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写作奖”获奖感言——

Yang Jisheng0我本是一名新闻记者。退休了,不能当新闻记者了,就当「旧闻记者」——从事历史写作。昨日的新闻是今日的历史。新闻和历史的共同点就是信,即真实可信。信,是新闻和历史的生命。中国史家历来重视史德:忠於史实,善恶必书,书必直言。以直书为己任,以曲笔为耻辱的史家,几乎代有其人。为保持史家的节操,许多人不惜以生命为代价。
可悲的是,在当代中国,歪曲历史真相的人不仅不感到羞耻,反而气壮如牛;书写真实历史的作者虽然被普通读者尊重,却受到有些当权者的压制和打击。充满谎言的历史教科书欺骗了几代人还在继续欺骗孩子。歪曲历史丶强迫人们忘记历史,是一股不小的逆流。这股违背中国史家优良传统的逆流的行为,使正直的中国人愤慨莫名!这股逆流的实质就是害怕真相。

真相是威力强大的炸弹,它会将谎言炸得粉碎;真相是夜空的灯塔,它会照亮前进的道路;真相是检验真理的试金石,没有真相就没有真理。害怕真相就是害怕光明,就是害怕真理。中国人最需要了解历史真相。长期受骗的中国人有着追求真相的强烈渴望;探索中国道路的人们,需要深远的历史视野。所以,史学成了当今中国的显学。这一显学正在受到不应有的压制。

Yang Jisheng1我可以十分自信地说,《墓碑》反映了历史真相,亲历大饥荒的中国人和严肃的学者都认定这本书是真实历史的记载。我如实地记载那场大饥荒,让人们记住人祸丶黑暗和罪恶,是为了今後远离人祸丶黑暗和罪恶。但是,这本书不能在中国大陆出版,在香港出版後在大陆被列为禁书。诬蔑这本书是“重大谣言”的姚文元式的批判,在某些报刊上连续刊登。不过,海关严格检查,某些地方政府明令收缴,歪曲真相的“批判”,不仅没有缩小这本书的影响,反而扩大了丶加速了这本书的传播。复印丶盗版丶网路,使这本书在中国大陆拥有广泛的读者。从中原腹地到云贵高原到新疆边塞,都不时有盗版《墓碑》销售。来自全国各地的近千封读者来信,给我以我坚定而热情地支持。这说明,真相有强大的穿透力,它可以冲破行政权力构筑的铜墙铁壁!

朱厚泽先生说过:“一个失去记忆的民族,是一个愚蠢的民族,一个忘了历史的组织,是一个愚昧的组织,一个有意磨灭历史记忆的政权,是一个非常可疑的政权,一个有计划地自上而下地迫使人们忘却记忆的国家,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心存恐惧的国家。”

我们决不能让民族失忆。我亲身经历了很多重大事件。我决心把这些重大事件真实地记录下来传之後代。最近二十年来,我一直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乔治·奥威尔说:“当我动笔写一本书时,我不会跟自己说我要写一本完美的书。我想写它,是因为我想揭穿某种谎言,是想唤起人们注意某些事实。”

这也是我写书的宗旨。显然,揭穿谎言会引起谎言制造者的反扑;在没有自由写作的条件下“自由”写作,要承受很大的政治风险。然而,保卫民族记忆,是当代知识份子不可推卸责任,就是赴汤蹈火,也应在所不惜!

2015年2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