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区政府抛出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方案,将在一个月内交由立法会投票通过。中央831决定框架下所制定的方案竟寸步不让,无视港人渴求真普选的愿望,引起民主派人士的愤慨,泛民议员声称坚决否决方案。在此疆持不下的情势下,笔者有以下的想法:

一.中共中央企硬的原因及其后果:

有人认为中央企硬的原因是被雨伞运动所激怒,不再信任港人,也有人怀念周恩来,廖承志甚或鲁平开明温和,有商有量的治港态度,忿忿不平地归咎于中央的极左路线远离邓小平当时的承诺。笔者认为上述看法不是根本原因,中共强硬对付香港源于他们的恐惧。国内经济下滑情况已经日渐浮现,贪污腐败病入膏肓,环境污染危害人民生命,所有危机已经积重难返,没有回转的可能性。他们害怕国家崩溃终将发生促成民变,认为采取强硬镇压手段是最有效控制局面的办法。

不要以为中央推行一带一路亚投行,又藉沪港通操盘炒起股市,风光一时,意气风发,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了输出过剩产能,为国企集资,抢救中国自身经济的病急乱投药。这方面的分析文章已经很多,在此不赘。

面对当前民怨沸腾的局面,中共已失去自信,变成惊弓之鸟,色厉内荏。他们不是采取开明改革,疏通渠道的方法,而是做毛泽东的孙子,堵塞切割,严刑打压,捉拿收监,加强武装国家机器。彷如用一个大锅盖严密地压着整个国家,内里的人动弹不得便安枕无忧,这是鸵鸟政策,愚蠢 之极。在中央的这种思路下,香港无可避免地承受着同样的压力,只是程度上不同而已,政改命运多舛自然不在话下了。

虽然中共宣称要全面管治香港,把香港与国内城市一视同仁地对待,但是恐怕不会成功。这两年多来,自从港人醒悟到香港有个地下党,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就是工委书记,地下党的头头,更确信地下党员已经当上了特首之后,即觉醒神速。无论中共如何在各行各业各机构加速建党,也追不上港人觉醒的速度,广度和深度,事实上差不多所有行业界别都有一批先觉的民主人士站出来带头推动民主运动。中央对觉醒的港人那种热切追求自由民主的热情和坚定决心估计不足,说是要全面管治,却在每一个领域内都遭到民主力量的角力或抵抗。比如港大陈文敏,戴耀廷事件;解放军到中大交流;警权监察;中学教材;rule of law对抗rule by law等等。香港始终是自由的资本主义社会,与国内存在两套不同的价值无法改变,把管理国内的一套,比如由党先选定候选人的所谓乡镇的一人一票选举办法,照样拿来香港实行是非常错误的。中央应该认清这个现实,回到两制的框架内作出妥协,强硬通过假方案的后果将引起市民更强烈的憎恨,更激烈的反抗,终至无法管治。

二.群丑乱舞:

为了通过政改方案这个中央颁下的硬任务,特区政府高官把假普选说成真普选,只有投票权没有参选权也是普选,叫人“袋住先”。他们已经语无伦次,患上失心疯。情绪失控的高永文被市民嘲笑;面对张女士的提问:“如果你太太系中央帮你娶的,你如何?”陈智思无合理响应,这是民间对政改方案最通俗最传神的经典演绎,无可辨驳;梁爱诗说中共实行多党合作制,不是一党专政,本人怀疑她读的是甚么法律;叶刘淑仪在访问中说不下去就扯上美国,说美国选举也有筛选,选举人即是选举委员会,正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耻!!

董建华更可恶,说是“反共”的人不能做特首。谁公开反共?只有黄毓民,黄洋达,他们高喊打倒共产党,烧共产党党旗,反共反到神憎鬼厌。董伯伯似有所指,却不是双黄,他放过他们令我不解。要知道,我们是要结束一党专政,结束的是一个制度,不是打倒共产党。董不是老糊涂就是装胡涂令人齿冷。

林郑月娥的说法更令我气愤,她居然叫民主派放下民主理想,以大局为重。她自己不是已经放下了吗?她还记得有民主理想这一回事吗?民主理想可以随便放下的吗?追求民主理想,实现民主理念就是当前的大局。她没有资格再讲甚么民主理想,甚么大局。为了争取民主理想,许多人为保存宁折不弯的气节而作出伟大的犠牲。林郑竟轻言放下民主理想,我视她为一只狗熊。理屈词穷的高官,自然丑态百出。

三.政府的政改方案“袋」不得:

政改方案不能“袋住先」只能否决,因为时至今天我们再也不能相信中共的所谓承诺。

回顾历史,中国民主派人士“袋住先”的例子多不胜数。最严重的一次是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会议。在筹备会议上,毛泽东先提出召集各民主党派,各界代表共同组成“民主联合政府”。所以在第一次会议上的这个联合政府,真的似模似样地选举产生了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毛泽东为主席,通过了共同纲领,并拟定首都,国歌,国旗。民主人士罗隆基当上国务院森林工业部长,章伯钧当上国务院交通部长兼全国政协副主席等等。但经1953至1956间全国生产数据(即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加上57年的反右运动,民主党派的政治参与就受到严厉的限制,而政协从此沦为一个统一战线组织,正是打完斋就不要和尚,过得海就是神仙。

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请看毛泽东于1945年在第七次代表会议上的党内讲话:“论联合政府”。讲话中他早已指出为要废止国民党一党专政,就要成立“民主联合政府”,这是一个在工人领导下的统一战线民主联合政府,即新民主主义国家。他又提到,这是我们共产党在现阶段上的基本纲领,对将来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来说这是最低纲领。我们将来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还有最高纲领。这证明毛泽东的治国政策分开两步,先来的“民主联合政府”,是讲住先,呃住先,袋住先,以后再搞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如果用道德伦理去指骂共产党:是骗子,是无赖是无用的,阶段性策略是他们的既定政策,共产党美其名曰:革命的阶段论,实质就是他们机会主义的本质。当时的民主派同意袋住先是帮助共产党达成其政治目的,之后就袋了一世。

自中英联合声明公布,基本法颁发,再到2012年前的马照跑舞照跳,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是中共实行最低纲领治港政策时期。至梁振英上台后,中共进一步推行的便是最高纲领,即对全港的社会主义改造,把中共意识形态价值观强加于香港的治港政策。白皮书,831决定就是最高纲领的体现。在最高纲领下所订定的政改方案,是民主的倒退,不能“袋”。这一段袋住先的经过香港人应该清楚看到,有深刻的体会,是政协第一次会议的翻版,历史真是无情地重复着。如果我们现在还相信那些要中共承诺先袋住后优化,承诺取消功能组别的鬼话,那我们真是胡涂虫,对不起后代了。袋住先的恶果已有许多评论,我只想说一句,袋了之后一切已成定局,民运将会式微不知何时才可重振。

然而,为了解决目前的疆局,我们不是不可以袋住先,就看袋的是甚么。我个人认为民主派饭盒会议员应联合一起,明确提出一个符合民主基本原则的妥协底线,不是白票守尾门,不是出闸过半数或低半数,而是改造提委会,增加其民主成份,让改造后的方案真真正正朝着民主方向前进,这是我的底线。这不是对中共的信任,也不是投降或出卖,而是争取主动的斗争策略。如果中央不接受,责任在中央,民主派议员坚决否决方案时就更有说服力。否决后的民主运动将会更兴旺,我们将用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的精神坚持下去。

四.如何对待民意?

政改战役已进入严峻的最后阶段,人们都认为这是一场民意战,如何对待民意值得深思。民主运动的领袖应该重视民意,深入听取民意,也要懂得用民主原则的标尺去量度分析,对错误的,正确的,先进的民意应一一加以分辨处理。民运领袖面对错误的民意,除了加以纠正,也要谦虚检讨自身的宣传教育工作有何不足之处,面对正确的民意应欢迎肯定引为同路人,至于比自己先进的意见更要虚心学习,丰富自已的思想。领袖应该站得高看得远带领群众向前迈步而不是跟在群众后面作群众的尾巴。这样,中共休想用民意来迫逼民主派就范,何况民意已有逆转的迹像。
最后,奉劝习近平主席一句话,既然阁下在雨伞运动之初能够命令梁振英停止发射催泪弹,不准开枪杀人,避免了一场可怕的生灵涂炭,证明你是知道香港这个资本主义社会与国内社会的区别,不能采用镇压国内群众的方法来对付香港。同样,香港的选举制度也应与国内有所分别,请顺应民意有所妥协,把选举权中除投票权外的参选权归还给港人,主席先生,请三思为要!

2015年5月13日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