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瑞迪

Larry Diamond《民主转型22讲》中文版封面图片 由田园书屋提供

在六四26周年到来前夕,香港溯源书社推出新书《民主转型22讲》,由田园书屋发行。这本书是由国际知名的民主转型研究学者、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戴雅门(Larry Diamond)的最近30年来的民主发展课程讲义整理而来,由天安门民主大学整理编译。这份讲义中文版启动发行之际,戴雅门教授特别致信中文读者,指出:“中国向何处去?——这是未来几十年内,全球民主前景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事实上,这或许是前途未定的世界所面临的最重要的课题。”

前八九民运领袖人物之一封从德参与组织了这次整理翻译工作。他通过电话向我们介绍了《民主转型22讲》的核心内容,他认为这本书无论对中国内地,还是香港的民主运动,都会很有启发:

封从德:这本书是天安门民主大学教材丛书的第一本。我们花了大量精力组织翻译,天安门民主大学包括10几名义工在内20多人,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翻译了122份视频,这些视频是现在民主转型领域最著名的专家戴雅门在斯坦福大学的授课内容。戴雅门是斯坦福大学一个很有名的教授,可以说这几年很多民主研究方面的大师去世,戴雅门就成了民主转型研究方面世界级的大师,这门课,他在斯坦福大学讲授了30年,前年,他把课程转化成网络公开课,我们就专门组织力量翻译了这门课。122份视频总计有28小时的内容,整理成中文有30多万字。最后成稿时压缩成20多万字。

法广:这份教程主要内容是什么?

封从德:这门课的英文名称是“民主的发展”,我们在翻译的时候觉得“民主转型22讲”更切题,他主要是讲在历史上,在世界范围内,民主怎样发生、怎样发展、怎样巩固。最后一讲是“民主的未来”,他其实主要是在讲中国,因为21世纪最大的民主化问题就是中国的民主化,他向中国的当政者,包括习近平,提出很多建议,当然,他也 注意到中国的公民社会、民间力量的发展,所以,他希望当局能够尽早提出民主化的时间表,能够逐渐开放,这样的话,官民双方才可能建立起一个相互安全的系统……在我看来,其中很多内容对中国的听众,对我们这些关心和从事中国民主化的人来说,都非常有价值,也非常新鲜。

法广: 近几年,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政权比较排斥民主、自由这些普世价值,认为这些都是西方的理念,而中国民间也因为经济发展以及生活条件改善而有很多人认为最紧要的问题还是发展经济,民主是舶来品,也许并不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戴雅门教授这本书对于当今的中国人来说会有什么意义呢?

封从德:戴雅门教授在学术界被称作“民主的背包客”,他到处旅行,观察不同地区民主发展时的转型过程,比如,90年代,他就曾在台湾停留一年。他在在世界各地观察民主发展过程,看得很清楚:民主是不可能回避的。对于中国的当权者,对于习近平,他警告说,中共目前处于一种两难困境,就是说,邓小平启动的改革开放如果成功了,专制就会灭亡;不成功,当然也会灭亡,所以最好是给自己找一个出路,选择逐渐开放,因为民主不可避免。他(戴雅门)通过大量的社会学和政治学的研究实例来对此加以论证,这些论证都建立在很坚实的基础上。中国不可能自外于世界的潮流。戴雅门有很多的建议,指出,如果不这样做,就可能出现政治上的猝死,这在历史上,在其它国家,都有过这样的案例,社会可能会爆炸,风险会越来越高,这样就很难建立起相互的安全系统,包括中共官员的身家性命,财产安全都会面临极大风险。相反,如果建立宪政民主体制,比如台湾,(官员)就可能可以回避被清算的宿命,

我们(出版这本书)针对的主要目标是中国大陆的学员,当然,我们之所以选择在香港印刷出版,也是因为我们觉得它对于香港民众也有很大意义。因为中共有很多迷惑人心的概念,比如普选、一人一票等。戴雅门在这门课里解释得很清楚,比如新加坡实行的也是一人一票,但为什么学术界公认这并不是民主,而实际上是专制的变种?因为在设置选举制度的时候,表面上的一人一票和实际上如何转换成议会的议席,李光耀他们在技术上搞了很多鬼,戴雅门对此有很清楚的分析。类似这样的内容,我们觉得对香港也很有价值。

当然,我们现在的主要关注点还是中国大陆,因为如果整个中国不民主化,香港想独自民主化可能也不那么容易。对于中国大陆来说,我觉得,有很多角度,他讲授的内容会有很大启发,比如,以前我们总认为美国的总统制很好,但这门课则警告说,总统制对于民主转型不是最佳选择,最好的还是议会制。书中有大量的分析,还讲到了族群冲突问题,比如西藏,新疆等问题,历史上很多地区(有过这样的先例),处理不好的话,会对民主化形成很大障碍。还有,很多像我这样80年代的过来人一个印象很深的说法就是,中国的国民性和素质不够,或者文化因素等(不适合民主),这本书中有大量的分析,无论是在阿拉伯国家,还是在非洲国家,伊斯兰教对民主的抗拒可能更严重,但实际上,根据他的分析,宗教信仰和民主没有太大相关性,形成的阻碍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大。在中国,儒家或道家思想产生的民主阻碍力量应该说会更小……所有这些我觉得对于中国大陆的民主化来说都会有很大启示作用。

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在天安门民主大学网站上找到这些课程的视频内容。

————————————————————————————————————
戴雅门教授致中文读者:

天安门民主大学把这门有关民主发展的视频课程译成中文,并出版成书,本人非常感谢。翻译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而对于作者来说,作品能被译成其他文字,没有比这更高的荣誉了。

中国人民将有机会用母语阅读、观看本课程的内容,对我具有特别的意义。中国向何处去?——这是未来数十年内,全球民主前景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事实上,这或许是前途未定的世界所面临的最重要的课题。正如我在此课程中所明确阐明的,我认为“现代化理论”能够在解答此命题时为我们提供有价值的启示。我们的思维方式不能过于决定论,而民主也未必会不请自来,认识到这一点固然重要,然而,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几乎都是民主国家。这一事实亦并非巧合,当国家(至少非石油输出国)走向富裕,或迟或早,它们都转而接受民主制度。

经济发展使社会变得更复杂,各种阶层会更多,会出现一个更庞大、更自主的中产阶级,人们的信息来源也更加自主,他们与外部世界有更广泛的联系,而当今世界,即使在发展中国家,民主的建制与规范也在蓬勃兴起。也许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表明,随着经济的发展,当年轻人在更富裕、更舒适的物质条件之下成长时,他们的价值观会发生变化。人们不再仅仅满足于物质方面的进步,他们要求自由、自决和尊重,即人的尊严。对大千世界的差异,他们抱有更宽容的态度;他们更渴望在艺术和政治上表达自己。他们有了更多的自信和政治效能感,也就是体会到,如果参与政治进程,就能发挥影响。他们加入更多的组织,也越来越有能力组建新的组织。他们对威权提出更多的质疑,不会轻信意识形态。用英格哈特( Ronald Inglehart )和瓦采尔( Christian Welzel )的话来说,他们力求“摆脱威权统治”并获得“人的赋权”。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想让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相信,中国(或许还包括亚洲大部分地区)与世界其他地区不同;他们想让全世界相信,中国或亚洲的独特价值观将会继续让秩序超越自由,让威权超越多元。然而,这种努力注定要失败。来自中国民间社会、大众媒体(包括社交媒体)以及各种政治抗议活动的民意数据,以及越来越充足的证据显示,经过30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中国社会正在发生巨变。中国人民将越来越多地在政治上争取民主自由。这并非要求立刻民主化,但无疑表明,中国要保持政治稳定,其统治者必须至少开启逐步的改革,让人民有更多的结社与言论的自由,将中国共产党从国家政府和司法体制中分离,并为真正的法治创造条件。现代化的一个重大悖论是:为了维持稳定,或至少抵御爆发无序革命的可能性,政治制度必须改革与调整,以满足新兴社会群体的期望。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威权体制就很容易有突然崩塌的危险,这曾在欧洲前共产国家和苏联发生,也几乎在1989年的中国发生。

中国如能走上逐步的民主变革之路,它将更有可能顺利发展成一个比较自由的民主国家,并使民主体制得到巩固。台湾就是一个例子,从20世纪的70年代末开始,经过整个80年代,直到90年代初,台湾就选择了这条道路。让共产统治突然崩塌是一个冒险的主张。它可能一瞬间就让人们获得自由,并迅速诞生一个民主国家,但近来的民主史缺乏这样的正面实例,这更可能带来社会的混乱、财富被掠夺以及威权体制的卷土重来,在苏联瓦解后的俄国,我们所看到的情况正是如此。

我希望,中国目前的领导人能汲取历史教训,逐步开启政治自由化和民主开放的进程。但他们似乎恰恰从苏联的失败中汲取了错误的教训。他们处心积虑,力图免遭戈尔巴乔夫的命运,但在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却注定会重蹈覆辙——历时70年的共产体制在他们手中土崩瓦解。

我真心希望目前中国的领导人能认真汲取不同国家的经验教训,并研究民主发展的理论。这样,他们才能开始为自己、也为国家做好民主变革的准备。民主变革迟早会在中国出现。目前,摆在这一代中国思想家、学者、实业家,以及政治和公民领袖面前的伟大历史任务,就是为中国的民主化做好准备。未来数十年内,整个世界将会看到一个最重要的政治进展:中国的民主化。这将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工作,我希望这门课程能在此过程中发挥一些作用。

戴雅门( Larry Diamond )
——————————————————————————————————
田园书屋《民主转型22讲》发行新闻稿

六四26 周年前夕 美专家在港出书警示中共:
拒民主转型 或重蹈1989年覆辙

六四26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夕,国际知名的民主转型研究专家、天安门民主大学顾问、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戴雅门(Larry Diamond)向中共领导人喊话,警示中国目前的领导人能汲取历史教训,开启政治自由化和民主开放的进程,以免重蹈1989年发生的重大政治危机,甚至遭遇类似前苏联崩解的命运。

星期六(30日)戴雅门教授藉他撰述的著作中文版六四前夕在香港推出,特别写给中国人民和中文读者的专文随此公布。
戴雅门教授对“六四”发生及苏联解体20多年来北京当局顽固坚持“维稳”高压统治、拒绝民主转型的现实提出尖锐的批评:“他们似乎恰恰从苏联的失败中汲取了错误的教训。他们处心积虑,力图免遭戈尔巴乔夫的命运,但在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却注定会重蹈覆辙——历时70年的共产体制在他们手中土崩瓦解。”

他指出,经过30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中国社会正在发生巨变。中国人民将越来越多地在政治上争取民主自由。他也警告中国领导人:“为了维持稳定,或至少抵御爆发无序革命的可能性,政治制度必须改革与调整,以满足新兴社会群体的期望。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威权体制就很容易有突然崩塌的危险,这曾在欧洲前共产国家和苏联发生,也几乎在1989年的中国发生。”

戴雅门教授的这本著述于星期六(30日)在香港面向中国大陆推出,系在一年前六四纪念日封从德、方政、熊焱、张伯笠等六四学生发起复校的“天安门民主大学( Tiananmen Academy )”组织翻译,作为“天安门民主大学教材丛书”的第一种出版,由溯源书社出版、田园书屋发行。它是戴雅门教授2013年向全世界发布的有关全球民主转型特别是极权和威权国家民主转型研究的网络公开课程的中译,名为《民主转型22讲》。戴雅门教授极其敏锐地强调指出,习近平及中共面临的困境在于,若中国不民主化,他们就要冒重蹈苏联等共产政权覆辙的风险,因政治体制腐败和不愿改革而猝死。

戴雅门教授是美国斯坦福大学政治社会学教授,胡佛研究所和弗里曼•施博格里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民主、发展和法治研究中心主任。他长期以来研究全球民主转型问题,著述甚丰。近几年来,随着一些著名的民主理论大师(如亨廷顿、林兹、达尔、奥唐奈等)相继去世,他已成为当今世界民主研究领域屈指可数的巨擘。

在六四26周年前夕之际,国际知名的民主转型研究学者戴雅门教授对中国领导人的喊话,也表达了国际社会对中国现状和未来走向的关切,为六四事件纪念和反思同样提供了警示性的重要意义。

来源:RFI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