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唐荆陵情况通报:

今天(2015年5月28日)下午到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唐荆陵,因一审开庭时间临近,当局为防范他将其辩护意见与律师交换意见(此举严重违法),唐告之:从上次我会见他开始,律师来会见他的时侯每次都将原衣服全部换掉,穿他们提供的衣服。

现在书仍然送不进,唐欲跟所长交涉但所长一直不跟他见面,他跟主管讲,主管却说此事要由上面决定,说是领导不同意。

本周一唐给本案主办公诉人侯向东写了一封信,希望他来收其辩解材料,但现在仍无回音,案子要开庭了,法院也不来听取其辩解意见和收取辩解材料。

二、张圣雨情况通报:

今天下午(2015年5月28日)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张圣雨(张荣平)。

张告之:昨天广州中院来了2个法官将起诉书送达给他,是以煽颠起诉的。还说在下个月就要开庭了!张说昨天晚上要我值班1个半小时,当时他脚疼站久了受不了,他要求坐下值班,但生管说不行,说这是他们的规矩——不能坐。张说海珠区看守所值班是可以坐的,为什么这里就不能坐?警奴才说他们这里的规矩很严,张说难道你这里的规矩就是要折磨人,就不能人性化一点?!警奴说你不服就到公安部去告。张说“出去就要告这帮狗奴。”

张说:他今天本来是想带自己写的辩护意见给我看,听取我的意见,但他每次出来会见律师都要搜身,特别是这次搜得很严,不让他带出任何东西。张说要给律师看,警奴说此案很敏感所以不能带出一片纸!

来源:维权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