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0)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AFP PHOTO)

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案的审判日期再被最高法院延期三个月后,高瑜委托的辩护人之一尚宝军律师星期二到看守所见到了高瑜。高瑜称,三周前突然呕吐及腹泻,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并打算亲自致函法院,要求取保候审。会见中,律师还向高瑜转达了朋友的问候。

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案上周被最高法院延期三个月宣判。其委托的律师尚宝军本周二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见到了高瑜,并转告她法院的最新决定。尚宝军周三告诉本台,高瑜认为法院延迟宣判是表明对案件的谨慎:“我向她通报了最高法院批准北京市三中院延期审理三个月的情况。高瑜说之前没有任何人通知她,此案被延期三个月。她得到这个消息后有两个意见,一是法官至少能够表现出对她的案件能谨慎处理,不乱瞎判,也表示认可。其次她认为,不管有关领导出于什么原因(不判),这个案子结果如何,她现在应该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应先把她从看守所里放出来”。

高瑜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去年11月在北京第三中级法院一审开庭后,案件迟迟没有宣判。不久前,北京三中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延长高瑜案审限的申请,已获最高法院批准延长三个月。

尚宝军说,七十多岁的高瑜患有多种疾病,在农历新年期间患了一场大病,曾住院治疗:“又有高血压、心脏病、美尼尔综合症等,身体疾病很多,应该说她不适合处于被羁押状态。而且法律规定很清楚,法院如果无法作出判决,应该先变更强制措施,所以她也表示给主审法官、合议庭写信,希望他们能够变更对她的强制措施,至于案子本身可以慢慢审。从2月12日,我上次见过她之后,她因为食物不卫生还是什么原因,上吐下泻,被送进医院,输液三天。经过十天,她发炎的肠胃才恢复正常。这是一件很煎熬痛苦的事情”。

目前高瑜的精神状态尚好,在一个多小时的会见中,尚宝军向高瑜转达了包括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以及人权律师浦志强的问候。

尚律师说:“我也带去了国内外朋友的问候,包括鲍彤老师,丁子霖老师等等很多人,还有浦志强律师的特别问候,我也带给了高瑜。她也非常感谢国内外朋友对她的关注和支持,她表示一定会保重身体,来日方长”。

去年4月24日,高瑜被公安在街头秘密拘捕。起诉书指高瑜非法获取并向境外网站泄露一份中共内部文件。其内容包括要求高校教师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等,被称为“七不讲”。控方至今无法向法庭提供直接证据,证明高瑜犯罪事实,只出具高瑜在接受审讯期间的口供,承认自己有罪,而该份口供内容,早在案件移送法院时,高瑜已明确表示,遭到公安以其被刑事拘留的儿子作为要挟,是在逼迫之下的口供。在一审法院,高瑜已经翻供。此案引起国际社会及人权机构的高度关注。

一位接近高瑜亲友的知情者表示,家属目前最担心的是:“一个是高瑜的身体状况,春节到现在她又病了十天,上吐下泻。这对于七十岁的人说,都是折磨,是不是吃的东西卫生不好,里面的条件够呛。她今天(身体)这个不好,那个不好,长此下去,身体慢慢就不行了。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审限延期的事情,最高法院的延期是没有期限的,这种情况是很不乐观的。通过此事也能看出一个问题,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就没有严格按照法律的程序办理,四中全会以后,他们逐步认识到了问题,单凭口供不能定罪,而当时办这个案子的时候,他们忽略了这一点,所以现在就很慎重”。

知情人士称,法官在审理高瑜案遇到难题,中国官方的新规定将追究法官造成的冤假错案,如果是上级领导批示的案件,须经领导签名,并写入工作档案,以便追查。因此,案件一再延期宣判,不无道理。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胡汉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