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上看,中国蓬勃发展,经济体积及购买力在世界数一数二,不少内地评论已不住在说中国人买甚么就会令市场出现短缺及推高价钱,一副大地在我脚下的派头。再加上由中国政府推动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取得空前成功,吸引多个欧、亚经济大国加盟,开始改变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更令官民觉得中国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与尊重。国际地位正在迅速提升。实情是,中国政府近几年的做法、手法跟国际社会的共认标准相距越来越远,对人类普世价值的尊重越来越少,反而处处摆出一副恃财、恃势凌人的姿态,她得到的所谓尊重或支持,包括各国愿意加入亚投行都不过看在钱、看在商机份上,根本不是对中国的所谓鸿图大计有兴趣,更不是认同所谓「北京共识」或中国模式,北京领导层还是不要发白日梦好了。

北京严防普世价值滋长

近期最显见践踏普世价值的例子自然是重判著名记者高瑜入狱7年。高瑜是内地著名记者,当年邓小平推动开放改革,她大力在舆论上支持改革,反对「凡是派」、保守派的阻挠,协助改革开放政策顺利开展。没有她及其他较独立、开明知识分子协助,邓小平的改革大计能否顺利开展仍是未知之数,中国的经济起飞更可能难以实现。偏偏北京当权者对这些有独立思想、追求言论思想自由的记者、学者始终不放心,处处提防,并且不断找机会骚扰、迫害、拘捕、关押他们。著名学者刘晓波就一再被捕及被判囚,到2009年更因在网上发表言论,要求中国尊重言论自由及推动宪政被判11年监禁,还祸及妻子刘霞被软禁,失去自由。

高瑜情况同样坎坷,八九民运期间因为支持新闻自由及政治改革而被监禁数年;九十年代中她又因为言论获罪,被拘留及失去自由一段时间。到去年,北京发布文件要求内地传媒、教育机构来个「七不讲」,包括不能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文件其后在网上曝光,引发广泛讨论。北京当权者把账算在高瑜头上,前几天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把她重判入狱7年,令这位年过七十的「良心记者」随时可能在狱中终老。

指控高瑜向境外网站提供国家机密实在无稽。大量证据显示,「七不讲」的相关内容早在高瑜得到文件前已在内地网上广泛流传,根本不能算是甚么国家机密。而在海外播发文件的新闻网站也已公开发表声明,指他们得到的文件并非从高瑜而来,呼吁北京当局不要把罪名塞在她头上。更重要的是,内地的所谓国家机密完全由中共自己界定,没有任何客观标准或程序,任何官方文件都有可能突然被划为国家机密,令记者、学者无辜获罪。

显而易见,高瑜今次被拘控及定罪不是因为她掌握、发布了甚么机密,而是因为她一贯支持言论自由、公民社会等普世价值,而是她一向坚持新闻工作者的采访权利、发言权利,北京当权者为了防止普世价值在内地滋长,为了压制思想独立的记者、知识分子,便拿高瑜开刀来个杀一儆百,警告其他人规行矩步跟着中共走,放弃对言论、新闻自由及民主等价值的追求。

内地言论自由不增反减

一个所谓强国,居然害怕普世价值怕的如此厉害,居然忌惮独立敢言的记者到如此地步;这只能反映她的虚怯无力,只能反映她的词穷理屈。像刘晓波、高瑜的政治冤狱不断出现充份说明,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成就只有「财大气粗」四个字而已,实际上社会没有多少进步,言论自由及空间更是不增反减。对这个政权而言,任何有独立思想及看法的人都成了危险人物,必须关进牢狱,把他们灭声。像这样把人民矮化成唯唯诺诺奴才的国度,怎么可能得到国际社会的真心支持与尊重呢!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