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51818-2b2013年4月8日,德国汉诺威,FEMEN“突袭”正在访德的俄罗斯总统普京。

据媒体报道,当地时间5月3日晚近7点钟,美国德克萨斯州加兰市一个有关伊斯兰教先知的漫画展外发生枪击案,两名枪手最终被警方当场击毙。这两个人为什么要来“捣乱”这种漫画展,说到底,就是他俩还不懂这种文明,因不懂而产生仇视,进而动武。而这种文明的本质,就是人类追求自由,追求思想和批评的自由,或叫追求文明表达的自由。

人类一直在为实现这种自由而苦苦追求着,像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今年一月那些牺牲的人们,甚至在用生命追求。难怪,也就在德克萨斯州发生枪击案两天后的5月5日,美国笔会中心在纽约授予《查理周刊》年度荣誉奖“言论自由勇气奖”,《查理周刊》主编上台接受奖项。当然,恐怖分子其实也在“追求自由”,只是他们追求的不是文明自由,而是用枪用杀人来干涉文明自由的自由。两种追求最大的不同,一个仅仅是思想表达,另一个却是要从肉体上消灭思想表达者。

这既不是偶然的,也是很可怕的。正如查理周刊主编在接受美国笔会采访时所言:“通过恐吓和杀害来告诉人们该怎么做,这是一件更危险的事情。”

其实人类一直存在着这种反文明倾向,而且非但只存在于信仰伊斯兰教人群。比如,近一年半载,我们就不时听到唱衰西方文明的腔调,即使原先认为西方文明有普世价值,是人类应该追求的一些中国人,自从美国出现次贷危机,法国出了《查理周刊》遭恐怖分子袭击事件,也改变了自己的观点,认为还是中国传统文化好,世界格局一定会大变,人类最终将由中国文化主宰。正像有位学者型的企业家杨利川在最近一次演讲中所批评的那样:现在“有一种观点,干脆说东西方是有差别的,但是你有你的现代化,我有我的现代化,你不是讲民主吗?我也讲民主。你不是讲人权吗?我也讲人权。你是欧洲人权,我是中国人权。你是美国现代化,我是中国现代化。”然而,明事理的人都明白,说这种话的人是在胡扯。

近日,又有中国媒体,根据美国标普道琼斯指数一张数据图,更是大胆超级发声,说是用一张图就能证明美国经济有可能进入衰退——好在还只是说“有可能”,并没敢说“必然”,尤其是还不忘在数据图下面跟一句:“过往数据不一定能准确预测未来。”这也许是在给自己留些余地,担心后来别被人掌嘴。

当然,借用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省部级官员:据说这是世界上99.99%的国家都不存在的一种现象)铁凝曾夸张的一句表达,我有一万个理由相信,这一切都不改西方文明继续进步。而理由之一就是他们最能代表这个星球上的人,代表人性。不仅如此,正像一位叫林达的作者所言:“从现在来看,这是世界文明发展的一个趋势。”

人性是什么,就是从身体到思想,都追求最大的自由。我在看到一组新闻“图话”后转载时加了个标题:《人类从身体到思想只会越来越自由,越来越解放》。这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中国人,首先也是人,其次才是中国人,不可能首先是中国人,其次才是人。不可能中国人单单高于人类,中国人也不可能有别一种人性。

当然,现在一些中国人不会相信,但人类历史的进步,从来是不管某些人是否相信。当年我们骂西方“色情”,骂西方“生活糜烂”,甚至连台湾邓丽君演唱的歌曲,也称作是“靡靡之音”。其实,西方一些人的生活正是体现了中国古老的诗经文化。倒是我们自己,三千年里,从身体到思想,没有多大进步,有时甚至还会倒退。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人性才又有所恢复。所以说,《诗经》之后,中国文化逐渐趋于保守,而保守的,往往也就是虚伪的,是落后的。

人类就是在不断地追求身体和思想的自由,不信,你可以看看今年一月初腾讯网站发表的“图话”:《脖子以下 政治以上》,这里略举“图话”中的两例:一例是1900年时的泳衣几乎不给皮肤留出裸露的空间。1907年,澳大利亚的水下芭蕾演员安妮特·凯勒曼因为在美国海滩穿着一件暴露大腿、手臂和脖子的泳衣而被捕。另一例是20多年后的中国正处于民国时期,当时的女权主义者认为:传统中国女性以胸部狭小扁平为美,盛行束胸;束胸生胸、肺疾病,不利于生育子女。之后,反对束胸与“革命”乃至“民族命运”联系到了一起。1928年,内政部通令全国,严禁妇女束胸。报刊上不仅出现袒胸露乳的美女,甚至有了丰胸广告。

这篇“图话”,至少无可辩驳地证明两点:一是人类追求从身体到思想,越来越自由,越来越解放;二是两者相辅相成。思想保守,身体也一定保守;身体保守,思想也先进不到哪里去。这一点,你从阿拉伯人从伊斯兰教信徒身上均可看出。相反,你在美国、法国、意大利人那里却可以看到,他们总是引领世界文明潮流。什么春装、秋装,甚至冬装的时尚新款,听到最多的都是从西方的法国巴黎或意大利米兰传来,从没听说来自伊斯兰教的某个国家,当然,也很少甚至根本就没有听说中国的上海或北京在这方面什么时候引领了潮流。

思想不解放,身体也不会解放,如何引领潮流?当然,一些中国人似乎出自本能地要抵制,但最终结果,只能是投降,无奈地投降。正像腾讯网站发表的那则“图话”的《导读》所言:“《武媚娘传奇》热播引发影视剧‘裸露’尺度的话题。纵观20世纪,在不同时期不同文化里,‘胸部露多少算合适’这一标准从未明晰。脖子以下这一块暧昧的人类肌肤,成为保守与开放观念的战场。总会有几个敢为人先的人,‘得寸进尺’将遮盖下移,让时代措手不及。”

事实上,时代最终跟随人类的思想解放而进步。一切时代的进步,说到底都是人思想的进步;反过来说,正是人的思想进步,带动时代进步。没有思想进步,便没有时代进步,没有人类进步。即使单从那组“图话”而言,也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没有西方人的思想自由,不可能有西方人的身体自由。而没有西方人的思想和身体自由,就不可能有现在这样一个文明人类。中国有些人就是不肯承认这些事实,总在那里说些发昏的话。

为什么会有西方这种文明?这是因为,人在温饱之后最高的追求就是自由和解放,即思想和身体的自由,思想和身体的解放。人类从类人猿进化到“智人”的“那一天”,除了追求温饱,就是自由。还用上面提到的学者型企业家杨利川的话说:“人的本质是什么?就是他的精神,他的理念,他的自由意识。自由意识苏醒了,主体性就出现了。”没有思想和身体的自由解放,有“现代大学之父”之称的德国大学者威廉·冯·洪堡在两百多年前提出的人的最高目的即“全面发展及进化自己”,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一个人,只要不损害别人利益,就有理由实现自己最想要的自由,不管是思想自由,还是身体自由。就连我们这种国家,现在也不能不承认,夫妻在自己家中“看黄碟”是他们的自由。这种自由的意思,约翰·密尔早在1859年出版的《论自由》中就明确地阐述过。

自从古希腊后,就整体而言,最能代表人类文明进步思想的,还是西方。包括伊斯兰教包括中国在内所有东方人,最终一定会被西方文明所同化,只是在被同化的同时,东方文化中那些有价值的东西被过滤并保存下来,溶入西方文化,最终成为“世界文化”。有人可能不信,会说你看2008年8月北京举办的奥运会上,中国传统文化有多震撼啊。是啊是啊,可我们不能不承认,就震撼那么三几个小时,奥运会一结束,也还是不能不让位于无处不在的西方文化。这是没办法的事。文化如水,特别是先进文化,除了像周有光先生所说的“从高而下,不能逆流”外,甚至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无法阻挠。

“世界文化”时代的到来,说多一点,大约一百年也就够了,甚至一百年都不要。有人可能不信,认为我说的时间太短。其实人类进步起来,很快的,特别是到了二十世纪末以至进入二十一世纪,人类不论从物质文明到精神文明都在加速进步。早就有人统计过,人类近一百年的进步,抵得上人类过去几千年所有进步相加。人类文明进步的这种“加速度”,完全超乎人们的想象。

一百年后,所有阿拉伯伊斯兰女性出门都不会还在头上裹着面纱,就像东方的中国女人裹了上千年小脚,民国之后,只用三几十年时间,就再也没有听说哪里还有女性裹小脚了。

我们看到,现在西方经常公开反对我们这种国家所做的一些事情,他们不是偏见,更不是什么“敌对势力”,像有些人诬蔑的所谓要“煽动”,他们是站在文明的高度来看我们。而我们这种国家也常常“以牙还牙”,进行报复,指出他们某些方面做得也不好。但一个正常而理性的现代人(像约翰·密尔这种人)一定看得出,西方对我们的批评与中国政府对他们的“反批评”,在本质上是不同的。人家批评我们,是文明批评不文明,而我们的“反批评”,只是挑出人家高度文明中还不够完美之处,就像人家批评我们在人权方面做得差,不是法治国家,而我们代表国家的发言人一赌气,说的的却是“不能用法律做挡箭牌”。你说,人家听到这话,岂不是又好气又好笑: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呀。成了鸡同鸭讲。

别的国家不说,还说美国。就在文章开篇不久提到的那则新闻中提到:“目前,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美国经济将在第二季度和去年一样出现反弹,GDP全年实际增长率将超过去年的2.4%。”那么庞大的GDP数字,增长2.4%已经很了不起了。说不定不要30年,甚至20年,中国的 GDP是否也还能增长2.4%,恐怕是谁也不敢打“保票”的。另外,大多数美国经济学家的“预计”我们有些人不信,却反而只信一张数据图。

这种现象只能说明恰恰是现在有些中国人在巴望美国乃至整个西方文化包括经济衰落,说得再严重点,“恨美国不死”。这是一种典型的嫉妒心理,甚至是中国文化中特有的产物:从“均贫富”,到“做贼攀满牢”。改革开放不久,原本学的是化学,后来却歪打正着成了大漫画家的方成先生有幅漫画《武大郎开店》,比他高的都不要。也就是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强。把西方文化包括经济唱衰后,就显着中国了。可这些人忘了,现在是全球一体化,西方不论经济还是文化,一旦真的衰落,整体人类文明立马跟着下滑,且不说中国不可能独善其身,而且还会滑得更厉害。不要以为,西方文化弱势了,中国文化就能强势;西方经济疲软,中国经济就能一国独大。这是不可能的事,甚至是痴心妄想。国际上一有风吹草动,立即反应到中国国内的经济包括股市,真个像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所描写的几大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另外,中国是如何取得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的,又为什么不害怕经济下滑,李克强今年春上在全国两会后召开的答记者会时,面对全世界的新闻记者,甚至说“工具箱”里还有很多“工具”?其实,就因为有西方资本主义管理和制度做“后盾”,先按自己的那一套走,一旦走不通了,就借或叫取两条人家的“工具”过来,立马见效。正如辛子陵所言:“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由1978年3600多亿增加到2009年的33.5万亿,翻了几十倍,这个成绩怎么来的?有人说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这是官话,是假话。实情是社会主义经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不得已改弦更张,在共产党领导下,发展私有制,发展资本主义,实行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救了社会主义。出于政治上的需要,社会主义旗帜不丢,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因为我们原来是计划经济,在冷战时期属于社会主义市场,没有和世界资本主义市场搅到一起,或者说陷入不深,所以,世界经济危机一来,中国受到的牵连较小,哪里是什么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这才是真话。这才是实事求是。

2015-5-7成稿,后修订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