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罪恶黑幕揭开一角(上)

Share on Google+

2015-04-07

FLG图片: 在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会场外,法轮功学员揭示中国当局活摘器官。 (记者CK拍摄)
香港凤凰卫视2月12日播出一段8分钟的视频,题目是:河南项城一农妇手术后,右肾“不翼而飞”。

内容是,河南项城农妇徐秀英,2006年在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做直肠手术,手术后腰背疼痛,排尿异常。由于身体状况日趋恶化,徐秀英在08年去医院做B超检查,发现只有一个左肾,右肾不翼而飞。医生说,有的人天生就只有一个肾。于是徐秀英就没有太在意。3年后徐秀英听街谈巷议,说起医院盗取器官买卖器官的事,于是下决心查出自己失去右肾的真相。

徐秀英找到项城第一人民医院,发现在当年医生手写的体检报告上,清楚地写明她有两个肾,左肾有点问题,右肾正常。2011年,徐秀英将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告到法院,案由是“医疗损害赔偿纠纷”。而后,徐秀英了解到,“这不是简单的民事案件,是刑事案件,还应有司法鉴定”。2013年6月,上海有关机构给出司法鉴定。鉴定报告显示:“项城第一人民医院为徐秀英实施直肠癌根治术中存在行右肾切除术的可能性,但难度较大。”

一位医学专家表示:徐秀英的直肠手术,有3个疑点:一是手术刀口过长,一般的直肠手术,刀口在肚脐下面,比较短,而徐秀英的刀口过长,一直到肚脐上面;二是手术时间过长,一般的直肠手术只需要一两个小时,而徐秀英的手术用了6个小时;三是术前化验血时间过长。

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刘荣领接受采访时称:“现在公安局已经按伤害罪立案了,调查清楚了,坚决进行处理。”然而项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董洁(音)却否认已立案,说还处在前期准备工作中。

这件事在国内的一些媒体,例如河南的大河报和腾讯网也有报道。只是香港凤凰卫视的报道最新最详细。略加搜索可以发现,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起。

从活人身上摘取肾脏这一手术,绝不是一般的江湖郎中可以操作,非得一定规格的医院和具有相当技术的医生才能进行。另外,器官脱离人体后,最多只有几十小时的存活期。从一个人身上摘取某一器官,必须在两三天内就给另一个人做器官移植手术。这就是说,徐秀英的右肾“不翼而飞”,绝不只是个别黑心医生的问题。在这桩罪恶的背后必定有一个罪恶的关系网。

看到这些报道,实在令人毛骨悚然。过去十几年来,法轮功一直在揭露中国政府实行活体摘除器官的暴行。由于这种事太黑暗、太恐怖,通常人们都不敢相信。可是越来越多的信息证明,这种事完全有可能是真的。

3月15日,原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接受凤凰卫视采访,谈取消死囚器官移植,实际上就间接证实了法轮功关于中共当局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国内不少网络都转载了这段采访的文字版。

黄洁夫的讲话,很多语句不完整,意思看上去有些含混。黄洁夫说,2014年是中国器官移植接受考验的一年,正是在大老虎周永康落马的情况下,所以才有现在宣布取消死囚器官移植。这句话很容易让那些粗心的读者误以为黄洁夫只是在讲死囚器官移植的问题,其实不然。接下来,黄洁夫讲到了更严重的问题。

黄洁夫揭露,死囚器官移植形成了利益链变得肮脏,中国的死囚器官移植不透明,是一笔糊涂账,成了特别敏感特别复杂的禁区。黄洁夫说,器官怎么来的不知道。这就暗示我们,器官很可能并非都是来自死囚,也许有些器官是来自其他的人。黄洁夫又说,做了多少器官移植手术也是秘密。这就暗示我们,很可能每年进行的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很大,远远超过官方公布的数字,远远超过每年实际执行死刑者的数量。这就是说,有大量的用作移植手术的器官,不是来自死囚,而是来自别的大活人。

这里有三个大问题。一是关于死囚器官移植本身的问题,二是在死囚器官移植的幌子下对活体进行器官摘除的问题,以及三,这种事和周永康的关系,和当前打大老虎的反腐败运动的关系,和上层权力斗争的关系问题。

对于这三个问题,容我在下次节目再做分析。

(未完待续)

来源:RFA

阅读次数:1,54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