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四川与重庆的群体性事件频发,大有井喷失控之势,表面看都是民众的维权运动,但仔细思索有点诡异,耐人寻味,5月中旬,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原计划通过县区的达渝城际铁路,被政府改道至广安,引发市民不满,发起多次小规模集会。5月16日9点30分左右,数万市民打出“还我铁路”,“达州,大竹,邻水,重庆”等横幅、标语在县城游行,要求将达渝城际铁路规划改回最初方案。

游行遭到当地警方镇压,引发激烈冲突,网传事件已经导致两人死亡多人受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四川的突发事件尚未平息,5月19日,与四川邻近的重庆市上千村民围困政府阻断交通,抗议官员克扣征地赔偿款、拖欠过渡费,遭数百警察镇压,多人被殴打抓捕。究其具体原因,海外媒体报道说,重庆市沙坪坝区西永镇,微电子产业园占用村民土地,每亩赔偿村民3.8万元,但被当地政府克扣渔利,村民只得到每亩2.8万元的赔偿,过渡费也被政府拖欠长达2年多。从周一(5月18日)开始,逾千村民发起示威抗议,他们到西永镇政府讨要说法,但吃了闭门羹,遂将西永天街的交通阻断,至今事件没平息。

如果以为民众的不满和示威完全是自发的,必须用警察的武力去镇压,才能亡羊补牢,就彻底地错了,这不仅要上地方官员的当,而且无法真正地解决问题,反倒使矛盾激化。实际上,这些事件都是当地官员不作为,消极怠工,甚至故意挑拨造成的,因为近年来,习近平,王歧山反腐“打老虎”的声势越来越大,官场人人自危,四川和重庆分别是周永康和薄熙来的后院,中纪委抓捕了他们,有的已判刑,有的还待审,由于精力所限,对他们多年栽培的遍布各阶层,领域的党羽没有斩草除根,故此,他们表面顺从,支持,内心恐惧,抵制,狡猾地鼓动群众性事件,转移反腐视线,消耗中南海决策层的精力,以便乱中求生。

由网上传出的照片看,四川邻水的游行民众准备得比较充足,单是横额标语一项,设计和制作就得花费一些时间,中共高压维稳下的公安,国安眼线无所不在,按理说,不可能不早早地得到相关信息,之所以姑息迁就,包容,甚至鼓动他们大闹,原因至少有两点:一是上述转移视线问题,二是地方利益问题,假如铁路途经邻水,就会带来大批项目和大笔资金,地方官员可以搞政绩,又可以谋取私利,虽然反腐风声紧,他们不敢公开官商勾结,索贿受贿,但可以巧立名目从中渔利。所以,最初,地方官鼓励民众给上级施压,等事件冲突升级,被上级严厉批评,再出动警察镇压,激起民愤,上级领导就难免紧张,这样一样,又迫使上级重用地方官而稀释民众对反腐“打老虎”的期待,真是一举多得。

因此,针对愈演愈烈的井喷般的突发事件,不能延用过去的强力镇压的旧办法,那样就钻进了地方官设置的陷阱,而应当采取果断换将的办法,即,对四川邻水和重庆沙坪坝的官员立即免职调离,涉案贪腐的要立即抓捕,重判严惩,而对所有参与事件的普通民众要包容,理解,安抚,一律以往不究,批评教育,由于地方官的强势权力和官媒的谎言引导,不知情的民众很容易被利用,依据以往的经验和教训,利用他们的不是什么“海外敌对势力”,而是面对反腐坐立不安的贪官污吏,否则,不仅王歧山的反腐要停摆,而且形势不稳可能葬送一切。

2015年5月18日于多伦多大学。
姜维平博客5月18日首发,更多文章: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