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qiu文:南丘   图:赤子

这句话反复宣扬了半个多世纪,实际上是一个政党的执政理念和政治纲领。一直以来,许多人受宣传影响,不明就里,以为这是一个美好的思想和方针,但六十多年的现实经历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将人们内心的憧憬击毁。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如何理解一个怀有“崇高道德理念”的政党,竟然在执政期间不停地制造各种血腥灾难呢?难道是他们的这句纲领性口号有什么猫腻吗?

对,这是一句包装得很巧妙的诡辩,其实际意思与人们的想象,正好完全相反。让我们逐层剥开华丽的外表,剖析这句口号的真实内涵。

第一,这句话最基本含意是表明说话人的身份和地位。“为人民服务”意思是他们不属于“人民”。理解这层意思很容易,打个比方,你去餐馆吃饭,你就是食客,为你提供服务的人,当然不属于食客了;又如,你旅行住酒店,你就是游客,为你提供服务的人,也不属于游客。同一个道理,为人民提供服务的人,怎可能属于“人民”呢?

第二,在此基础上,显示权力意志。直接理解就是“服务”等于“权力”。承上启下,不属于“人民”的那些人,才有权力“为人民”提供“服务”。诡辩之巧也在此暴露无遗,有权力提供服务,却没有服务条款,于是乎,可比喻为“如何服务,怎样收费,什么菜式”,关于法律制定,权力限制,机构设置等,一系列“菜单”都没有明确,换言之,这些不属于“人民”的服务者,可以根据自己利益的意向设定菜牌,标价,提供何种服务,不提供何种服务,甚至服务态度,所有属于权力范围的内容,全部没有界限。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反革命”成罪,“海外关系”成罪,“走资派”成罪,“臭老九”都成罪;后来“克己复礼”有罪,在革命组织内部出现“反革命集团罪”这样滑稽的事情也有,“企图颠覆”罪,其实就是“反革命罪”的翻新版。然后,我们都目睹了,一部分不属于“人民”的人,被残忍地打死以后,却让“人民”(红卫兵)承担罪责,再“平反”给人民看。这么多挫折和荒谬的事件发生,究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这个“服务”的权力没有边,他们可以为所欲为,强奸民意。

第三,与权力无边际相反,对“人民”,这里却作了非常明确的界定。那就是“人民”只有被服务的社会地位。再以进餐馆为例,相信这样大家好理解。你走进餐馆,受到热情招待,这叫“人民当家作主”;但坐下来后,你只能对着菜牌点菜,他们说“东方红”是必点的主食,你若敢不点这道菜,那就是犯罪;他们又说“崛起”是今日主菜,你就只好乖乖地吃,还必须点头赞好,否则,小命难保。这些都是你作为“嘉宾”被服务的代价,这是在他们的纲领中写得很清楚的事情,你是被做主,被服务,被人民的对象,说白了,你就是不能够做主,不能够服务,只能做“人民”。

服务作为权力,在没有受到限制的前提下,实际就如神话中恶魔统治时代是一样的。任何一个能够征服整个国家的独裁者,都无可避免地将自己内心贪婪本质释放出来,制造各式各样的人祸和灾难。因而,不难理解“文化大革命”遭受的破坏,不难理解“伤痕文学”所刻画伤痕,不难理解“六四”屠杀后,还能坦然吹牛,不难理解与繁荣一起繁荣的毒肉假米,与崛起一同崛起的霧霾腐败。

同样地,人民作为被服务对象,在被剥夺了服务的权力之后,上访可以被当众枪杀,朋友吃个便饭可以获“寻衅滋事”罪,律师写微博也能获“煽动民族仇恨”罪,新闻记者发新闻是“间谍罪”,等等。但反观本应属“人民”的官后代,却敢于在人民面前喊出“我爸是李刚”这样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响亮口号。

有人问,现在不是在进步了吗?反腐也敢抓打老虎了吗?稳定不是带来变化了吗?

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如果你稍了解一点中国历史,你就发现,更进步的时代,我们祖先都拥有过,再大的老虎,也都被抄杀过,多严厉的酷刑制造的稳定和“盛世”都出现过。结果,都记载在历史书里了,你们去看看史学家的评语 ——“腐败”,“腐败”,“腐败”。许多人曾经对“先富起来”充满憧憬,对接班人满怀期望,后来又期待这位有所作为,那位大展宏图。今天终于发现,军委副主席已经腐败,政治局常委也已腐败,将军腐败,省长腐败,科长都能腐败,谁说得准明儿那位倒台时,不是“罪该万死”呢?这个过程与我们祖先那条车辙真的是惊人相像哪!

关键还在这里, “为人民服务”是深刻的骗局,之所以说“深刻”,是它对整个民族和时代影响广泛,就像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混入羊群当中那样,总在迷惑中,吃掉一只羊,不久又吃掉了一只羊。如果我们不掀去那件羊皮,“文革”,“六四”等层出不穷的各种人祸、灾难,将继续吞噬我们的子孙,难道你愿意这样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