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志强:狼人及其他

Share on Google+

静夜。一天雾霾。不见星光。

洗浴后坐在窗前,抽根烟想睡。

忽然悟到一个话题,我们这一代是狼人。是满天雾霾下苟活着的狼人。我们的抵抗力真的极强。

我们这一代是建国后出生的人。成为狼。

我们这一代经历了太多的运动,太多的整治人的残忍,太多的被洗脑,太多的意识形态单一化,太多的喑哑,太多的被教育后的残片碎片思考,太多的不成体例的知识,太多的信息繁杂,太多的……

如眼前所见,太多的雾霾。

我们这一代倏忽间成了已过花甲之年。成了个个一头白发两鬓染霜的老人?是。成为老人的标志性事件是一颗颗牙包括大槽牙,相继得拔掉。口腔总是发炎,溃疡在牙龈常驻。

这是让人不得不徨然的现状。

但我们这一代差不多万分之一的人,从万元户一蹦子过度到了亿万富豪;我们这一代有千分之一的人发奋上进,在三十来岁进入大学学习;我们这一代有百分之一的人成了点儿气候,在各行各业甚至官场商场人场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我们这一代人有百分之十的人们,死去。这比例极高。但我的只是一所大学同班同学去世了七个,我们班只有五十一位同学,这比例太高了些;战友们去世了十来个,也让人沮丧;如此概算出的比例,很惨淡;我们这一代人有绝大多数在混,一生在混,这才是真实的比例。我眼见着身边的人们他们是朋友是同学是同仁同事们,他们一群群一队队在混。在捞世界。

大多数人过的很惨。

狼么,能好到哪儿去?

再思索不对。

我们这一代人竟然是承上启下的社会中坚力量。

历史的重任残酷无情地把担子压在了我们这一代人身上。想推卸掉如此的重任那不可能。世事走到了今天,你们五十年代初期出生的人们,就得承担。或者叫做担当。

当历次运动来临的时候,你用不着准备就得上场,不上场不行的,坚决不行。你是表演也罢真诚也罢应酬也罢但是——你参与了。你想抵赖人生的经历那是过去的历史,谁也抹杀不掉。哲学的定义是历史不可假设,只能供后人研究。

我们走过来了,当领袖号召我们砸烂一切的时候,我们参与;当我们在母亲怀抱里吃奶的时候,中国的知识分子遭遇到了灭绝性的打击,我们没参与但是知道了那是事实;当我们饿得个个要死没死的时候我们挺过来活过来了,于是文革爆发;我们正在学习的年龄段我们造了老师们的反,之后在社会上横冲直撞再一下被发配到了农村山村边疆,而我当了兵。再之后改革了,我们个个在发蒙犯傻,于是下岗下海下地狱下到一切与生存相关的窘迫难堪境界挣扎再活下来……

狼么,我们是狼。能吃苦受罪受累受污辱受蔑视受着能承受的一切……

狼性,残忍。狼性,抱团。狼性,穴居。狼性,忍耐;狼性,勇猛。狼性,能咬。狼性……还有数不清的词汇来形容。

但狼竟然也能喂养人,有被狼哺育的人,是极端案例。一个婴儿在狼窝里成长起来为人?是。狼性竟然也有母性的一面?那得考据也得让动物学者们研究。

有一位四川美女画家把一条狼崽儿领回去当小宠物狗养了。但是狼长到了半岁一声嚎叫,她懂得了她养了一条狼。但是这条狼和她成为分不开的宠物。她带着狼回到了大草原,想让狼回到大自然中去,但是狼就是不走,打也不走死死地厮跟着她……在网络上偶尔地看到这样的自拍视频,觉得那是一部精彩之极的片子。狼是可以被驯化的。

狼与狗交配,可以杂交为狼狗。

狼和主人处久了,竟然也是护卫主人的。这不可思议。

有文学作品写狼,写“狼的诱惑”,写“狼图腾”,写“狼狗”等等。那样的文学作品及大众文化作品,挺诱人。

我们是在狼窝里长大的一代人。这虽然极端,但可以批判之驳斥之。

再思索一下,也不对。

目前执掌国家大权的一代人,还是我们这一代人。只有稍个别的例外,但也个个快退了,年龄大了。

习总克强歧山们,这一代领导者生长的时代便是恶劣的狼窝。

比他长了数岁的那些老人们,并没有太威猛的资历。

像领袖及他的战友们辅佐臣僚们那一代,是出生于帝国成长于共和内乱抗战内战,从一片血泊中杀将出来。再之后领袖开始残杀他的战友及臣僚,于是跟随他南征北战的一大批人才全体成为路线斗争的牺牲品,成为一群群一队队威猛的祭物。

那么我们的成为狼人是起自于上一代的祸根?亦或是历史的渊薮?

但看今天的反腐,这结论没错。有背景能混能捞能玩女人一玩一群的官员们富商们,比狼之凶残更甚。

这样一想便有些有惶悚……

再思考一下,也不对。

丛林法则对狼是有利的。

当一群狼攻击虎的时候,虎必死。血淋淋的狼虎之争动物世界画面,是那样的必然结局。

那么,狼的生存法则是物竞天择的筛选。

……

睡下之后。我一脑子的雾霾。我们生存的恶劣环境已经达到了极限。

醒来后,想到了昨夜的悟,便觉得中国的历史适宜于狼人的生存。

  2015、3、25、凌晨北京

来源:共识网

阅读次数:1,8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