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到台北晚上入住宝藏岩就遇到李悔之,悔之一身的臭味和本酒葫芦相投。

——阁下是哪个李悔之
——你认识几个李悔之

我边接名片边问,这家伙一脸的狡猾,那个让天下毛左刻骨仇恨咬牙切齿的李悔之就是他吗,我真想一瓶酒砸过去。

——你是哪个老酒葫芦
——红尘中还有第二个老酒葫芦吗

这真是那个在女人身上写天下大势把女人写到深处让女人看了心跳脸红让爷们看了就想不到好事的老酒葫芦吗。

从李东红到李卫东再到李文革最后到现在的李悔之,中华大地大半个世纪的历史见证,我们的李悔之悔之不晚。

这家水牛书店貌似有某种意识形态倾向,台湾的书店都有主题都有倾向,一种并不强烈但确实存在的使命感弥漫在台湾的各家书店,台湾人忘不了政治。

台湾年轻人很少说自己不懂政治,就像大陆很多人自称不懂政治,一个社会太政治或许有问题,太过政治麻木的社会问题更大,美国人从不和你谈政治,但美国人骨子里全是政治,就像老酒葫芦血液里全是女人和诗。

在台湾哪怕你遇上个街头小贩,一个三两句的闲聊他(她)都会告诉你,台湾是自由的。

和台湾朋友喝酒,他们会告诉你台湾当年和大陆差不多,台湾经济大发展正是大陆文革期,大陆因为文革与世界彻底脱节。

我说文革前大陆就饿死数千万,台湾饿死几个。

到了台湾你才知道,几乎所有榜上有名的台湾小吃都是忽悠大陆同胞的,越是什么祖传牛肉面越是专门为大陆人准备的,就像在悉尼,越是中国人必去的越不是本城的上好去处。

台湾男人很少泡本岛女人,貌似本岛女人也很少向本土男士开放,台湾男人和女人,在距离中前行。

真正的台湾小吃夜市当然不是大陆观光客常去的那几个,就像一个资深美女,她的绝地圣处当然不是哪个乡野村夫可以随便流览的,除了你也象老酒葫芦有一双贼眼可以疯狂扫射。

去到一个地方要学会深度游,就像遭遇一个女人,只是肌肤相亲是远远不够的。

2015-3-25 台北丹堤咖啡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