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另外一个社会中,官员或权力阶级的子女们需要自己去打工挣钱,他们就可能成为了郑玉娇一样在夜总会洗衣服做按摩的人,或者就成为了擦地的环卫工人,或者成为了在街上摆摊的小商贩,那么在这样一个社会,还有没有人敢于对最底层的人民如此作威作福,如此横行

原题::社会太稳固道德才败坏

注:最近正要写作一篇相关文章,恰巧前日与家中藏书近万的李春江老师和搞中小学哲学教育的张伟老师夜谈,谈话中两位老师提供了很多观点,使我对自身思想进行了一些梳理和补充,本文算是对夜谈的整理记录,其中李老师的观点更丰富,他除了进行民间商业活动之外,也对社会学、人类学、经济学做了非常多的研究。

1 中国的AA制

我们不知道中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AA制的,AA制在英语中叫做“Go Dutch”,其典故出自于大航海时代的荷兰商人,这些商人在五洲四海奔波冒险,大家偶尔到岸都是互不相识的人们,聚到一起吃个饭可能以后便再也不会有相见的机会,这种情况下,如果由一方请客,首先他自己会觉得不划算,别人也觉得那可能是一辈子的债务,因为这些商人是建立在两种基本的人性——利己性和独立性——之上的,所以他们形成一种契约,便是大家平摊,即AA制,从这一意义上讲商业的发展使得私有财产得到了尊重。

比起这些风波中的浪子,中国社会自古以来便有一种天赋的稳定性,中国人怀念乡土,不思远行,这种稳定的形成是与地理因素和气候相关的,进而影响到饮食结构,进而影响到文化基因,传统中国自给自足的农耕文明,使得商业活动减少,加之皇权不下县造成熟人社会在乡绅阶层下的平稳运作,重农抑商便可以减少皇权统治中由社会流动造成的资源内耗,进而使社会极为稳固,稳固的社会等级制度最为明显,虽然我们不喜欢阶级这个词,但阶级必定还是存在的,而对于传统中国,依靠经商、科举都无法有效打破阶级的形态。

但是中国是否就不存在AA制呢?不是,中国社会只不过是把AA制的时间、空间限度拉长、扩大了。相对于商业社会简单粗暴的AA制来说,熟人社会中的AA制是长期和多方共同作用的。比如村落中某一户要建新房子或者有红白事,这时全村的固定居民都会去参与,这是一种默认的模式,偿还方式便是若干年后,另一户村民再建新房或有红白事,前面的受益者便加入到集体偿还的队伍中。从这种意义上说,人基于自身利己性的本能,没有一个社会形式不是AA制的,除非人能够将这种本性彻底消除,成为大公无私的完人。其实AA制在中国的变形也是中国的农业社会得以维系和稳固的关键,AA制的延伸使得许多观念深入人心,这些观念便是中国特有的契约形势,无论它是否合理,比如父债子还、子报父仇等等,所以,传统中国社会的债务是无法免除的,仇恨也是没有妥协的。从这一点亦可以推导出农村重男轻女以及家族观念异常强大的原因,因为女孩最终会离开村落,从而打破了游戏规则,而强大的家族则可以不断延续这种规则。

那么是否被延伸了的AA制可以证明中国农业社会的人们比西方商业社会的人们眼光要更为长远呢?当然不是,因为在任何人类社会中,人们对恩的报答比不上对怨的记恨,这种规则只提供了谁也不能逃避的职责,并不是为了偿还,而是为了惩罚,所以,延长的AA制只延长了中国农业文明,它也只能作用在小范围内,不是万能的。而且从社会进步的角度来看,商业社会促进了文明的交流,信息的互通,显然是比农业社会更为进步的形式,AA制也可以发挥更多效能。

2 商业的规范使道德进步

商人在经商过程中产生的细节性规范对熟人社会的撕裂有非常巨大的促进作用,我们在对比河北与山西两地的一些外来大超市的经营情况中,发现了这样一种情况,河北的超市比起山西的超市,本地土著超市经营状况都差不多,而外来超市经营状况则有很大差距,我们产生了这样的推断:河北地处平原,自古以农业社会为主导,所以即使进入现代文明,农业社会中遗留下来的许多理念还在发挥着巨大作用,它对现代经济体的影响很大,比如地方保护,比如排外心理,比如吃回扣的潜规则,比如采购中的关系网等等,所以沃尔玛这类超市在河北的经营并不能非常顺畅。而山西的晋商文化遗留下来的理念,则是一种民间的纯商业行为对传统社会直至对政府的控制力度的挑战,他们崇尚竞争,而且是比较公正的竞争。比如有晋商的行为规范中规定,三名股东可成了商号,商号中任意股东须推荐或另聘一人为管理者,但这名管理者不得与三名股东中的任何一名单独来往,这种商业规范甚至可以动摇传统到这种程度:管理者在大年初一不得去任意股东家中拜年。这样的从细节上做到的规范化,使得竞争成为一种纯粹的智力活动,而不是政治手腕,晋商“诚信经营,以义制利”的传统也是这样产生的,没有这种构架,就不会有道德的进步,道德是规范竞争的产物,而非竞争规范的促进。因此直至现在,山西的沃尔玛也会比河北的要好很多。

所以,在纯粹商业模式的竞争下,任何一个企业都有可能通过加强管理、提高效率等方式做大,而不会受到其它因素过多的干预,从而使整个经济环境的运转并不仅仅依靠于几个具有地方性优势的企业,这是比较健康的发展方向,不会出现河北三鹿一样的雪崩式垮塌。小企业变成大企业,优胜劣汰,自然而且必然,企业在不断流动,社会也必定会如此,商业的发展促进了社会的流动性,使每个人不被限定在某个特定的阶层之中,从生物学角度,这样的竞争机制使得人类整体变得更为强大。我认为这样的健康发展不仅提升物质生活水平,也会提升人们的精神水平。

3 稳固的社会导致道德衰败

从许多非常典型的案件中我们可以发现,中国存在一个非常强大和广泛的特权阶层,这一阶层有官员,有垄断性的大商人,这些人大部分是在社会重新分工到形成固化之前便站定了自己所处的地位,常人几乎没有任何方法去打破它,而如今的市场规则则是这些人来制定。所以,这一阶层时常做出许多非常可笑,甚至愚蠢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的事情,比如从郑玉娇案、李刚事件和其它涉及官员的集体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官员之所以霸道,是因为官的地位即是免死金牌,而在他们眼中,社会最底层的人永远会活在社会最底层,一辈子也不可能翻身,一辈子也不可能从他们身上求得公正,于是自然落入被欺压的境遇之中。

那么我们可以设想这样一种情况,在另外一个社会中,官员或权力阶级的子女们需要自己去打工挣钱,他们就可能成为了郑玉娇一样在夜总会洗衣服做按摩的人,或者就成为了擦地的环卫工人,或者成为了在街上摆摊的小商贩,那么在这样一个社会,还有没有人敢于对最底层的人民如此作威作福,如此横行霸道呢?

罗尔斯的正义论中有一个无知之幕理论:人们在给予一个组织或社会中不同角色的成员正当对待时,最理想方式是把大家聚集在幕布之下,约定好每个人都不可获知自己未来的角色,然后商议针对某个角色应该设定什么样的权利义务法则。这样即可避免显著的不公正。无知之幕只是一种理想状态,在现实中,只有市场化的合理竞争才比较接近无知之幕的效果,即任何人都按照比较完备的游戏规则来寻求发展,而不能依靠自身所处的位置获得利益。

上文中我说到中国社会被延伸的AA制,现在社会权力的不公正已经很大地打破了这种AA制,比如我接触过的一些事件中,农村的官员因为特权已经到了智商极低的程度:官员为了敛钱,可以毫无顾忌地对自己的家乡进行强拆,他们丝毫不会想到自己的子女还会生活在这块土地上,不会想到自己的子女以后怎么面对父老乡亲们,因为他们非常明白,这些底层大众无论通过什么方式的努力,最终也会生活在底层,底层大众没有力量阻止他们,这使得他们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在与许多被欺压过的农民的谈话中,有人说欺压者就住在村里,甚至只有几步之遥,但他们之间仿佛有血海深仇,甚至他们想趁黑夜把这些欺压者杀掉完事。这种打破传统AA制的做法比生一个女孩更可怕,这是无法挽回的。

而整个社会道德的每况愈下即可由此导出,强者肆无忌惮地欺压弱者,弱者也只能去欺压更弱者,在这样的社会,一丝多余的特权都会引发连锁反应。所以,我们看到别人被欺负,看到政府强拆,看到城管对小贩大打出手才只能不闻不问,因为只有更强者才能对这些力量发号施令。所以,我们不会去扶过路跌倒的老人,不会去送迷失的儿童,因为弱者也都有一颗欺压他人的心。在这样的社会中,AA制没有了,有的只是任性和虚伪。这便是社会的固化,社会的过于稳定,失去了社会阶层的流动性,人们便不会从最简单最功利性的角度去思考,我的作为,会不会伤及明天的某个权力拥有者,他会不会对我有相同的报复——其实,如果人们有机会这样思考一下,就不会发生促使他如此思考的事故了。

最后回到另一个本末倒置的问题中:是AA制促进了稳定,还是稳定促进了AA制。其实这是一目了然的,AA制是人类社会由人的本能形成的,荷兰商人的AA制促进了西方社会的发展,中国传统的AA制为农业社会的稳定提供了保障,谁打破这种AA制才会使社会更加恶化,所以,把AA制作为设计社会的底色,社会才会是健康的。而如今我们却只在过于强调维稳,稳定中求发展,但却忽略了市场中最基本的规则,这种缺失的维稳最终引向的便是社会的稳固和板结,我想这样下去一旦崩盘将会非常惨烈。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