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

今天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27天。

早餐是一小杯粉丝面、几片葱油饼干。粉丝面是用我自己烧的热水冲泡的。我第一次使用香港大学陈小姐送来的电子热水壶,很方便,三分钟水就达到沸度。从此,我就可以吃热面了。热腾腾的粉丝面真香,但我心太急,一口吃下去,嘴里的上腭烫掉一层皮。二十几天喝凉水、吃冷的食物,嘴里的皮也嫰了。现在,吃热的东西时,更要慢慢来。中国有句老话:心急吃不上热豆腐。饮食是这样,其实做事也是这个道理。

今天周一,是企事业单位上班的日子。上午,我在专门设定的采访区忙着接受记者采访。10:00,接受日本产经新闻报记者的采访,她会中文。10:45开始接受日本共同社记者的采访,他们来了三个人,一个采访、一个摄影,还有一个中文翻译,一直采访到12:00才回自己的暂住地。

中午12:05,美国芝加哥的中国留学生来电话告诉我,今天下午捎东西给我的人会到达我这里。12:10,国内广西的知名维权律师杨先生来电话问候,他鼓励我:“国内的民众已知道你的回国事件,大家希望你坚持下去,你在为所有的中国人争取人权。我们都决定地支持你。”

我匆匆地吃了几根日本制的乌饭树果营养饼干、一杯自来水,午餐完了。

下午13:51,德国法兰克福报记者来电话采访。上午她来电话时,我正在接受共同社记者的采访,故约在下午。这位记者中文很流利,采访进行了一刻钟。我将我的推特、护宪维权网的两个网址告诉她,她可以详细了解,节省采访时间。

15:20许,我正在电脑上写作,两位香港同胞来探望我,他们作了自我介绍,一位是香港民主中国促进会召集人甄炎港先生,另一位是杨晓炎先生。他们带来了两袋橙、一包巧克力。他们告诉我,他们带了一张很大的黄色纸张,上面写着第五飞。我告诉他们:“这里是不能拍照的,柱子上有禁止拍摄的标记,不能动作太大,我应该遵守日本的一些规定。其实,刚才你们与我合影,已经说明第五飞了。”他们尊重我,并理解我的说法,没有拉开纸张,带回去了。我非常感谢他们专程来探望我,并请他们转达我对香港民众的感谢。

我希望今后所有来看望我的人都不要带横幅、宣传纸张之类东西,这里不是露天的公共场合,而且与我笃实做事的风格不符。大家都来看望一个普通的同胞、一个为中国公民回国权艰苦奋斗的中国人,而所有来的人也是普通中国人,在奉献一份爱心,不用任何声张,但历史会记住这一切。其实,我在这里也是遵守日本法规,没有很大的横幅,也不主动宣传,而是静坐,在自己的暂住地范围里放一些符合规定大小的广告宣传品。不声张,只是坚持,无声胜于有声。

下午我与香港朋友见面时,一位在日本著名财团工作的日本人,从蒙古回日本路经我的暂住地。他是一位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是我二十几年的好朋友。80年代中期我任上海企业发展研究会会长、中国企业发展研究所所长时,他与几位日本朋友一起来中国与我们进行学术交流及共同研究,当时我们都很年轻,现在他们已是日本研究中国问题的知名专家,有的还在东京大学任教授。他昨天回日本之前,问我需要什么。我告诉他,我什么都不缺,但很欢迎老朋友在这里见面。他给我带来了几包蒙古羊肉。

下午4:50,一位中年美国人提着一卷塑料泡沫隔层与一个旅行背包,走到我面前交给我,他不说,我就知道是芝加哥的中国留学生托他带来的。我谢谢他,他说:good luck。把东西交给我,就去入境日本了。背包中有:一大瓶肉松、六罐午餐肉、两双毛绒拖鞋、一包各类药品。还有一张美国贺卡,里面写着:“冯先生:我们支持你!中国人@chicago 2009.11.26”

Feng Zhenghu29

这位素不相识的中国留学生,我至今都没有留下姓名。他多次来电关心与支持,他认为我的行为与精神感动了他们这些留学生,他一定要为我做些什么。在此,感谢这位留学生。我有那么多普通民众的支持与关心,我相信自己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谢谢大家的帮助,我的食品储藏量已足够一个月,现在我的“储藏柜”——长椅子凳面下的空间已无法容纳物品。请各位朋友转告,一个月内暂不要给我送食品。欢迎大家顺道时来作客,清水招待,好好一叙。

Feng Zhenghu28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