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yu10南迦巴瓦峰,我有15次以上的摄影旅行都曾经从它的身旁经过,也曾6次幸运地目睹了它雄奇简略的身影。遗憾的是,至今我也没几张令人满意的南迦巴瓦峰照片。南迦巴瓦峰海拔7782米,坐落在西藏林芝县附近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南侧,从成都走318国道经过海拔4515米的色季拉山口时,往后回望就能领略它的雄姿,前提是我们必须有足够的运气。

由于地理气候的原因,一年中能清楚看见南迦巴瓦峰的天数少之又少,好些人都把一睹它的真容视作好运和人品大爆发。多年之前,关于它的故事还只是在摄影圈和喜欢去西藏自助旅行的人中流传,但自国内一本较有影响力的杂志,把南迦巴瓦峰评为中国最美的雪山并排名第一之后,它的声名就迅速传播开来。

南迦巴瓦峰最美妙之处在于它雄伟流畅的山形,北侧两个卫峰与主峰都凸显着锋利,具有直指苍穹的气派,而峰与峰之间的连接则是三道柔和的曲线。山峰的西坡是一扇巨大的岩石绝壁,很难找到形容词来描述其极具阳刚的美感和山势带给人的震撼。南迦巴瓦峰四周的山脉海拔多在5000米上下,使它在群山中异峰突起,视觉感达到饱和。

Laoyu11我第一次有机会目睹南迦巴瓦峰还是在2002年。那时候318国道川藏南线的许多路段路况非常糟糕,当我们颠簸的汽车到达色季拉山口时,已是一个雪花飞飞扬扬的午夜,拍摄南迦巴瓦峰夕照的计划化作泡影。

而第一次真正看见南迦巴瓦峰又到了2006年的5月。当时我们的自驾车队到了半山处的一个观景台,一眼望去南迦巴瓦峰方向却是乌云缭绕,我们赖在那里有一个小时,始终没见雪峰的踪影。就在大家开车往山口进发的时候,对讲机里突然传出队友的大声尖叫:“看!快看!南迦巴瓦峰!”,车队立即就地停车,大伙抓起相机、摄像机对着南迦巴瓦峰一通狂扫。

就在那短短的10多分钟内,南迦巴瓦峰居然从缥缈如烟的云端里显现出来,将它神秘的身姿展现在我们面前。可惜的是,那天天色并不理想,拍摄出来的照片差强人意,不过能亲眼瞧见南迦巴瓦峰还是让大家兴奋了好一阵子。

又一年的8月,我与一帮摄影爱好者开车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派乡,那是汽车能到达的南迦巴瓦峰山脚下最近的地方,在那里拍摄南迦巴瓦峰是仰角,但是因为有了当地门巴族独特的田园、村落作为前景,拍出的照片极富人文色彩。午餐后我们赶到一处靠近直白村的极佳拍摄位置,结果等到傍晚南迦巴瓦峰依旧锁在云雾之中。山腰之下倒是阳光明媚,我们算是在热切盼望中晒了一下午的太阳。

2007年12月冬至那天,我开车从拉萨去八一镇,晚上吃完饺子出了餐馆,发现头顶的月亮在晴朗夜空里十分耀眼。心里一个主意忽然冒了出来,何不趁着月色赶去色季拉山口试试运气,看能否拍到月光下的南迦巴瓦。念头一动几乎没有细想,我立即带上摄影包,驱车前往30多公里之外的色季拉山口。蜿蜒的山路上积雪很厚,当我小心翼翼的开车拐过最后一道弯,在山口的冰面上停住越野车时,透过车窗玻璃,南迦巴瓦峰美丽的身影在月光的映照下,毫无遮拦地映入了我的眼帘。峰顶的冰雪泛着淡蓝色的光亮,主峰和两个主要卫峰构成的剪影清晰地嵌在深蓝色的夜空里。月明星稀,清冷的冬夜山口没有了车来人往,我熄火静坐着没有下车,音响里回旋的,是流行当年的莎拉布莱曼如歌如泣的慢板。

那一刻是如此的宁静,一种全身心的陶醉和穿透力极强的歌声混在一起在旷野中升腾,融入山野幽蓝的月色。十多分钟之后,我才下车摆好三脚架,开始拍摄。由于是长时间的曝光,在零下15、6度的气温里我所带的电池很快用光,刚找到拍摄的感觉又不得不收起相机,仅有的几张照片不是太理想也只好留给自己欣赏了。

第二天早上,我再次驾车赶到色季拉山口,打算拍摄南迦巴瓦峰的日出景观。那天清晨与昨夜同样的万里无云,但是冬季太阳升起的角度与山口的拍摄地点,正好构成绝对的逆光,经验不足啊。于是我干脆就没有打开摄影包,只是呆呆的坐在车里,细细品评绚丽华贵的日出印象。

去年4月初的一天,我一人开车走318国道要经过林芝,专门设计好时间,要在黄昏时分赶到色季拉山口,拍摄南迦巴瓦峰的日落场面。那天的气象预报说当地是晴天,可是当我赶到山脚下时,漫天飞舞的雪花已经把能见度降到100米之内了……

Laoyu12

我是如此地喜欢南迦巴瓦,仍然期待日后有机会拍摄到它满意的照片。在西藏摄影就是这样,每个季节的景色都让你充满了幻觉,按捺不住端起相机的冲动,就算同一时节也可能因天气或时辰的不同,眼前熟悉的景致又会对你产生新的诱惑。318国道的西藏路段我仅单人单车就走过不下7次,但是绝对还没有到感觉腻味的时候,因为你永远无法抗拒可能出现的精彩瞬间。(完)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