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是,黄奇帆紧跟薄熙来,干了那么多坏事,为什么历经15年,给几茬地方官当副手都不倒,至今还是重庆市长,要我看,主要是官场选人规则,大都是“逆向淘汰”,面对薄熙来留下的财政“无底洞”,没人敢接这一滥摊子,财政局长出身的副市长刘伟,只能摆弄数字,有些人事与经济纠葛的内幕,他也不知道,而狡猾的黄奇帆,留了一张“王牌”,比如,他说重庆有40万亩的“土地储备”,就给孙政才吃了一个“定心丸”,既然“孙博士”不懂经济,也不想吃苦,只想探气球,往上爬,只有用黄市长画的大饼充饥:5000亿的地方债务怕啥?我们没钱,但有40万亩的“干货”。

实际上,土地有无价值,能否卖钱,不在于多少,关键是看“四通一平”的配套设施如何,比如,地下水,电,气,线的管网分布,离主城区的距离,等等,但重庆不是当年的大连经济开发区,人脉,地势,背景都不一样,薄熙来去大连任职前,捡个大便宜,当时的大连市副市长兼管委会主任唐启舜,是精通经济的实干家,他带领群众把基础搞好了,薄熙来后来靠宣传包装,把“金”贴在自己脸上,仿佛是他“点石成金”,而山城与大连基础不可比,黄奇帆所虚构的“40万亩土地”,大多是没有短期利用价值的山地,荒地,碱地,湿地,不仅偏远,而且是不毛之地,更为严重的是,薄黄靠“地票”而欺骗农民巧取豪夺的山地,遗留大量的产权纠纷问题,根本卖不出去,既便售出搞房地产,也只能建成“鬼城”和“死城”。

但是,黄奇帆对凤凰网记者撒谎说,重庆的房地产市场,与内地的各大城市相比,都显得有些与众不同。早在2002年,重庆就一步到位,储备了主城区的40多万亩的土地。

在这里,黄奇帆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他2001年10月从上海转任重庆副市长,次年5月才选进常委,他分管工业,教育,财税和金融,竟擅自作主,储备了40万亩土地,这谁相信呢?不妨查阅当时的报纸和“重庆年鉴”,足证他是闭着眼睛,胡说八道,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而且,牛皮吹大了,破得太离谱,请问,他2001年10月到了重庆,至第二年,即2002年10月才一年,此间能搞来40万亩地?平均一个月是多少呢?当地政府是怎么征到这么土地的?贺国强是1999年6月至2002年10月任职重庆市委书记的,而黄镇东是接替他在2005年12月离职的,不知道阿黄所言的石缝里蹦出来的“奇迹”,与贺国强还是黄镇东有关系,据我所知,官员是讲究政绩的,不论是贺国强,还是黄镇东,都很有上进心,如果能储备“40万亩土地”,早有地方媒体报道了。但我费力一周时间,也没帮助阿黄找到依据。

我想,这40万亩土地,或者是自贺国强主政到薄熙来下派而后累积的总数,或者根本就是“子虚乌有”逗你玩的“假货”,大概的比较可信的情况是,薄熙来熟知利用圈地卖钱招商的秘诀,他当年在“北方香港”大连就是那么忽悠的,转战重庆也是驾熟就轻,所以,他2007年至2012年间,下令阿黄确实储备了不少地皮,数字没有阿黄编得那么多,它大部分是“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为了一箭双雕地讨好贺国强,和与薄熙来实行“切割”,善于见风使舵的阿黄,就翻脸不认薄,而转向贺,把功劳记在他身上了,因为薄熙来已入狱,贺国强还是“虎死余威在”,而且,他与黄奇帆共事过,对其贪腐的本性很了解,把薄的政绩转到他头上,他求之不得,等中纪委查他时,说不等贺还能帮他讲点好话呢。

阿黄不在乎吹牛撒谎,煞有介事地对记者说,重庆“计划在之后的20年当中,每年只开发其中5%的土地。”这等于否定了我推测的上述情况,他编造了2002年储备40万亩,以后逐年科学使用的奇迹。每年如何开发百分之五,他不敢细讲,而是一下子,过山车般地跳到薄熙来时代,他说,2010年,重庆启动公租房建设,是全国最早进行公租房试点的城市之一;2011年,重庆和上海又成为了全国仅有的两个房地产税的试点城市。而在近年的房地产调控当中,重庆市一个罕见的不限购的城市。多年的探索过后,如今重庆的房地产市场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呢?

黄奇帆不愧是玩政治数字的高手啊,他以“公租房”和“房产税”,以及“房产不限购”为例,巧妙地把成绩给了“全国”,这样一来,虚化了倒霉的老薄,而浓化了自身,一切的好事,好决策都姓“黄”,1990年至1994年,他担任过上海浦东开发办公室副主任和浦东新区管委会副主任,他是经验丰富的“土地专家”,“经济专家”,到了重庆,立即英明地储存了“40万亩土地”,然后慢慢开发,已卖了20万亩,还有一半呢,20万亩够你孙政才吃一辈子的,乐得他合不拢嘴啊。在阿黄的身体语言里,肩膀一晃荡,用手把靠近脖子的长发盘在秃顶上,一瞬间就来了无尽的财富。我请问他,买地是由市里的“八大行”完成的,它们从哪里一年拿出这么多钱的,是从谁手里买的?

但官媒的记者不会提尖锐的问题,只是被阿黄使劲地忽悠,他说,这个是因为建设部和国务院的有关方面,给重庆做探索,做试点,第二个呢,就是你这个房地产当然是一个不动产,有个地价。地价呢,也不能太高,拍卖地价,地价拍的比房价还贵,那么,拿了这样的地价,再造出来的房子,往往会是原房价的一倍,或增值两倍,所以,在这个方面,楼面地价拍卖的时候,不要超过当期房价的三分之一,是很重要的游戏规则,那么,这方面呢,你当然就要土地储备啊,在这方面就可以起调控作用了,如果发现地价拍得高了,多拿点地出来卖,地价低了。

为了掩盖土地来源,分布和数字不实的真相,阿黄起承转合,妙手逢春,一下子到了“主题”:存完土地,又是如何聪明地使它升值的,翻了几倍,几十倍,然后再调控,总之,玩游戏规则,他没输过,但实际上,阿黄仅有的一点储备的土地,也没玩出钱,只是玩出了“火”,被谋死的英商海伍德不就是因为倒卖地皮渔利不成,而与情妇谷开来翻脸的吗?我还知道的案例是,阿黄为了欺骗上级,把没有价值的地皮,强行安排在国企中转来转去的,表面上很热闹,实际上无效益,有的卖给了重庆的渝富公司,而它的老总叫李剑铭,此人曾任沙坪坝区委书记,制造过“唱红打黑”的数起冤假错案,比如,李修武案,彭治民案,等等,后来实在呆不下去了,被调到国企渝富,与阿黄共“富”去了。另一批国企也买了阿黄推销的地皮,是重庆“十大建筑”,结果它们负债15个亿。

但是,记者不了解真相,竟幼稚地应答:就跟香港一样。实际上错了,一点也不一样,在香港,企业亏本是要自己承担的,跳楼也说不定;而李剑铭由区委书记转身变成董事长,一点事也没有;在香港,官商勾结是要坐牢的,但阿黄屁事也没有;在香港,谁储备了多少土地,地在哪里,怎么来的,什么用途,什么价格拍卖,等等,都是透明的,媒体大大地报道,政府官员是不能撒谎的,但在重庆,一切都是暗箱操作的。

而且,厚脸皮的阿黄,当年在北大替薄熙来辩解,大讲黑社会的“四大特征”,但却把法律专家赵长青“藏”起来了;如今,又编造了“40万亩土地储备”的神话,把故事的尾巴伸到2002年,这是因为人们的记忆是有限的,能够唤起记忆的媒体又是专营的,阿黄可以一方面掩盖真相,一方面继续瞎忽悠,他想让人们遗忘他的罪恶,而牢记他虚构的“政绩”,更无视眼下的事实:沙坪坝的新世纪百货公司倒闭了,晋渝破产了,钢运停业了,恒大五折销售了,民企老板李俊跑了,这一切都预示,山城很难从严冬中脱身,阿黄是罪魁祸首之一。

2015年3月18日于多伦多大学。
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2015年3月20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