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江泽民搞的“三个代表”比较,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有明显的不同,前者吹嘘自己“代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利益”等,后者是规划一种宏伟的梦想和目标,也就是说,“江派”认为执政党尽善尽美,而“习派”承认离民众的期待有差距,所以要较长时期地努力,因此,我不赞同那种全盘否定习近平治国理念的观点,其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全面深化改革”,主要指经济方面,而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是指政治方面,或者说,前者主要是经济基础,后者主要是上层建筑,总的看来,习近平接班以来先提出实现“中国梦”,后提出“四个全面”,是进一步细化和明晰了他的执政理念和奋斗目标,如果能把他的梦想变为现实,这符合人民群众的愿望,问题是他上台才两年多,以后能否实现?眼下做结论还是太早或武断。

从习近平的出身和经历及思想性格看,他属于中共党内的改革派和稳健派,和他的父亲习仲勋有些类似,在僵化的政治体制里,在相当长的时期里,他们是郁郁不得志的,较之于薄熙来的高调,张扬,霸道,虚伪,习近平内敛,宽厚,包容而实在,回顾“薄王事变”前后中国发生的惊心动魄的政治斗争,人们可以有不同的感受和理解,但共同的印象是,习近平好像不太想做今天的位置,他是在党内派系林立的夹缝里,被中南海主要的两个派系,即,“江派”和“胡派”的缠斗不断挤压,应运而生的,由于过去“九龙治水”分权的结果,周薄徐等人私藏祸心,险些遭成南北分治,故希求大一统的各种派系都做了妥协,愿意在维护一党执政的前题下,把更多的权力交给习近平。这一点不是海外與论的希望的变化,但对中国的平稳过渡,对老百姓是一件好事。

所以,我在习是副手的时候就比较倾向于他,但他接班后,我对海内外普遍认为他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议论不以为然,至今我还是认为他只是像征性地独掌权力,或者说,较之于弱势领导胡温,他算强势了一些,但不是人们想像的那样一言九鼎,这就是为何他一面提出“全面依法治国”,但各地践踏法律行为还是不断发生的原因,一切都在已有的制度当中进行,他必须顺着体制的惯性而小心翼翼地进行改革,毫无疑问,就中共来讲,他是个人品质最好的一位领导人,他上任伊始,几乎没讲大话,就把劳教制度废除了,紧接着平反了浙江的张家叔侄案和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这其实最能体现他的“依法治国”的理念,我认为,如果他不能在任期内进行政改,那么,历史给予中共生存的空间可能就很小了。

一些人有充足的理由和案例来指责他的“四个全面”,因为言辞的表述十分宽泛,目标要在2020年实现,的确远了一些,但既使批评他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习王联手打老虎,已取得了空前的力度和影响力,我在美加两地遇到很多来旅游或移民的中国人,虽然对中共有不一样的观点,但反腐打老虎,几乎人人赞同,我征求他们意见时,并没人知道我是言论人士,足证它的公正性,因此,我认为,习近平利用反腐已经最大程度地争取了民心,而建立在民意基础上的“四个全面”,的确是目前许多人可以接受的明朗化的“中国梦”,谁不想过“小康社会”呢?不要以为这里不包含民主的内容,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理念诠释里,有这样一句话:“人民民主不断扩大”。我的理解是,从现在开始到2020年基层的民选,要由村级,乡级到镇级和县级,未来中国会实现普选国家领导人。

之所以眼下,海外网站出现一些有关北京政变的传闻,这不足为奇,因为习近平上台之后,的确与过去的内敛特点有明显的不同,这是因为他面临的困境和视野不一样,必须华丽转身,过去他不想得罪各个派系而保存实力,现在,他必须奋力出手,顺应民意,救党救国,从以往他的家人在地方的表现看,他还不是薄谷那种“明廉暗贪”的两面人,他是有理想和抱负的“知青风格”的忧国忧民,向往民主法制的领导人,因此,他和王歧山策划的打虎不分派别,左右开弓,既抓捕了江派嫡系周徐,也“双规”了胡派大佬令计划,接下来还有何人,这要看两个问题,一是涉案人的证据,二是各派力量的平衡点在哪里,能不能动曾庆红和江泽民,都不好预测,可能连习王自己也说不清,历史上政治人物做什么,都是因势而动,因此,被得罪的官僚较多,即将可能被动的有腐败行为的人很多,故他们不会坐以待毙,必将拼死抵抗,所以,利用网络扰乱人心是顺理成章的事。

所以,尽管曹清由中央警卫局调到北京军区,我不认为中国发生过谋划抓捕习的政变,重大的历史事件早在薄王事件后已经活生生地发生了,习近平及其团队已掌握了权力,而且,民意已经顺从了习近平,贪官抓得越多,级别越高,中国越不能政变,试问:部队的广大的指战员愿意行贿吗?他们辛苦得来的薪水愿意用于买官吗?贪污受贿的即得利益者是多数吗?手中有兵权的军头,养尊处优,吃喝玩乐,包养情妇,极尽奢华,他们不怕死,有胆量搞兵变吗?如果有这个气魄,薄王在山城早就“登高一呼,应者如云”了,他们野心那么大,不但未搞成,还互相残杀,同归于尽,这说明那些希望中国内乱,希望中国继续腐败下去而崩溃分裂的人,只能编造一点小故事热闹一下而已。

与其说北京发生了或即将发生什么政变,不如说是面临危险而惶恐不安的心态的人,靠编织梦想而手淫自乐而已,他们想靠谣言影响中国的前程是徒劳的,不过,薄瓜瓜之类的下台的贪官污吏的嫡系有钱,就难以避免这种传言。虽然,我不认为“四个全面”完全正确,完全都能实现,但我承认,这是执政党集团目前达成的共识,而习近平至少将领导中国10左右,假如真的像海外與论希望的那样,他宣布自己的目标是某年多党制民主,那么,中南海马上就政变了,因为他所在的党大多数人是不会同意的,怎么办,他只能提出眼下这一个宽泛的,伸缩性较强的,似乎面面俱到的,人人都比较能接受的“中国梦”,每个人都依据自己的想法,在梦里找到一个部分,并得到安慰和寄托,这应当是明智的唯一的选择。

不管众口难于一致的评论多么热闹,反正我是看到了,在“从严治党”这一点上,他比江要真实,江是利用放纵腐败的办法拉拢下级,归顺自己,而自身更加贪腐;而习王打老虎,抓了70多个省部级贪官,是成果累累的。同时,他比胡要有胆量和魄力,胡温连唱“和谐社会”,但与江都难以和谐,忍受他的垂帘听政,呆看薄熙来的地方滥权;而习决策事项,越来越显示独特的风格,并在较短时间内布齐了“习家军”的人马,既然,“从严治党”可以两年多达标,为何不可以期待再过几年“依法治国”兑现呢?抓捕“政法王”周永康之后,再平反他们制造的一系列,包括重庆在内的“唱红打黑”运动中的冤假错案,恢复司法的权威,难道“依法治国”还是虚幻吗?

与较多的北京政变的揣测不同,我认为,对习近平及其“四个全面”构成威胁的隐忧,不在于什么政变,而在于经济形势,因为由政治体制决定,“六四”以来的中国经济发展有“腐败怪胎”的一面,即各级官员拼命干活的主观动力是物质利益,直言之,一个官员在地方某个项目上付出很多心血,是与自己的骨肉连在一起的,过去是“干得多贪得多”,当然经济形势也佳,如今反腐震慑力大,同僚下狱的冲击力强,各级官员不敢贪污受贿,但也消极怠工不干活,有一位知情者告诉我,过去是“不给钱不办事”,现在是“不要钱也不办事”,所以,随着“唱红打黑”兴起的“移民潮”的风起云涌,担心将受到贪腐整肃的人,也推波助澜,他们疯狂地向海外转移财产,假如未来习李政权垮台,可能归于经济而不是别的。它的模式是:经济困局引起民变,党变,兵变,内乱以至分裂。

因此,我认为,他要想尽快实现“四个全面”,就应当细化为“全面打虎”抓“虎头”,既然抓捕周徐已把江惊动了;抓捕“小令子”,把胡也得罪了,而且官员腐败的根子的确在上面,不要怨下面,就一不做二不休吧,立即把江泽民抓起来,然后赦免所有下面的基层的官员,要求他们把不义之财交出来就完事,包括逃往海外的贪官污吏,都一视同仁,同时,仿效胡耀邦,一揽子平反所有的冤假错案,简单地说,就是江泽民,薄周徐令等以前他们得罪的人都要争取过来“向前看”,像魏京生,刘晓波等中共的“诤友”都团结他们参政议政,在保持现有体制不变的情况下,调动所有人的积极性,然后在习执政的最后一年,顺应世界民主化的潮流,来一个大的政治变革,与港台对接,民主统一双赢,那样一来,不仅“四个全面”美梦成真,而且习近平将千古留名。否则,随时国家会发生问题也说不定。

2015年3月10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2015年3月11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