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和飘雪在空中互相礼让
我与你的拥抱无形而有力

——他是引经据典者
瞇着眼访察路况和伤情

树根,艰难地走动起来
天,把头垂得更低——

所有的道路都上路了
所有的河水都下水了

“人类”带着引号还在厮杀
我与你的拥抱,分开时声如裂帛

我与你的拥抱啊,让无奈分外积极:
落叶刚到家,飘雪正看花

文章来源:北京文艺网·诗托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