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情况下,有钱人都生活得非常低调,只有在他们感到不安全的时候,才变得愿意与媒体打交道,并寻求與论上的支持,实际上,一些复杂的案子放在透明的阳光下审理,的确比放在暗箱里操作要公平得多,大概中国的亿万富豪郭文贵,近日在海外网站的许多言论,与此有关吧,随着他的处境变得越来越不妙,他的嗓门也提高了几度,读者们过于专注于他的派别属性,与郑介浦和谢建生相对应,一般评论认为,前者是属于江派,曾派的,而后者属于其它的派别,等等,都大同小异,而且双方都信誓旦旦地说可以立即回国,如何如何,依我看,由身处海外的老记们判断是非,相当困难,不如深思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民企老板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

这是中国普遍存在的一个悲剧:由于体制的局限性,民企老板赚钱的机会很多,但也难逃行贿受贿的潜规则:比如,搞房地产开发,要申办地皮,要动迁,要规划,要验收,要出售,等等,哪一个环节都得求人求官,而求人不给好处能顺利吗?而一旦行贿就难免触碰红线,如果受贿的官员大权在握,步步高升,当然屁事没有,企业老板也安然无恙,而一旦官场人事更迭,就容易出问题,企业家刚摆平的官员,被对立派的官员盯上,就殃及自身,他们或出于内斗,或出于理念,反正都得抓捕企业老板,于是,一茬茬的企业家走马灯式地进进出出,不是进了监狱,就是跑到了海外,象郑介浦,谢建生,郭文贵们都莫不如此。

因此,我认为,对逃往海外的贪官污吏,一定不要放过,象吉林省原省长高严,应当早一点抓捕归案,重判严惩,而对郭文贵之类的民企老板,只要没有命案,就是行贿受贿的经济问题,完全可以宽容厚待,管他属于哪一派,哪一伙的,他们本身都是想赚钱的生意人,整他们有什么意思?而且,整得越惨,对中国民营企业的伤害越重,你说他行贿了某人,换了其他人,不改变现有的制度,也是如此,当然,现在,习王反腐打老虎,一些当官的有点害怕,贪婪的本性有所收敛,但风声一过,一切都会卷土重来,民企老板办事求人,还得请客送礼。所以,象郭文贵,谢建生这样的富豪,能争取的尽量团结,与其耗时费力追捕他们,搞得鸡飞狗跳的,不如加强民主与法制的建设,给企业家创造一个安全的经商环境。

我仔细收听了有关郭文贵和谢建生的录音报道,首先,应当肯定海外媒体给他们一个发表不同声音的平台,是完全对的,不论他们如何各执一词,针锋相对,不论如何谎话真话掺杂,难以辩清,他们都有这个权利,问题是,国内给他们断官司的法院是否公平,公正和公开,从他们的言辞里可以看出,彼此主要是利益之争,而为了寻求利益的最大化,他们可能都曾寻找靠山,可能都有一些问题,所谓的“猎权高手”郭文贵,大概以前找到的支持自己的官员权势最大吧,所以,司法不能独立审判的法院也曾站在他一边,现在,情况发生了逆转,如同刘汉的靠山垮台,他不得不走向刑场一样,虽然,我不怀疑有关他杀人的证据如铁,但假如周永康得势时就抓他可能更好一些,同样的,现在,官媒和司法都对郭文贵之流变脸,似乎也不太公平。

由郭文贵乱了方寸的表现看,“猎狐行动”也许真的对他构成了威胁,他指控胡舒立与某人有私生子之类,并不能自救,而自以为聪明地发出一张与王歧山秘书合影的照片,不过是暗示通过此人知道一些老王的内幕而已,接着,他再表白一番与他的交往,似乎是求情:你别再整我,我也不尽爆你的丑闻,其实,既使有与老王的合影,既使有高层的色情录影带也救不了自己,因为中共的反腐是自己揭露和处理自己,他们完全有办法叫你郭文贵闭嘴,尤其郭还声称不认识曾,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实际上,他应当深刻反省:过去大半生都在绞尽脑汁地赚钱,相信财富能给人生带来安全和幸福,但恰恰相反,在司法不独立的中国,钱越多越危险,越不快乐,假如曾的对立面,一定要通过抓他而做证人,进而给受贿的官员定罪,既便他寻求了美国的“政治庇护”,也不过是拖上一两年而已。现在,中国就是这个现状,命中注定的事谁也躲不过。

因此,笔者认为,应当拨开“郭文现象”的迷雾,看到事件的本质,不论体制内的官员,还是正在大笔捞钱的企业家,都应当从官场与商场的裂变中,悟出一点真理,每一个人都从自身和眼下做起,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支持民主与法制的建设,民众能监督和制约官员,法官能独立办案,民企老板才能一边做生意,一边享受稳定富足的生活,切不要等出了状况,危及自身,才高调自辩,亡羊补牢,想一想眼下这样的昨是今非的故事,实在是一场噩梦。我每当忆及上个世纪与东北一些高官与老板的交往,都深深地感叹人生的不测,我们的企业家为什么不能像加拿大的老板这样平和与安全,中国民企老板为什么要把财产转移到海外,为什么要购买当地的房产,年年给别国缴税,“郭文贵们”为什么要背井离乡,隔空论战?我们为什么不争一口气,大家共同努力,把故乡建设成一个民主与法制的乐园?

2015年4月6日于多伦多大学。
姜维平博客2015年4月9日首发,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