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祸从何起

乌克兰为什么会起危机?──是因为和俄国的关系.不谈中世纪乌克兰和俄国的共同“祖”国──公元九到十三世纪的基辅罗斯国,也不谈近代十九世纪乌克兰的独立建国运动,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乌克兰再入俄国版图成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斯大林的强迫合作化运动中,俄国的粮仓乌克兰被饿死三百五十万(也有估计上千万)人,超过苏联其余部分饿死人的总数。一九九一年苏联解体,乌克兰终于独立。它原有一个好的起点:拆撤俄国的核武器成为无核区,为此,俄国和英美以及欧安会一九九四年的布达佩斯备忘录承诺确保乌克兰的国家独立与领土主权。

一九九九到二○○九年,从波兰到保加利亚所有前华沙条约国以及脱离苏联独立的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拉托维亚和爱沙尼亚都先后加入北约,乌克兰却在一九九六年误入俄罗斯独联体至今没有脱出。有北约的屏障,虽有接壤之便,俄国对于波罗的海三国不敢轻起进犯之心;而乌克兰整个东部边界接壤俄国,普京可以进退自如。面对俄国的扩张,西方的军事威慑既无插手之便更无出师之名。至少是在二○○四年第一次橙色革命之后,乌克兰的民主政府坐失良机,未加入北约以加固布达佩斯备忘录的承诺,确保国家的主权独立。

俄国重新扩张,乌克兰只是开始

三月间俄国国家电视台推出纪录片《克里米亚──回归》(《Die Krim-Die Rückkehr nach Hause》),影片公开了俄国军事介入和吞并克里米亚的秘密。普京狡黠而不无得意地表示,当时是他做出决定“我们必须开始行动,把克里米亚收回来”。影片中的宣示“占有克里米亚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绝不止是恫吓。

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穿梭外交催生的明斯克停火协议才一个月,他们甚至直飞莫斯科,为使普京遵守和平解决乌克兰危机.协议要求乌克兰政府军与俄国支持的叛军在欧安会监督下停火、撤军、释放战俘,而后依乌克兰宪法实现东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经选举决定他们的未来。去年九月已有一个明斯克备忘录,内容相似,结果是墨迹未乾战事重开.这一次会怎样呢?二月初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上人们提问,能担保明斯克协议这一次会得到遵守吗?

政治对弈还是军事处理

处理乌克兰危机,德法和英美发生分歧:抵制俄国的扩张,是诉诸武力还是诉诸政治?美国主张武装乌克兰,默克尔坚持外交政治。乌克兰危机成为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的中心议题.

会上美国参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政治家麦凯恩(John McCain)激烈批评默克尔,说她拒绝做任何对阻止俄国侵略有用的事,“默默地放弃了克里米亚,又默默地放弃了东乌克兰”。爱沙尼亚总统伊尔韦斯(Toomas Hendrik Ilves)提问不假辞色:外交努力失败之后呢?英国前外长和国防部长金德(Malcolm Rifkind)质问默克尔:“不作军事投入,怎么迫使普京停止对乌克兰的侵略?”

爱沙尼亚的忧虑默克尔理解,但是她怀疑:“乌克兰军队的装备稍微不同,情况就会另一样?”对于金德的质问,她罕见强硬地回答:“必须说,我不能设想,改善乌克兰武器装备就能让普京刮目相看以至相信他在军事上会因此输掉。”默克尔坚持外交努力的必要性,在于她确信“这个危机军事上不可能解决”,而“军事介入只会造成更多的伤亡而不是提高人们战胜俄国的信心”。

默克尔的“现实主义”政治

默克尔的反问不是搪塞,而是提醒人们面对现实。所谓军事介入实际上只是武器援助──还是防禦性的。对于军事装备乌克兰确有需要,以对抗俄国现代化武器装备的叛军,因为政府军使用的基本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旧武器。援助却又不会即时见效,现代化装备投入使用要在系统的学习和训练之后,这不是一两天也不是十天半个月。

出人意料地她提到当年西方面对柏林墙挑衅的反应,“尽管是对国际法粗暴的践踏,当时没有人认为应当对此採取军事行动以使东德以致整个东欧集团的人民免于未来数十年生活在独裁与不自由之中”,因为“二战结束不久对苏开战不会取胜,是一个合乎实际的认知”。以她作为东德人的亲身经历,她以为“这种现实主义今日依然”。

默克尔的政治不离实际与经验,“我不止经历了当柏林墙筑起之时美国没有出兵对俄国开战,我还经历了美国始终如一支持德国的统一,以致我今天能够坐在这里”;“我们对自己亲身的经验有信心”!

政治现实主义基于对原则的坚信与坚守,“百分之百地确信,我们的原则一定会取胜、一定会成功”,在默克尔不是宣言而是实践.在一切场合,即使面对普京、与之谈判,她都直言不讳俄国侵犯邻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破坏欧洲的和平秩序,我们不会坐视。

对峙成为历史继续的新常态

明斯克协议一个月之后,停火撤军的条款双方各有执行,又各有违背。虽然默克尔反对,军事援助却势在必行。三月上旬五角大楼宣佈向乌克兰提供价值七千五百万美元的防禦性武器的计划,包括无人侦察机及装甲越野车辆.

这一边北约三月九日在黑海举行海上军事演习──反潜艇攻击和反空袭,英美加、德意以及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都参与其中。据北约美国海军少将威廉姆森说,演习去年已定。

那一边俄国宣佈北约的黑海军事演习为公然挑衅,称美国计划中的军援威胁乌克兰的和平进程;并且宣佈四月十日在与北约军舰停泊的保加利亚瓦尔纳港(Warna)遥相对望的俄国南部北高加索地区包括格鲁吉亚和阿美尼亚的军事基地在内,举行防空演习。

冷战结束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西方和俄国处于在政治、经济和军事的不交火的对峙中。俄国的扩张必然陷入与西方的对峙,普京造就的专制政治不变,与西方的对峙就不会终止。

这是一个开始,在与俄国持续的对峙中捍卫世界和平与民主秩序,冷战的历史并没有结束。

文章来源:《争鸣》杂志2015年4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