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对72岁知名异见记者高瑜判处7年徒刑,罪名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对高瑜的重判震惊了海外各界与媒体,引发纷纷评论和抗议。在中国国内,除了《环球时报》刊登题为《泄国家机密判7年与“言论自由”无 关”》的社评,不见其他有关高瑜案的报道和评论。但来自网络的信息显示:宣判的第二天就有网民发起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静默抗议集会的呼吁。上述消息出现在社交网站推特后,北京警方大为紧张,马上将高瑜的家人监控起来。
在今天的《中华世界》专题节目中,我们采访在美国华盛顿的人权机构“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介绍一下该组织为高瑜案组织呼吁行动的情况。“公民力量”组织在高瑜案宣判的第二天4月19日就发表声明,对高瑜被重判表示强烈愤慨,强烈抗议中共当局对高瑜的政治迫害。声明指出,本案所涉高瑜“泄密”之文 件,没有充分证据显示其为法律规定的国家秘密的范围。另外,所谓“九号文件”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文件,检控方没有提供证明这样一个社团组织的文件规 划为国家机密的任何法律程序依据。

法广:高瑜案判决后引起海内外很大反响,评论很多,也有报道国内外的一些组织发起抗议呼吁行动,在美国的“公民力量”,您是创办人,听说你们也有一些打算,请介绍一下。

杨建利 :高瑜案的判决是令人震惊的,说明中国政府对言论的控制,对民间的打压,力度越来越加强。我们在美国华盛顿的“公民力量”一直和国内保持密切联系,支持他们的工作。当高瑜被捕时,我们也在国际社会发出声音,今后“公民力量”将在几个方面采取行动。

第一是我们要和美国的国会,人权委员会,一起对高瑜案进行比较深入的探讨,看看用什么样的方式发声能对她有所帮助,可能有一些听证会,“六四”纪念日马上到了,可能美国国会会举办听证会,高瑜案可能会作为重点。

第二是我们将和美国外交单位进行协调,希望他们能够在和中国政府的接触中提出对高瑜案的关注,促使高瑜尽快地出狱。

第三,在联合国,在日内瓦的人权委员会那边,一直有很多活动,我们也会不断地把高瑜案向联合国有关人权的机构陈情,发出声音。

除了以上三个层次以外,我们也知道:习近平9月份会来美国访问。当然我们会有一些公开的抗议活动,同时希望美国政府在习近平访美前对各项事务的探讨和协调中,能把高瑜和其他良心犯的案子向中国政府提出来。

所有这一切我们能做的工作并不一定能保证使高瑜马上出狱,但我们坚信一条:当中国出现严重的人权侵害的时候,世界应该发出声音来,不然的话,中国政府就会肆无忌惮无所顾忌,继续在侵害人权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所以我们不管是不是会有立即的效果,也要马上行动起来,尽量多地把声音发出来,从各个方面发出来。

法广:您是在华盛顿,请您介绍一下,高瑜案判决后,美国媒体政界等方面有什么反应 ?

杨建利:首先是人权组织都发出抗议,像“记者无疆界”,“人权观察”,像我们这样的组织,另外美国国务院也发表声明对该案表示极大关注。美国国会的部分议员也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出他们的关注和对高瑜案判决的谴责。中国的一些异议人士都在美国,他们发表了文章声明,表达对中国政府重判高瑜的抗议。

法广:在高瑜案判决前几天,参加美国下次总统大选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现任美国国务卿克里都对中国女权五姐妹案发表了意见,但对高瑜案还没到这个高度,如果对高瑜案的抗议不断,美国大选的参加者是否也会就此表态呢?

杨建利:我想在美国大选中,中国人权将会成为一个议题,但是会多么的重要?现在还很难评估。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一般来讲,在大选年,中国的人权问题会比平时更加受到重视。希拉里和克里当时对中国5位女权被捕者发出声音,也是对中国非常关注的一个转折点,因为中国女权运动以前一直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也没有发出很强的声音。希拉里对中国的妇女权利一直非常关注,也作为她自己的一个标志性的议题,她也因此获得过很多奖项。当中国5位女权活动者被捕以后,她发出声音是非常正常的。总之我相信在大选过程中会有很多人提出有关中国的议题,其中之一就是中国的人权议题。一般在大选年,他们的态度就会比较强硬。

希拉里和克里这样的人物还没有对高瑜案发出直接声音,是因为在他们的眼中,高瑜案是中国长期的人权侵害的案例之一,和浦志勇,许志永,刘晓波的案子是一类的,不断发生这样的案件,他们感觉没有什么新鲜感,而5位女权人士被抓则可能给人以新领域的感觉,有一种新鲜感。这也是中国人权工作面临的一个巨大困难,也是我们感到非常悲哀的:中国政府不断地制造这样的案件,高瑜案让国际社会感觉“这就是另外一个”,“又是另一个”,对他们来讲已经麻木了,没有什么新鲜感和刺激,这个时候让他们发出声音是有一定难度的。

法广:作为中国政治的观察家,您对习近平上台两年半以来的表现,有什么新的评价?高瑜案后,人们会不会对习近平有新的看法?

杨建利:对于习近平,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抱很高的期望。刚上台时,他没有更多表现出他要做什么,他的言论也互相冲突。但有一点他没有变的是:习近平与其前任胡锦涛等人相比,并没有放松对民间社会对公民社会的打压,从他上台起就没有放松过,而且随着他执政时间的持续,这种打压的力度越来越重,像对依力哈木的判决,最近对高瑜的判决,2013年对“新公民运动”的打压,去年对浦志强等纪念“六四”的人的打压,都说明习近平甚至比胡锦涛时期对民间的控制,对言论的控制,对舆论的控制,对意识形态的控制,对公民民主运动,对人权运动具体的打压力度都更大一些。

法广:审判周永康,大家都以为会对中国的法制进步有一些促进,但看来这两者没什么关系了?

杨建利:反腐会不会促进中国人权的改进?这可能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习近平反腐是为了完成两个任务,一是来清除自己的政治对手:像周永康,令计划,薄熙来,徐才厚,这些人都在习近平接班的过程中制造过障碍,甚至有人讲是“政变”。是不是“政变”?我们现在还看不到确凿的证据,但至少在他接班过程中制造了很多麻烦。习近平借着反腐清除其政治对手和制造麻烦者。现在有人说他反腐有剑指曾庆红江泽民,这些人的残余势力还在,盘根错节,对他的执政还有很多影响和牵制,所以他也用反腐的方式来清除这些障碍,这是第一个目的。

另外一个,习近平当然不希望共产党的官员像现在这样腐败,这使任何一个执政者都会感到一种危险,他的官员都这样腐败的话,他的政权会受到很大的挑战,不会稳定。所以他反腐一是为了把腐败降低到一定水平,同时也是为了清除政治对手。在这个过程中,他很怕民间来参与反腐,因为如果民间来参与反腐的话,就会带有要求法制,要求人权进步,要求民主化的因素。大家都明白:如果制度不改变,光靠你一个人的决心,你能杀几个贪官呢?这个制度到最后滋生成千上万的贪官,你根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所以民间对于反腐的发言,基本上是将中国推向民主化这个方向的。在这点上他非常不喜欢民间给他制造“麻烦”,所以他加大打压民间的力度。

从这一两年来看,习近平的反腐并不能促进中国的法制建设,也不能促进中国的人权进步和民主化。像周永康这种中国以前的“政法王”,制造了无数的冤假错案,对中国的人权侵害,人权灾难要负直接责任的人,即使他被起诉了被判决了,但也不会因为他被判决,他造成的错误就会得到更正。

听众朋友,以上是在美国华盛顿的“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先生介绍该组织就“高瑜案”而在美国和国际社会发出抗议声音,采取不同行动的计划。另外4月21日高瑜的律师会见到高瑜,得知高瑜已经正式提出上诉。高瑜认为:对她的一审判决书无论是在证据、定罪及量刑方面都是对司法公正的践踏。

来源:法广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