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受到黑窑童奴的冲击,我丢下小说创作,奋笔疾书《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开始了之后整整八年的时评写作历史。那个年代过来的文化人,很少没有读过我这篇博文的。不过,可能很少有读者知道,那篇博文字里行间隐藏了一些秘密。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故事了,这个故事对于我这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来说,也算得上是惊险无比的!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有这么一段:

我试着写几部反映大陆贪官污吏的中篇小说,而且也弄出来了(如《恐怖档案》、《幽灵谋杀案》和《中国特色的犯罪》等),我自以为已经很充分地发挥了想象力,这次已经够他们——贪官污吏受了。可是结果呢,——有一天我在澳门和两位大陆来的美女见面,忍不住给她们看了小说,她们看后就丢在了一旁,让我失望。后来在聊天中,她们告诉了我一些事情,她们告诉我的是广东一些地方如佛山,珠海,三水,韶关等局、处级官员到澳门玩,每次都带不同的情妇,每次都几十万、几百万送情人礼物的故事。故事如此精彩,深深吸引了我,和我的故事不同的是,她们不是凭借想象力的文学虚构,她们告诉我的都是指名道姓的事实。最后看到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样子,其中一个美女误会了,以为我产生了怀疑,就伸出手脖子,告诉我,她那块钻石劳力士值二十万港币,是前几天她过来之前,目前正在位的广东省组织部某副部长送的!

从那以后,我不但没有继续写我的贪污腐败小说,而且我连写好的那几篇都不敢再看。我那靠发挥了无穷想象力而编写的小说,和这两位高级二奶顺口说出的真实事件相比,比小学生作文还要幼稚……

这是我第一篇有影响力的时评,以前我都是写虚构小说的,很多读者自然而然地认为这也是我的虚构,但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上面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只不过为了保护当事人(我的两位美女朋友),把某市局长变成了组织部副部长。这篇博文发出后不久,中国“特殊部门”找到了那两个女孩中的一位,出示证件后,告诉她“有关部门”在调查刚刚回国不久的“杨恒均”,他以小说的形式揭露腐败,用心险恶。并被告知不得告诉我他们接触她的情况。结果那位女孩回家后大哭一场,以为我要被捕了。三个月后,看到我还不知道收敛,她终于有勇气悄悄找到我,说,你快跑吧,你有危险。

我是这样告诉她的:我知道自己是否有危险,相信我,一个为国家和民族干事的人,不会有危险,有危险的应该是他们。你不用为我担心,但我得告诉你,离开那位顺手送你20万元手表的副部长(其实为局长),他们才是共和国与人民的敌人。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危险的是他们而不是我!

虽然时间过了很久,但我还能记得大体说的上面这些话。因为当时那女孩像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我,局长和“特殊部门”,还有一位国外刚刚回来的流浪汉似的写作者,谁会有危险呢?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啊。

写到这里,很多朋友一定想到知道我为什么翻出这段旧文和背后的故事,毕竟后来“特殊部门”跟踪和调查我一两年之后,也没有真对我下手,而那位女孩虽然一直没有再敢和我接触,但我其实一直知道她在哪里,以及什么时候那位局长抛弃了她而寻找到更年轻的美眉——哦,对了,局长已经成为市领导了……

几天前,我回到广州,突然看到新闻上的报道:那位当时的局长因为贪污腐败包二奶而被双开,被移送司法!当我看到这条新闻时,我有些发呆,整整八年了,我一直在用卑微的文字反腐败,他们一直在删除我的文字,甚至想删除我这个人,而那位当时的局长一直在一路高升,一路换更年轻的情妇,一路贪污腐败……也许有人说,你当时既然知道有腐败的局长,为什么不举报?我说,你太天真、太幼稚和太年轻了,如果我发现不腐败的局长,我才会去“举报”,希望党中央重用他啊。至于说这类腐败的局长,用得着我去发现吗?哪里没有?哪个不是?!

翻看八年前的博文,不禁心潮起伏,除了对当时给我通风报信的女士还有一些担忧之外,我还是想起了当时对她说的那些话:一个真正为国家和民众福利着想的写作者,不会有危险,也不应该有危险!而那些依靠公权力贪污腐败包二奶,以及偷偷摸摸监控良心人士的“特殊部门”,你们不危险,国家和民族就危险了!

多少年过去了,过去博文不堪回首,也许他们早就不看我的博文了,但我倒劝劝各位,有时间还是读读吧,那里不但有我的过去,也许还有你们的未来。希望执政者以我的例子为戒,给网民与写作者留下言论空间,这对国家与民族,对执政者都有好处啊。

羊群 老羊头 杨恒均 2015年4月27日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