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4
Günter Grass-Beiling八十七岁的老君特格拉斯(右)和贝岭于2014年11月26日晚在汉堡的德国笔会九十週年庆典入场前首相逢,贝岭感谢他在2000年8月在北京因出书而入狱时,老君特在致江泽民的呼救贝岭公开信上署名。(贝岭提供)

四月十三号,德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格拉斯去世。贝岭先生介绍他所亲身经历的格拉斯和中国当代文学及文学家的直接联系。

四月十三号,德国当代著名作家,九九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君特•格拉斯,在走完八十七年的时候,辞世。这个消息立即成为德国和欧洲最重要的消息,无论是电台、电视,还是报刊杂志都立即用第一版,巨大的篇幅刊登了消息,发表了悼念的专题节目和文章。

格拉斯被誉为战后“时代的声音”,无论是作家、知识分子、政治家还是民众,都感到社会生活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一个对德国社会生活产生如此影响力的作家应该说是十分罕见,而这个作家,据记者了解实际上不仅影响了德国和欧洲,也影响了中国当代知识界。为此,对于格拉斯的去世,记者特别电话采访了和格拉斯有着直接交往,并且在最近十五年直接得到过格拉斯帮助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先生。

贝岭会长首先对于格拉斯的去世表示极度震惊和悲痛。对此,他对记者说:“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当年他曾经给江泽民写信,呼吁营救我,最后就救成了,我出了监狱回到美国。桑塔格告诉我,是她找到君特•格拉斯,君特立即签了名,呼吁救我。当时大概有七八位国际知名作家签名。所以我一直想能够当面谢他。终于去年跟他见到,在德国笔会九十周年庆典,因为他和我都是受邀者。我们两个人见了面,聊了大概有十五分钟。大家也都很高兴让我跟他聊天。我跟他讲了,谢谢他。然后跟他一起谈流亡和文学,他表示了对流亡作家的支持,因为那天他的演讲主题就是讲流亡作家在德国的处境。然后说好了,今年夏天我再到德国的时候,到他乡下的家里去做客,同时我计划和他做一个‘对话’。这个事情,他当时就把德国笔会的执行主任叫过来,让他帮助安排。想不到现在一下子就走了……。”

贝岭会长说,格拉斯对他个人及中国这两代人来说影响巨大,能够有这样一个良师益友是他的幸运。对此他说,“从文学上来讲我觉得,他早年的那几本书对于我们靠翻译文学长大的这代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像《铁皮鼓》,后来出版的回忆录,他的自传,包括他写的很多政治评论文章。所以对于这样一位伟大的作家,在他辞世之前,而且就是在他的第八十七年,八十七岁,能够见到他,亲自感谢他,向他表示我对他的敬意,我也感到了我是很幸运的。”

关于格拉斯与当代中国知识界的关系,贝岭会长说,无论在精神上还是在实际存在上,格拉斯都是守卫在独立中文笔会身旁的门神,所以格拉斯的去世实际上触动了中国异议作家最悲痛的神经。对此他说“君特•格拉斯也是笔会在创办的时候,我请来的笔会的荣誉会员,也就是现在的所谓荣誉理事。所以这也可以说,他是我们笔会最早在创会期间请到的最重要的门神之一。这也就是说,我们有一批重要的国际作家在笔会创会时就成为我们的荣誉会员,而这批笔会的荣誉会员实际上就是我们笔会最重要的文学部分。所以我觉得,我们独立中文笔会首先应该对于我们创会期间的这批荣誉会员,这批杰出的伟大作家的一个个的离去表示非常非常的痛心和悲伤。

“这些年,这些当初杰出的作家已经有一半以上的人离世了,桑塔格、希尼、戈迪默、米沃什,现在又是君特•格拉斯,都走了。所以我觉得这不仅是我们独立中文笔会的损失,而且也是国际文坛的损失,国际笔会的损失!”

(特约记者:天溢)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