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这个著名的知华派亲华派学者近日重新站队,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提出“中共末日论” 的五个理由。叫好声、咒骂声刹时爆发。中共中央机关报的副报环球时报的评论员单仁平3月9日发题为“沈大伟突喊‘中国崩溃’ 为哪般” 文。文中讲“沈大伟危言耸听的文章再给中国社会提了个醒:美国即使‘温和的’ 学者都在盼着中国发生什么!那些保守的强硬派们就更不用说了。”单评论员还充满信心地说“如今全世界看好中国未来的人无疑在增加,第三世界相信中国道路的人尤其越来越多。”可通读单先生全文竟无一句去驳斥沈教授的“五个理由” ,只会一通“假大空”话。那我也凑个热闹,讲讲中国大陆现政体无法解决的七个矛盾,请单先生提供解法。

一,党魁独权与高层集团无权的矛盾。党内专制必迫党魁独裁,习用如“中央文革小组” 式的几个组就把党政军经财外交,甚至足球发展的大权都通通独揽在手了。全国主旋律即学习“系列重要讲话” 。集团领导无权后果就是一言堂,看你独舞,或暗藏杀机政局似稳实不稳。上行下效,各级“一把手” 说了算无制约的现象必愈盛。

二,官专权与民维权的矛盾。一党制办大事,区区小民人权岂能放在眼里。民维权在舆论造势,司法裁决,可媒体、公检法在党官手中,民告官难于上青天。

三,中央集权与地方(边疆港澳)自治的矛盾。西藏一百多人自焚抗争惊天动地,达赖喇嘛转世问题必成密宗一大劫。新疆维稳成座大兵营。香港“占中” 空前但不绝后。民族、宗教因素前首先是一个自由民主的问题。

四,国企垄断与民企发展的矛盾。国企行政垄断所有生产要素市场,它成了贪官、红二代的淘金窟。国进民退在争夺着有限市场空间。国企争夺一切有利润的市场真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啊!

五,思想专制与互联网的矛盾。“七不讲” “三不许”加强高校政治思想阵地。强化党对报刊电视领导,连央视春晚都因“政审” 而成鸡肋。可挡不住、杀不尽、压不下的是互联网。科学为民主拔刀,纵你删除、封杀手段万万千, 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六,党文化与普世价值的矛盾。党的利益、党的权力高于一切,党神圣不可侵犯,听党的话与党中央永远、高度保持一致的一党制文化与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对抗。党文化源于“丛林规则” 的兽性,普世价值来源于人性,兽性能战胜人性吗?

七,自创模式与国际主流的矛盾。中国特色模式即邓的“两个坚持” (坚持改革开放和坚持马列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道路、共产党领导),其核心是“坚持共产党领导” ,这与国际自由民主的主流在意识形态、政治体制上对立,并进一步扩大了中国的孤立和地缘政治不安全因素,影响中国对外交流。

纵你再勤政, 再多反贪办好事,这七个矛盾如无解, 那也是杯水救不了大火!

北京查建国 3月25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