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Home2014年5月16日,电影《归来》首度公映,48年前的这天,即1966年5月16日,最高统帅部5.16通知下达,十年文革爆发。

48年前的当初,响应文革欢呼文革为红色理想砸烂一切打碎一切是历史的重任是时代的使命是未来的召唤,48年后的今天谁文革附体谁为文革招魂谁恨不能文革还魂,我想除了与生俱来的气质性软性脑残或不可救药的意识形态硬性脑残,我想象不出任何理由可以支撑一个人对文革的甜蜜回忆。

但我们泱泱中华大地上的确生长着为数不少的这类软性脑残和硬性脑残。鲁迅曾说过一些国人因为习惯了做奴才,你让他挺胸阔步抬头做人,他必誓死不从。就像几百年前的太监高人所言,你奶的别看你裆里有只鸟,俺就是不稀罕,别看俺裆里没有鸟儿俺照样意淫王妃娘娘,俺愿意太监到底俺快活神仙你想成太监还没你的份呢你丫丫的。

有时我想我们这个民族究竟哪根筋出了问题,我们总时不时的和别人生出点不一样,在应该长鸟的皇宫各个角落里我们生长着大批太监,在大敌当前时我们在广阔的疆土上生产了成千上万的汉奸,在2014年5月16日前后,在世界文明浩浩荡荡民主大势不可抗拒的今天,我们无边无际的互联网上绽放着一朵朵色彩斑澜的脑残之花。

好多年了,中国电影没像《归来》这么血淋淋的现实过,如此的直面现实几乎是这些年中国电影的唯一,如果这样的电影在首席毛左司马南看来是为了迎合一些人的政治需要,那么《辛德勒名单》也是迎合一些人的需要,我相信法西斯信徒一定这么认为。

再那么《诺曼底登陆战》、《东京大审判》毫无疑问也一定是一些人的需要,世界上任何一场正义之举都只能是一些人的需要另一些人的反需要,包括一代脑残的壮怀激烈思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