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警察”悍然枪杀访民方九书的硝烟,尚未在国人的记忆中消散,访民徐纯合又被“人民警察”给枪杀了。这种人神共愤的畜生行径,一次次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在众目睽睽之间,给所谓的“法治国家”蒙上了浓重的阴影。枪声响过之后,说唱中的“依法治国”,节操碎了一地。

这是中国史上此前不曾有过的黑暗王朝。衔冤负屈的百姓在无处说理的情形下,万般无奈辗转至帝都“告御状”,希望当局明镜高悬,为百姓秉持公道。而当局做了什么呢?像是二战时期的纳粹对待犹太人一般,汹汹面向乞哀告怜的国人,而今又发展到放任警察把枪口朝向手无寸铁的冤民。

这是一根从上到下沆瀣一气、穷凶极恶的犯罪链条。没有责任链末端的默许和纵容,工作在基层的小警察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一次次肆意枪杀鸣冤者。枪杀方九书,施暴者杀人杀得振振有词杀得冠冕堂皇;枪杀徐纯合,也还是故伎重演。新纳粹们杀人,已杀出了一种固有的模式和套路。

持枪的是它们,被杀的是我们。由此尽管舆论气涌如山,我们仍无法奢望它们会严惩杀人的走狗。整个社会族群早被它们撕裂成了“我们”、“你们”和“它们”。我们一直是它们可以任意压迫、凌辱、残害的对象,只要躺在血泊中的是我们,它们就一定会谎言欺世,百般掩盖淋漓的血污。

残暴和无耻是流氓最后的路数。要让它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譬若俟河之清。在天将破晓前,它们只会进一步陷入疯狂,只会更多倚重于暴力和无耻。它们在血和泪筑起的“崛起”中,挥洒权力的张狂。在以群体性腐败的方式扔出的骨头面前,不乏只顾饱餐的无脑动物,丧心病狂为其殉葬。

所以对于夜色的浓黑,国人必得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昨天蒙冤被打入冤狱的是唐荆陵,是陈启棠……今天就有可能是你我;前天被警察枪杀的是方九书,是徐纯合……明天即有可能是我们。你没有一双可供扑动的翅膀,你无法飞越国门,在这样的人间地狱,你就只能是时刻做好最坏的打算。

它们以种种令人发指的暴行,让我们深陷于恐惧。它们也煞有介事地说唱“反恐”,可一次又一次令人发指的兽行,让我们不断认识到这些窃取了公权力的两脚兽们,才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恐怖组织。它们以各种暴行,在逼迫着我们甘于为奴。所谓“法治国家”,根本是个新型的奴隶社会。

这是个盛产周永康的匪窝。周永康们无处不在,时刻危及着亡国奴们的安全。只要独裁的盛宴尚未摇席破座,亡国奴们就永无安全可言,枪杀方九书、枪杀徐纯合的恶性事件,还会源源不绝发生。抓捕周永康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意义全失。周永康在黑暗的原始丛林里,若鬼影朦胧,历历可见。

2015年5月8日写于漂泊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