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7日报道今天,刘晓原律师在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再次会见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苏昌兰,今天上午的阅卷和下午的会见都还比较顺利。但南海看守所也有让刘律师“大开眼界”的举动。

上午刘律师阅卷后称苏昌兰的案件材料有六本,与苏昌兰的言论直接有关的有三本,但绝大部分是邮件往来,还有网络的报道。在卷中他看到看守所的一个证明,说收到过海内外寄给苏昌兰的信有四百多封。

因为5月25日会见被看守所方面要求预约,所以律师提前预约了不受时间限制的会见(快速会见有时间限制,仅20分钟)。在服务大厅办完手续后,看守所就要求律师把公文包和手机寄存。但对前来提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检察官、法官却没有这样的要求。这次会见刘律师还遭遇到他职业生涯中第一次:会见当事人被安检。一个警察手持安检仪器对他进行搜身,发现有手机没寄存,要求刘律师拿出来,否则不准进去会见。刘律师提出异议,说按照刑诉法规定,只要当事人同意,律师还可以用手机拍照录像。但警察不予理睬。

刘律师称,去年在新疆乌鲁木齐看守所会见被控分裂国家罪的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也没有遇到过安检搜身。他对南海看守所在会见室的门口设置“检查岗”感到“大开眼界”。

会见中苏昌兰告诉刘律师,刚关进去时,管教交待同仓的人不准与她说话,她给家里写的信也不让寄,也收不到外面的信。她认为,以煽颠的罪名指控,完全是打击报复她参与的土地维权活动,因为在抓她之前,已经代理了四千村民状告南海区人民政府等部门。

会见结束后,刘律师要求见所长投诉,警察说所长没时间。刘律师又去找驻所检察官投诉,发现驻所检察室还不到下午四点就已关门。刘律师说,南海区看守所创造了两个全国第一:一个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从监室带到会见室带戴头套,黑头套不经常清洗。苏昌兰说,黑头套异味很重极不卫生;另一个是律师进入会见室还要被安检搜身。驻所检察室也可能创造一个全国第一,就是下午还不到四点钟就下班了。

苏昌兰去年12月3日被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区分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期间,律师多次申请会见,警方不准。今年1月9日,南海警方以桉情重大复杂为由,将桉件移送佛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侦办。5月3日,佛山市公安局将苏昌兰移送佛山市检察院审查起诉。5月6日,吴魁明律师第一次会见,后又会见了二次。5月25日下午,刘晓原律师第一次会见苏昌兰。5月27日下午,刘晓原律师再次会见了苏昌兰。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