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ary Clinton虽然传闻推测已久,希拉里最近正式宣布参选,还是引起美国政坛不小震动。有人欢呼赞扬认为美国即将迎来首位女性总统,具有经验魄力声望能够开创新局。有人讽刺挖苦年老体衰选民厌烦,民主党执政8 年政绩乏善可陈应当换党。然而熙熙攘攘之中最不喜欢希氏成为下届美国总统的,恐怕就是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共当局了,后者一直对于反共旗手希氏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经常恶言咒其为“国际泼妇”,“疯狂老女人”。听到希氏正式宣布参选,中共难掩极度失望,强做镇定好似大难临头,“今后应当谨慎,但也不必悲观”。

希拉里是中共红色恐怖共产专制死敌,早已为人所知有目共睹。其中最为有名一节就是她在接见记者说,“我们并不因为中国人权纪录恶化就拒绝与其打交道——–他们试图阻止历史,这是‘a fool’s errand’,他们办不到,但是他们尽可能要坚持长久一些”, “ 压制人权的政府迟早是要垮台的”。作为美国国务卿如此尖锐直接的公开指责一个正在自命“崛起”的大国(特别是用了‘a fool’s errand’ 一词),令到中共暴跳如雷破口大骂,颇有当年里根公开痛骂羞辱苏联的强硬遗风。这次宣布参选前夕,中共悍然逮捕5名女性维权人士(仅仅因为要求男女就业平等以及反对公共场所性骚扰),希氏公开指责这种野蛮镇压“不可原谅”,又惹得中共一阵歇斯底里狂怒,骂其干涉中国内政。现今西方已经很少有政界领袖人物,面对中共狂魔有象希拉里这样政治勇气胆量道义精神。

美国自从里根以后,历任总统对于共产国家可以说是一代软过一代,再也没有人象里根那样,敢于直言不讳公开痛斥共党政权邪恶流氓专制,不假辞色不留情面,嬉笑怒骂嘲讽挖苦。现任总统奥巴马更是等而下之,对于美国价值缺乏坚定信仰,不敢高举人权民主道义大旗,不以自由世界领袖国家自豪(最近朱利安尼批他不爱美国),胸中没有正义理想底气,对于共产邪恶国家不能理直气壮大义凛然义正词严,反倒软弱无能卑躬屈膝,唯唯诺诺曲意逢迎,甚至九十度弯腰鞠躬自贬国格。

而环视如今美国政界里面其他重要人物,亦少铮铮谔言振聋发聩者。象是大名鼎鼎赫尔姆斯,戈德华特等等老牌铁杆反共旗手,当年经常疾言力呼,甚至强烈意识形态言词指责共产专制,提醒人们警惕赤祸孽生蔓延,现都已经陆续离世,当今政坛只有一群无良政客为了党派利益勾心斗角你争我夺,对外只剩一片绥靖妥协萎缩靡靡之音。但是降幡和风之中还有一人凤毛麟角硕果仅存,捍卫外交理想主义,勇于承担道义责任,高举反对共产专制大旗,坚定显示美国保证全球任何地方人权不受侵犯决心,此人就是希拉里。

“里根主义”是指里根总统时期美国外加政策指导原则,主张美国应当全球阻止和反击苏联对美国利益的威胁,遏制它的扩张主义,把它取得的政治和军事进展推回去。在里根时代,当时西方对于苏联的主流看法是,苏联世代即将来临,强权崛起咄咄逼人无法阻挡,未来将是美国主要对手,西方世界必须要跟他们合作,不要直接对抗以免两败俱伤 (比如尼克松、福特、卡特采取对苏“缓和”政策)。那时苏联军事强于今天中共,还有华约盟国以及全球共产主义运动众多随从声势浩大。然而里根是第一位判断共产主义将会垮台的世界领导人,能够看破假象不为庞大表面迷惑,断定苏联已经处于严重内部社会经济危机,力主西方应当乘此减少对于苏联经济合作(粮食援助)以及科技交流,把对苏联的政策由原本的围堵改为直接的对抗,以便促使这种内部危机加大并且恶化直至政权垮台,从而早日终结这个邪恶国家及其附庸。事实证明里根的判断以及其后的里根主义外交决策是洞察秋毫远见卓识的,苏联帝国内外压力之下不久便分崩离析退出历史舞台。

无独有偶,现在美国主流意见也是认为中共崛起势不可当,人口众多潜力无限,未来或将主宰世界。而美国正在走向衰弱,反对恐怖振兴经济等等很多方面需要依仗中国,因此必须看清现实,放下身段谋求合作,不要无端挑衅制造事端刺激中共,而是通过交往合作争取所谓“双赢”。但是和议妥协绥靖让步主调之中,只有希拉里力排众议独具慧眼,坚定认为中共体制迟早都要垮台,“自由民主是全球的共同方向,中共专制迟早必将结束”,面对庞大行尸走肉无须害怕不必畏惧(在陈光诚事件中,当时担任国务卿的希拉里甘冒两国经贸关系恶化以及触怒中共高层风险,力排众议下令外交官员将其秘密带入美国使馆加以营救,最终事件按照美国愿望圆满解决)。

希拉里无疑是和里根一样具有政治直觉和历史高瞻远瞩的。人类发展证明专制政权无论多么强盛,因为缺乏内在活力,到达一定时间,就会难以继续下去,逐渐萎缩停滞死亡,这是人类社会普遍规律。当今世界民智渐醒经济一体信息互联移民频繁,独裁政权寿命也要比之过去封建时代短得许多(不过百年罢了)。中共作为全球仅存最大专制国家同样也不例外,崩盘垮台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虽然当局面对重重危机,绞尽脑汁拼命寻找一条出路(亚洲特色,中国梦,儒家仁政之类),争取尽可能存活持久一些,但都徒劳无益白费心机,只能算是苟延残喘坐以待毙罢了(很多中共领袖其实内心清楚民主大潮不可抗拒,只是希望不要自己时代发生)。

近来也有历来支持中共的美国学者,看出大陆充满衰败迹象已经无可救药,预测中共已经进入残局阶段,政权随时可能垮台。尤其习氏执意集大权于一身,反腐运动引起官场高度反弹,结果反而让中共一步一步迈向分崩离析,甚至未来亦不排除高层政治火并或者军事政变。如果真有这种可能——窃意对此坚信不移——那么希拉里当选下届美国总统,正好赶上埋葬赤祸建功立业大好时机。仿效里根主义重振道义雄风对抗邪恶专制,迎头痛宰癌症已入膏肓的红色病龙,举脚猛踹摇摇欲坠的共产沙滩破屋,泥足巨人内外交困必将即刻分崩离析轰然垮台,中共专制帝国可能就象苏联一样至此终结,共产余孽从此全球一扫而光,人类必将彻底摆脱共产主义幽灵的缠绕折磨,中国将会真正复兴,中国人民将会走向新生,希拉里也将会名同里根位列人类进步历史。

这次参选总统是希氏第二次问鼎白宫了。比较上一次而言,年龄身体都是不利因素,尤其民主党已经连续执政8 年,奥巴马领导无力政绩乏善可陈,各个阶层俱怀不满啧有怨言,民众可能迫切希望换党改新 另开局面(亦即所谓选民“钟摆效应”,左右摆动循环不止)。历史上同一政党连胜三次也是非常少见(除非上任政绩异常出色),是以希氏总统之路绝非一帆风顺。但是竞选运动发展很难预测,民意如流水,政坛似风雨,希拉里经验丰富声势居高民意雄厚众望所归,对方共和党尚无成器人物,希氏入主白宫还是很有希望的。

来源:华夏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