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30940pubvp12015年3月13日

从湖南郴州桂阳县城出发,一个多小时蜿蜒曲折车程,到达古楼乡石马村已临近午餐时间,谢文飞的父亲到大路边接我,昨天下过雨,进村的小路还有些潮湿,拐几个弯十分钟便到他家,一栋外墙贴了白色瓷砖看上去有点年份的小房子,与另一栋年份更久的旧房子紧挨在一起,中间是联通的,里面的陈设十分简陋。

文飞的母亲当时还在地里做农活,是文飞的父亲打电话叫她回来的,他们热情的为我准备午餐,然后一边煮面条一边闲聊,他们二老都是1950年生,朴素的穿著,看上去文飞的母亲更显苍老,他们告诉我家里种了三亩水稻、四亩苞谷、一些青菜,养了鸡、猪、狗,农村人就靠这些维生,以前还种过烟叶,现在年纪大了,做不了那么多了……

201503130940pubvp8文飞母亲的口音方言较重,我听的不是很明白,文飞的父亲不时在旁边插嘴解释。她谈及文飞时有些忧伤,目光慢慢变得呆滞,不停埋怨这个小儿子如何如何不听她的话,不然现在也不会被关押。说着说着,眼眶里就慢慢泛起了泪水,靠着门边看着远方问文飞什么时候可以放出来?

我能感受到她对儿子的真挚情感与无限思念,但不愿欺骗老人家,轻轻搂住她的肩膀安慰说文飞很了不起,应该为他感到骄傲,有好多朋友都在关心他,文飞并没有任何做错,错的是这个不讲任何道理的政府。她又自言自语的轻叹,以为三月初文飞就会回家来的,幻想又是破灭。她说要是文飞找了老婆结了婚成了家,她也不用这样操心……

我因为有事要赶去怀化,留下两千元钱便匆匆作别,希望这样能稍微改善一下文飞父母辛劳的生活,也略表对谢文飞兄勇敢付出的支持,文飞的父亲坚持要送我到大路边,直到看我上车离开······

草于2015年3月12日夜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