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学庵笔记》(陆游著),其中诸多逸闻趣事。或许是史事,或许是传说,久远以前的古人的那些事,今天读来,别有一番韵味。

随手摘录几则如下:

一、话说宋朝时期,说不上群雄并起,但是王朝权威衰落,自有一番群盗并起的景象。朝廷当然不断发兵围剿,每每也确实兵到匪除,道理也很简单,自古民不能跟官斗嘛。但是却有两股盗匪,为首的叫做夏诚和刘衡,他们势力不大,但是官兵对他们束手无策,原因就是他们仰仗洞庭湖之天险,建立山寨,借地理位置,易守难攻,“二寨据险不可破”。这两人于是得意狂妄,在江湖上放出话说,官家如果要攻破他们的寨子,“除是飞过洞庭湖”。他们的意思是,反正你们也没有翅膀。结果后来有一名将领,一举攻破了他们的寨子,因为名字中有一个“飞”字,就是著名的抗金大将岳飞。果真是“一语成谶”,可见话是不能乱讲的。

二、宋朝名士多,其中一个叫慎东美的,风流倜傥,行迹狂放。有一年秋天夜里,月色皎洁,秋风凉爽,慎大名士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钱塘江边,说是要等着看钱塘夜潮,其文青程度真不是一般可言。此人好酒,令仆人搬了一大坛酒来,但是只摆设了一个杯子,不想被人打扰的意思很明显。这时另一个叫颜子敦的人路过,这位也是个名士,也是纵意江湖的那种人。他正好两手空空,只是怀里揣了一个杯子,于是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从人家东美哥的坛子里舀酒,不说话,不打招呼,自顾自喝起来。慎东美岂能示弱,见到这等怪举,只能想更怪的方式应对。他的方式就是干脆也不问,也不招呼,两个人就这么你不理我,我不理你,各喝各的,折腾了大半夜,一直到酒没有了,各自回家,浑当做没这回事。古代名士就是这样,怎么别扭怎么来,这种人备受推崇。如果放到现在,早就被送进精神病院了。可见从人文精神上讲,人类根本就是愈来愈没劲啊。

三、有一个为官之人叫蔡元庆的,这个人弥勒佛一般和善,见到每个人都笑嘻嘻的,就是见到他极为讨厌或者仇恨的人,也是满脸堆笑。这人见到任何人都只是笑,这其实太奇怪了,没有人能知道他心里到底怎么评判别人,所谓“深不可测”是也。当时人送他一个绰号,叫做“笑面夜叉”。他还不是最可怕的。

宋朝可怕的人很多,最可怕的一个是一名酷吏,这人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且手段凶残,但是长得面容姣好,虽然是男子,却有女性之姿,尤其是说话的声音,轻柔温婉,未语先笑,而且重点是,说话的时候从来不看人,杀人的时候也是如此。当时的官民提到这个人,想必都感到汗毛倒立。我试着想象一下那副样子,也不禁觉得脊背发凉。古代有种说法,“男人女相,其人必异”。这当然会被性别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者痛斥,但这不是我说的,所以别骂我。不过各位读者可以想想看,今天的社会和官场,是否也有这样阴恻恻的人呢?

来源:自由时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