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pei4当Z小姐弱弱的问我,是不是大陆来的都不太守时,我说我就守时,无论我请别人还是别人请我,无论我约客户还是推销产品的恐龙约我,无论见面的是美女还是乞丐,只要约定时间我一定遵守。张小姐可考虑请我吃顿饭,顺便考验一下酒爷爷的时间观念。

不得不承认,在国内太守时往往吃亏,就像对美女太绅士就会错过机会。所以方文山写周杰伦唱道: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

独立制片人W君在讲述他的电影,“独立”一词在某种境遇下是一种符号,无论你的艺术风格怎么出世。

W和蔡明亮同属独立制片人,身处台湾的明亮无处不在的轻轻抚摸边缘人性的柔软去处,徐徐铺展的是畸异画面的陌生意象,而置身大陆的W则有了点生活的干预多了点人生的重量,虽偶见灵动但主题沉重。

B拉上L,L拉上X,X拉上京,京拉上吴非即老酒葫芦,于是五个老男人同台各放厥词,再加两个就是政治局集体亮相了。

从原乡的定义说我们这临时五常委上海占了两个,从目前的国籍说仅老酒葫芦为中华国籍,根据外籍人士不得成为帮主规则,老酒葫芦理应当仁不让的就任总书记一职。

Taipei4a我说当年我带着沙布两辆自行车全城各高校及外滩人民广场张贴交友告示,全文如下:

我们信奉荒诞主义存在主义超现实主义及各种形形式式的非某个主义,若你的观点和我们一致请联系我们,让我们携手同行共图未来大业。

交友告示的直接后果,我认识了LH等人,至于间接效果,可是说本人几乎所有相知相遇的一代文豪的都和当年的告示有关。

我说当年激扬文字的主说是以天下为己任可他的征友告示只贴师范女校,再看老酒葫芦性别面前一视同仁,想想酒葫芦看看某主,苍天作证还是我等动机纯洁。

B会一个暧昧的坏笑道破天机。

京兄认识我时就象我的小弟弟(此小弟弟非那小弟弟),现在看上去象一尊长不大的老活佛。

说京象我小弟弟因为当年谁骂吴非他就干谁,但他老是高调去吴非家不是看吴非而是看吴非夫人的,真见到吴非夫人他却脸红心跳大气不敢出,当年小诗帅的恋母情结由此可见,说京现在是大活佛,因为现在京看上去真是个大活佛。

晚上京唱大戏,地点紫藤蘆茶馆二楼。

——请问你笔名的含义?

——我的名中三匹马,当某局问起我的名字,我说我叫一匹好马两匹普通马,我的笔名是并不特别的首都。

今晚的京大戏所有的与会诗人全部正点到场,只是,京的故事更让女人好奇,男人们都在走神。

Taipei4b当京用中文朗诵他的诗,他象一个失恋的老男人,当他用丹麦语念他的诗,听上去就像在说上海话,他用国语读吴非的“的空被在时”像老和尚念经,他用沪语念时,像七十二家房客的那个幕后制造者。

临近结束时M驾到,一个当年的小m今晚上看上去颇有点像垂钓中姜子牙花花胡子定格中的老M。

2015-03-20 ~ 16:22

台北国教大艺术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