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国际知名的独立记者高瑜女士被中国政府重判7年监禁,罪名是泄漏国家秘密。消息传出,举世哗然。

对高瑜被判重刑,海内外异见人士的反应是诧异和愤怒,美国政府的反应是不安,德国官员的反应是震惊,欧盟则质疑法律程序。所有这些愤怒、不安和震惊,实际上都是建立在对习近平的认知落差上。在判决出台之前,不少观察者期望,高瑜会被无罪释放。理由是,习近平将在9月访美,释放高瑜将有助于他改善形像,改善中美关系。迹像是,5名被拘押的女权活动者已于前几天被释放。

这些认知落差表明,无论是西方政府还是海内外异议人士,都仍然对习近平存有一定的期待和幻想,以为习近平集权后会启动政治改革,会拥抱民主和宪政。对此,高瑜在两年前的一个纽约座谈会上,就曾警告过,不要对习近平存有任何幻想。她的根据是,习近平虽说是中共改革派习仲勋之子,但他以毛泽东为精神父亲,骨子里淌的是红卫兵的血液,其无知好斗,一旦当权,一定会有所表现;9号文件的出台就是习近平的一个表现。高瑜的警告,已经被习近平当政后的一系列言行所证实。

在习近平整肃的“反动知识分子”名单中,高瑜无疑是在列的。而这次对高瑜的重判,充分显示了习近平政权的国家恐怖主义特征。盛雪在她的“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文中,引用联合国的定义,把政府对其本国民众实施的恐怖活动,称之为自上而下的国家恐怖主义,并指出它对人权的严重践踏远远超越任何其他形式的恐怖主义。

运用国家恐怖主义迫害具有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是中共历届领袖维持一党专制的手段。毛泽东运用国家恐怖主义,从当政到去世,迫害了数以百万计的知识分子。邓小平在改革开放期间,用国家恐怖主义整肃文艺界和思想界的领军人物,到了89年“六四”,更是动用了国家恐怖主义的最高手段——军队和坦克,从肉体上消灭那些手无寸铁的学生和知识分子。江泽民继任后,用国家恐怖主义迫害上亿法轮功修炼者,而胡锦涛也不遑多让,他对刘晓波的政治迫害使这个只会击鼓传花的中共领袖和历史耻辱柱难解难分。而中共领袖中凡是不肯用国家恐怖主义迫害知识分子的,如胡耀邦和赵紫阳,最后都被自己的党用同一手段迫害致死了。

习近平当政后,在整肃知识分子方面,更是开辟了国家恐怖主义新纪元。这个新纪元有几个不同于其前任的新特征:首先,它以莫须有的罪名,借司法的名义,公然对异议者进行政治迫害。高瑜案名义上是泄密罪,实际上是言论罪,思想罪,批评习近平之罪,而她的泄密罪在司法上根本站不住脚。

其次,习近平国家恐怖主义不择手段,以党的绝对意志操控舆论和法律程序。高瑜从去年被捕到今年被判刑,中共先是用高瑜的儿子胁迫高认罪,然后令中央电视台曝光高的认罪,再用这个在逼供信下被迫认罪的东西作为高的证词,并以此为重判的依据。整个过程显示出中共的极端两面性,一方面唱著依法治国的高调,一方面无法无天。而高瑜被重判7年,习近平本人的意志可能也起了很大作用。网上普遍流传的“七不讲,一个不讲判一年”,像极了他的口气。

习近平国家恐怖主义的另一个特征就是冷血与残酷。在这两年中,中国政府连续判了几个70岁以上的长者,一个是香港晨钟书局创始人73岁的姚文田,被判十年监禁,一个是老右派作家82岁的铁流,被判两年半,第三个就是71岁的高瑜,被判7年。以德高望重有影响力者为靶子,可能会成为习近平打压异见的新趋势。

再有,习近平国家恐怖主义完全不在乎国际反响。习近平强硬固执,毫不掩饰对“反动知识分子”的憎恶和对西方的反感,再加上最近筹办亚投行的意外胜利,都使习近平在高瑜一案中,处于绝对攻势。不后退半步,就是习近平的态度。他一定在想:我就这样,这个世界能把我怎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