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不可能真正解决我国产能过剩的问题。它解决我国产能过剩的问题的代价就是给我国带来更加严重的通货膨胀。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只有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法:那就是让市场淘汰这批企业。

我很乐意看到我们国家的官员能够为了民众的福祉殚精竭虑、出谋划策。然而官员有这样的善心是一回事,他们的举动在实际上能不能达到他们所宣称的目标又是另一码事。在我国政府的主导下,现在数百位来自世界各国的官僚们齐聚一堂,在筹划着成立一个据称是为了造福亚洲民众,致力于投资亚洲基础设施的金融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在这些官僚们雄心勃勃的规划下,据说——至少根据许多报刊、网站、知名教授的观点,这一机构的成立将会改善亚洲许多地区基础设施的落后状况,将会为亚洲的民众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将会有效的促进亚洲的经济增长。也许一个国家的政府,有时候真的会想为本国的国民做些好事,但我们很难想象一向态度冷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官僚,竟会为了其他国家民众的利益和福祉,如此饶有兴致地聚集在一起进行热烈的商讨。

我并非想要反对政府做好事,我所想要指出的只是下列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政府本身不会创造财富,它的资源要么来自于征税;要么来自于凭借其发行纸币的垄断特权所制造的通货膨胀。

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就决定了政府行动的后果:政府想要干成多大的丰功伟绩,民众就要背上多沉重的包袱;政府越是伟大,民众就越是渺小。

只要随意浏览一下目前市面上铺天盖地的关于亚投行的文章,就可以发现,绝大多数文章都是从政治博弈、外交角力的视角来解读亚投行的。对亚投行的经济分析几乎都是点缀性的、不严肃、不认真的。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宣称能够在经济上造福广大亚洲民众的机构,居然鲜少有严肃的经济学分析来探究它是否究竟能达到它所宣称的目标。

是今天我们的经济学家们的触角变得迟钝了吗?不。我有一个不怀好意的猜测——那就是他们不愿意。两百年前的经济学家,他们几乎一致地反对最低工资、八小时工作制、累进税、济贫法等等一切形式的政府干预。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这些措施表面上看起来对劳工阶级和广大的穷苦百姓有利,实则最后只会伤害他们的利益,只会让他们所得更少而不是所得更多。而现在的经济学家则变了,许多人热情地呼唤来自的政府干预。许多经济学家醉心于为政府的货币政策、经济规划谋篇布局,运筹帷幄。这种转变是如何发生的,不是本文的主题。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许多经济学家沉默了,他们没有说出全部的事实。

我在本文所想要探究的就是:亚投行究竟能不能达到它所宣称的目标,它会不会给我们带来一些不是好的,反而是坏的影响。

据说:亚投行成立的一大初衷就是现在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存在巨大的资金缺口。这句话藏着一个很“精彩”的比喻——“缺口”。去掉这种文学性的修辞,这句话所要表达的真正意思就是:如果按照当前国内和国际资本市场的利率,我们这个基础设施项目筹不到足够的钱来开工。因为我们在资本市场中以利息对贷款资金进行竞价时,我们无法像竞争对手一样承受那么高的利息率。因此别人都把钱借给了其他人而没有借给我们。简而言之:按照资本市场的利率,修建这些设施带来的利润,不足以支付修建它的成本。因此我们无法在市场竞价中赢得对手。这即是我们无法筹到钱的真正原因。

这也就是说:亚投行所要做的事情就是修建一堆在市场经济下必然会亏损的设施。而根据蜂拥而至的各国官僚的说法:就是这些会亏损的设施将会“有效”的促进亚洲地区的经济发展。是的,我再重复一遍:就是这些会亏损的设施在数不胜数的文章里被坚定地相信为是广大民众所需要的。我很奇怪:市场真正需要的东西,为什么会亏损?

一些人争辩说:私人资本不足以建设这么规模如此浩大的基础设施,因此需要政府来帮忙。对此我更加奇怪了:私人资本如果真的不足以支撑修筑这样的工程,这恰恰说明了社会的资本还不足以丰裕到修筑此种工程。这正说明了比起修建这样的工程,在市场上还有更多更加紧要的用处需要使用这些资本。

另一些人则说:修建这样的工程会带来很大的好处呀。例如交通设施,它可以使一个地方的交通变得更加便利,产品的运输会变得更加方便,从而会促进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对此我的答复是:一个社会的资本是有限的。当一部分资本被消耗在修建这种无益的工程上,另外一些原本需要这些资本的行业就得不到这些资本了。这些行业的产出减少了。是的,我并不否认产品运输会变得更加便利。但你会发现:社会没有足够的资本去生产那些需要运输的产品,空荡荡的马路根本就没有人用;又或者是另外一幅图景修建了发达的交通设施以后,当地的物价并没有因为更容易跟外地贸易交换而变低,反而变高了。造成这种景象的原因很简单:一些资本被浪费在这些工程上。一些本该拥有这些资本的行业的产出减少了,因此这些行业的产品价格必然上涨。受害的人是谁呢?是的,正是我们要造福的亚洲民众。

还有一些人则说:基础设施本来就不会盈利。因此需要政府的资金支持。这些人忘记我开头所说的话了——政府的资源要么通过征税取得,要么通过制造通货膨胀取得。亏损的事实不会因为有政府的资金支持而改变。相反因为政府的介入,亏损的结果需要我们纳税人全体来买单。受害的人是谁?纳税人,是的——我们所要造福的亚洲民众全都是纳税人。

为了更好的理解亚投行究竟在做什么,我们不妨试想一下:现在有这么一家银行,它把资金贷给了一些不能盈利的企业。正常人都会认为这家银行一定犯傻了,它将收不回贷款的资金。而且不仅这家银行会遭受损失,从整个社会来看:这些资金被浪费在了不能盈利的项目上,一些原本能盈利的项目没有能够从这家银行拿到贷款。社会自身也由于这种浪费资本的行为而蒙受了损失。亚投行就是在做这种事,然而我们却仍然相信它能够给亚洲带来发展和繁荣。

官员们说这些贷款是以政府的信用作为担保的。它们的安全性很高。然而,政府从来就没有信用,它的信用就是建立在征税和制造通货膨胀之上的。几千年来的历史告诉我们政府唯一的信用就是它会不断地破坏信用。

不过更加有害的行为还在于——亚投行必然以低于国际资本市场的利率进行贷款。亚投行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也不可能存在,因为它所要修建的基础设施根本就承受不了国际资本市场的利率。

亚投行向那些修建基础设施的国家提供低息甚至无息贷款。这种行为就是在进行信贷扩张。只不过它与一般信贷扩张不同。它是多国政府联合在一起所制造的信贷扩张。这种行为向原本在市场下得不到货币的企业投放了货币——这就相当于给市场提供了额外的货币。是的,每个现代人都熟悉这种行为的本质——通货膨胀。现在各国政府打算携起手来在亚洲地区范围内一致的制造通货膨胀。

低息贷款甚至无息贷款——被人为压低的利率,使得这些基础设施看起来能够“盈利”了。于是——市场价格被干扰了。资本家受到错误价格信号的指引也开始把资本投入到这些行业里。一系列企业都围绕着这种虚幻的“盈利”建立起来。于是,我们所熟悉的繁荣开始了:低利率、许多企业在开工、就业率在上升、大规模的工程建设在进行、经济总量在增长、股票价格在上涨。一切的一切看起来是多么美好。

然而这种繁荣是虚假的,因为只有产品数量的增加而不是货币数量的增加才能够改善人们的生活。更加遗憾的是这种繁荣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通货膨胀在最初看起来是美妙,但很快它的真面目就会暴露出来。

亚投行投放了货币。最早得到这批货币的企业是通货膨胀的受益者,因为此时社会上产品和生产资料的价格都没有上涨。凭借新得到的这批货币,这些企业能够以更高的价格竞买到它们需要的资源。此时,价格上涨就开始了,它像水面的波纹一样一圈圈的扩散。某几个生产部门的产品价格开始上涨,随后传导到社会上所有的生产部门。

而当这一过程结束以后,“盈利”的幻觉就破灭了。此时社会上所有产品的价格都上涨了。人们发现在修建这些基础设施的过程中建筑材料的成本在不断上升,消费品的价格在不断上升,修成以后预计的维护成本也在不断上升。价格的变化不断的超出人们的预期。最终,人们总算发现了:这些设施根本就不能盈利。围绕修建这些设施所建立起来的私人企业,等待它们的最终结局都是——破产。于是,我们现代人熟悉的经济萧条出现了。我不妨做一个预测:亚投行的贷款将会在亚洲制造出许多烂尾的、不能完工或者质量糟糕的基础设施。

我的结论就是:亚投行慷慨的贷款只能够在亚洲制造一个又一个的商业周期。

我们许多人还沉迷在亚投行能够解决我国所谓的产能过剩问题的美梦之中。是时候,该摇醒他们了。

的确,当亚投行把资金贷给一些国家去修建基础设施时,这将会刺激起这些国家对中国水泥、钢铁等等建筑材料的需求。我从来就没有试图否认这一点。但是,当中国的企业通过出口这些材料,成功地拿到美元时,它们会做些什么呢?要知道,在中国境内只允许人民币流通。因此只要这些企业想要在国内支出他们挣取的美元,它们就必须兑换成人民币。于是,更多的人民币在中国境内流通了。通货膨胀又再一次被制造。谁是受害者?谁是受益者?我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了。

我知道:有人会反驳我说只要是出口或贸易顺差都会引起类似于通货膨胀的效果。对此我的答复是:在自由贸易下,这一切都没有问题,即使它带来了新的货币。这一过程所引起的资本转移和生产扩张对于整个市场都是健康的,因为它服务了消费者,它是盈利的,它有利于一个国家在世界范围的分工体系占据它自己的一个位置。

但是如果这种出口是某个官僚机构人为的制造呢?那它就是有害的。它所导致的资本转移和生产扩张是不健康的。这些资本被浪费在了消费者不需要的产品上。

在前一种情形下,出口商获得货币是因为它们服务了国外的消费者。这个时候,出口国由于获得更加多的货币而导致的低利率是在市场需求下自然形成的低利率。此时的低利率才能真正对出口国有利。而在后一种情形下,出口商获得货币,而不是因为它更好的服务了市场的需求,而是政府插足经济的结果。此时形成的低利率就是对经济有害的。它干扰了市场价格。一些本不该建立的企业,由于人为压低的利率建立起来了。这部分企业和生产部门的建立和扩张,只能够建立在牺牲未来财富的基础之上,只能够导致资源的浪费。这些企业的存在只会让一个国家变得更加贫穷而不是更加富裕。

因此,亚投行不可能真正解决我国产能过剩的问题。它解决我国产能过剩的问题的代价就是给我国带来更加严重的通货膨胀。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只有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法:那就是让市场淘汰这批企业。

亚投行声称它能给亚洲民众带来更多的就业岗位。但事实是,它不能。亚投行只能够导致资本的转移——从这个行业转移到那个行业。因此,亚投行带来的一部分人的就业是以另一部分人的失业为代价的。就业本身是没有意义的。有意义的就业必须建立在它能在市场上更好服务同胞的需求。

有人最后会对我说:不光亚投行在做这些事情,像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有许许多多国际金融机构也在做这些事情。的确,我很佩服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推动自由贸易、放松资本管制所作的贡献。但当它们人为的向其他国家提供低息贷款、无息贷款时,它们所做的事情就与我上文所说的没有区别。毕竟这些机构本身就是官僚们聚集在布雷顿开会的产物。别人做错的事情,为什么我们就要跟着去做呢?一件事情是错的,不会因为有人做的更多,它就变成对的。

当我认真地分析亚投行所能够带来的经济影响以后,我认为它与一般的政府干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它唯一所能带来的就是通货膨胀。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