。

媒体转述黄奇帆的话说,从国际经验看,房地产周期跟人口结构密切相关,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2006年开始低于死亡率,另外60岁人口比重到2010年达到峰值,从2012年开始,每年退休的人,大于新生的劳动力,有数学模型分析,到2020年前后,退休的人群每年大于新生的就业人群300万人,人口减少这个过程,对用地需求的增长率是会放慢,对房地产的需求也会放慢。在刚需人口减少的同时,人均居住面积逼近规划上限。1990年以前,上海人均2平方米,现在到了40平方米,整个“大上海”2000万人,8亿平方米,但是再过20年,上海还是这个景观,就像纽约上世纪50年代形成的景观,现在看,没有什么变化,一旦饱和了,就不再变了,人均居住面积达到平衡,房地产的绝对需求量会逐渐收敛。因此,黄奇帆提出,房地产进入新常态后要优化房地产市场调控。

如同当年,阿黄站在薄熙来身边,竟然以未来的国务院总理的口吻谈经济,荒唐可笑一样,如今,薄熙来已经去了“秦城国”任“监狱贵族”,阿黄的角色也随之变了,充其量是未来“秦城国”的“贵族脚夫”,但他还沉醉在梦想里,以国际大背景指点江山,为了彰显政绩和江家派系的厚度,还以“大上海”为例,唾沫横飞,谬论百出,他说:“房地产是不动产,是资源,是住宅,是老百姓民生保障,房地产大量的资产和银行贷款联系在一起,当然是个半金融资产,和金融安全密集相关。动态来看,我们把它当商品,就要形成供求平衡;把它当成不动产,就要控制房地产的地价、房价;把它当做资本品,就要对资本品进行资本品对应的物业税、房产税或者其他的各种直接间接的税种的管制。”

我不懂经济理论,当年在校园读得是历史学,故不敢班门弄斧,但凭常识可见,房地产并非仅仅是“住宅”,它的概念要比其大得多,而“资源”的概念又比“房地产”大得多,总之,阿黄连这些基本的东西都不懂还胡说八道,多亏面对的是他的下级,这些分布于城建部门和领域的人,有的是地产商,有的是与其相关的小官僚,他们希望阿黄当权都有个人私利,即,在他管辖的范围内,仰仗他的鼻息而讨饭吃,既使持有不同意见也得奉承他是“经济权威”,所以,阿黄可以满嘴喷粪地继续讲下去:“作为金融品的特征,当然有个金融调控,金融调控主要是讲按揭,如果松动调控零首付,那就是美国的次贷危机;控制到死就是零按揭,这时候房产市场又窒息了。合理的做法对这个金融品,第一套房二八开、三七开,第二套房对半开、六四开,第三套房就是执行全首付,这是最根本的金融属性的调控。”

讲了半天,不过如此,不知薄熙来一言九鼎的时候,阿黄是否同样这样想,也敢这样讲,但在我印象里,他对薄是言听计从,如鱼得水的,或者叫“越干越来劲”,把重庆搞成了一个满目疮痍的大工地,至今半拉子工程堆积如山,国库空虚,民怨载道,这些“水泥垃圾”把花言巧语装饰的“经济理论”埋在地下,如果追责,阿黄难逃其咎,他至今不知羞耻,还扒个缝继续鼓吹,只是一阵臭气,不知重庆民众曾记得“六年半买房”的承诺,至今已过去六年半了吧,阿黄如何应对呢?山城有多少人还是无房户?阿黄希望愚民遗忘,不谈这些旧事,却大谈物业税,仿佛重庆人人都“居者有其屋”,他说:对金融品,重庆按国家要求率先进行了物业税,也就是以后的房产税试点。我们也对不同品类的房子收差别税率,按国家的规范,1%、2.5%、5%,一般公寓、高档公寓和别墅分别用税务办法来调控。又说,对商品来说,有个供求平衡,我们要求整个房地产,每年房地产固定资产投资不超过全市固定资产投资的25%,超过25%一定供过于求,低于25%,如果10%、5%的发展又供应不足,不适应城市化。

其实,这些所谓的税务改革方案,对房地产开发规模的限制,在美国等一些国家,早已经搞了,拾人牙慧算不上新东西,要我看,中国房价太高,老百姓有意见,最根本原因在于地价太高,而其高建立在贪官的腐败之上,官商勾结巧取豪夺民众的土地,把索贿受贿的钱强行摊进成本,使房价贵得离谱,这是谁都知道的秘密,包括薄黄在内的贪官污吏,都通过亲友等关系户,批土地和项目,再层层转包,或与有钱的开发商联建而从中渔利。但重庆的真相没有公布,一旦披露就会震惊世人。其实,不仅仅在于如何征税,更在于如何花钱,薄熙来和黄奇帆鼓动的“唱红”挥霍公款2700亿,抢夺民企财富2000亿,4700亿就这样没了,还造成了史无前例的由恐慌引发的“移民潮”,“资金转移潮”,据《诸神的黄昏》一文披露,2010年,中国工业企业总数是45,3万个,2013年则是35,3万个,10万个企业消失了,消失的主要部分是民企,2010年纯私营工业企业数量为27,3万个,2013年下降到19,5万个,7,8万个私营企业消失了,民企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二十六,而这一切都是由“唱红打黑”造成的,由于薄熙来倒台后没有及时平反640多个假“黑社会”,使“移民潮”方兴未艾,中共组织和动员民众的信誉近乎于零,经济形势堪忧。对这些用民企老板的血泪写成的近三年中国经济的冰冷的真相,阿黄所谓的信口雌黄的“经济理论”能够解说吗?如果不抓捕他这样的“大骗子”下狱,继续让他“唱”下去,再征税,再调控,也无剂于事。

不过,黄奇帆的废话,也有可取之处,就是他已被剥夺了审批大权,他表示,“有人说怎么保持供求平衡,就在陈和平(重庆市副市长,分管城乡建设、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规划)一支笔上。原来,阿黄已经不被重用,市长成了“摆当”,市政府有关城建国土等实权,已转移到副市长手里,但阿黄不自量力地还在指手划脚,他说,“所有房地产项目,远的调控土地供应,土地供应多了,当然房产量会上;近的调控就是(调控审批进度)。”黄奇帆颠三倒四的,话都讲不通顺和完整,还需要媒体编辑加括号,他自己也不脸红,还继续说,“房产商买地以后,每个楼盘总要做控制性详规、建设设计规划,这个规划由规划局批,每个单子都要陈和平画圈,我给他说过,如果看这个月房产投资量超过25%,变30%,30%多了,就官僚主义一下,所有房产商报来的规划件别去画圈,压三个月没有关系,如果低于25%,变成15%了,这时候只要有关部门按法规批准,你画圈以后就推出去,建设进度就加快,建设部门也有一些手续上的快慢,政府是可以调控的。”

由此可见,黄奇帆舒服得很,和市政府的官员一边喝茶,一边画圈就行了,而且,慢一点画,甚至迟3个月,不但没责任,还是英明的,高瞻远瞩的,这是“神马”道理,他多么霸道啊,要我看,既然房地产开发已经高烧不退,就应当在企业还没有拿到地,没有规划前,就提醒他们,理性地引导他们转入其他领域,等人家买了地,缴了费,搞了规划报上去,再拖3个月之后定夺,这是政府的欺榨行为,是薄熙来在大连一贯的作风,黄奇帆至今还用薄熙来的霸道思维办事,自己办还不够,还要传授给陈和平,这是“神马”鬼经济理论,分明是不要脸的骗术。原来,他所谓全国“储备土地”最多,就是这样用花言巧语骗来的。

官媒转述阿黄的话还说,“再有一点,就是房地产是不动产,控制房地产房价的要义就是控制地价,地价不能过高,地价高,房价一定高,推高房价的本质原因和通货膨胀有关,但是和地价是直接相关,间接原因和通胀有关,直接原因和地价有关。所以,重庆一直按照楼面地价别超过当期房价1/3。”黄奇帆在这里讲的对了一半,但有意回避了官权贪腐摊进成本的问题,试问,死去的英商海伍德也想通过薄熙来拿地搞项目,如果成功,他就赚了大钱,而买房的老百姓就倒霉了,类似的没披露的交易太多了,房地产的价格能不高吗?原来,贪官谈经济,华丽辞句都是给别人听的,而实惠,红利都是自己的。

但是,阿黄是厚脸皮的“撒谎大王”,如同当年在北大演讲一样,现在,更加便利,重庆出了问题推给薄熙来就行了,有了“神马”成绩,就揽到自己身上,他通过教训陈和平的办法,告诉别人的就是这个道理。他说:调控地价十分重要,别以为地价高了赚钱,政府收入高了就是好事,它是个好事,但如果唯利是图,一根“筋”把地价推高,长远就使得房地产价格过高,工商企业房产资源成本过高,最后使得这个地方工商经济萧条,无法良性运作,最后使得这地方的人气都转到了泡沫房产,而不务实业,最后毁坏了整个城市发展的方向,后果就很大。是的,在薄熙来和黄奇帆的领导下,重庆经济已经崩溃了,只不过没拿到桌面上而已。由于黄奇帆的一身“筋骨”被抽光了,他无论讲得多么动人,都是贼喊捉贼,他早就倒在薄熙来与他的“如鱼得水”里。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