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从文革动乱结束以后,算是告别毛泽东时代,其后历经几任领导,将近一代多的时间,或快或慢或紧或松,虽然有些折返起伏,但是大体方向没有变化,与那个“突出政治党性强调路线精神”的时代渐行渐远,尤以温家宝普世价值谈话最为代表。然而自从红色开国后代习近平上台以后,保住父辈江山不变颜色成为首务,政治倾向开始逐渐左转,虽然没有大事声张但却一步一步实施,直到现在人们已经再无疑问,国家方向正在走回毛泽东时代——一个习近平最为熟悉也是最为钦佩的时代。那个时代以频繁权力清洗和政治血腥镇压最为出名,而习近平看来对此传统已经得心应手应用自如。

高瑜已是耄耋病态步履艰难,过去只是书面口头言词批评中共,从无组织行动对抗颠覆破坏,现在虚弱体衰更是对于中共政权已无任何威胁,野蛮当局泯于人道竟连来日无多的老人也不放过,非欲令其病体衰微终老狱中不可,骇人听闻只有毛泽东时代才能这样蛮横无理残酷无情毫无人性。何况中共只是执政党派,本身不是国家机关,党内文件岂能僭称国家机密,“泄露国家机密”罪名从何谈起。中共凭空诬人以罪,藐视自己宪法规定言论自由罪名法定条例,今后有何面目再谈“依法治国”。而且高瑜在中共非人逼迫下(威胁危及子女)已在全国电视荧屏公开“忏悔认罪接受教训不再重犯”,达到当局宣传炫耀洗脑目的,这样摧残羞辱折磨竟然还被重判入狱七年,真是令人欲哭无泪怒火中烧义愤填膺。

今年中共将要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当局利用这个机会举办大型阅兵庆典,希图国际盛会壮大声望,吸引各国参与拉拢关系摆脱孤立,回顾艰苦抗战历史对比现在经济发展,借以显示执政成绩提高中共威信,出此考虑可能对内暂时收敛残暴镇压行径,展示开明政治宽松社会,以冀外国来宾能有较好感觉。同时习近平今年九月出席联大访问美国,或许不想人权问题落下把柄令人诟病,留给世界人民以及美国政府恶劣印象,可能对于民主人士暂时缓和一些,基于上述原因高瑜案件预料或将轻判显示当局“仁慈”。此前中共两次推迟判决,似乎有些犹豫不决,好像也是一个有利信号。不过最终高瑜还是遭到无情重判,说明流氓政府积习冥顽兽性难改,宁负天下不能负我,寄存善念无疑与虎谋皮。

通常人们的青少年时期经历最能影响一生,包括人生观念,价值取向,性格习惯形成等等。习近平由于成长中共建政以后五十及六十年代,对于毛泽东个人威望鼎盛岁月印象深刻以至刻骨铭心念念不忘,想必已经产生“帝王将相宁有种乎”“日后当如是也”的帝王梦想。那个时代人们对于领袖奉若神明,对于中共坚信不移,领袖一声令下全国闻风而动,党的号召雷厉风行从来没有怀疑犹豫。尤其文革狂热时期,万亿人民为了党和领袖,已经邪术蛊惑欲死欲活,歇斯底里癫痫痴狂,红色人海蓝色蚁群骚动爆发震惊世界,所有经历之人恐怕终生都难忘却。

习近平当上中共领袖以后想必怀念那个时代,幻想恢复那个时代,不愿做个平庸无能碌碌无为领袖,要象毛氏大权独揽全国臣服那样,成为红色皇帝享受众人山呼海拜,君临天下呼风唤雨满足领袖欲望,指导历史发展实现儿时梦想,建功立业光宗耀祖青史留名。于是上台不久模仿毛泽东掀起个人崇拜造神运动,毛的照片曾经无所不在,现在习近平也走这条路,不但带着微笑的照片在各种商店、办公室甚至于崇拜他的人家里面挂着,而且还做一些纪念章,上面也印着他微笑的照片,通过电视报纸连篇累牍宣传报道习氏事迹活动讲话,大张旗鼓塑造英明领袖,几成非常完美接近神的一种人物。

红色二代习近平认为只有恢复毛氏治国理念才能挽救中共政权,改革开放以后政治发展趋势只能逐渐埋葬这个党国。习近平先是模仿毛氏中共建政以后“三反五反”经济运动(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和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骗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以及严惩刘青山张子善贪污大案,掀起肃贪风暴抓出特大老虎,平息社会不满笼络收买民心。同时效法毛氏党内权力斗争手腕,不同时期结成不同同盟,拉一派打一派清洗潜在政治对手,实现大权独揽声威隆重,现已凌驾于其他六个常委之上,未来假以时日或将一言九鼎党内无人敢于挑战。

最近爆出毕福剑事件,显示毛左政治逆流已经渗透中国社会。此事本是茶壶风波不值一提,毛氏罪行滔天恶贯满盈骂他几句又算什么,即使中共体制内部坚定支持一党专政人士,因为家庭曾经受到迫害等等原因,仇恨厌恶毛氏也是大有人在。但在习氏公开提出“毛泽东时代不容否定”,“改革开放以前历史不能妖魔化”口号下,“开国领袖”已经不能容忍咒骂诬蔑,拥毛势力借此空前集结,口诛笔伐声讨谴责,正本清源要算总账,甚至动员群众召开批判大会要求严办,以及集结上街游行表达不满。而发动群众运动达到自己政治目的,正是毛泽东最为擅长手法,不排除习近平今后可能发动更多更大群众运动实现自己政治目的。

目前习近平大权在握正在坚定推行复辟毛左计划。权力稳定以后开始重拾毛氏对待知识分子严酷政策,模仿举行文艺座谈会议审查文学艺术作品,威胁知识分子不能吃饭砸锅,严厉镇压民主自由维权人士(高瑜最新事例),一时刀光剑影腥风血雨,大陆进入一个空前黑暗时期,意味国人还要忍受多年极端意识形态专制。况且习近平行逆施或可暂时得逞,在其任期将近结束之际,或许能够建立某种无人挑战领袖个人权威,模仿毛邓指定红色二代接任职务,自己幕后遥控指挥,继续毛氏政治路线直至本人到死。如果那样,这个黑暗时期可能更长一些,中国民主转型来得可能更要晚些。

来源:华夏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