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3

黄奇帆图片: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 (新浪视频截图)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黄奇帆说起重庆来,总是自卖自夸,什么都是全国第一,但他无法掩饰财政黑洞的证据是,重庆官媒披露,近日他找国开行又借钱550亿,其名目翻新,过去叫“廉租房”,如今叫“棚户区改造”,知情者说,薄熙来统治时期留下的旧账,远没还清,现在又借新的,当年,薄熙来的铁哥们陈元,一直支持薄熙来在重庆的造神运动,但国家银行的钱没救他,反倒加速了他的灭亡,最惨的是重庆老百姓,财政的无底洞旧账未填,又由黄奇帆拆借550亿,这是借新还旧吧,依然是薄熙来时期不断借钱,拆了东墙补西墙的骗术的延续。

官媒的报道说,2013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其中提出,2013年至2017年5年共计划改造各类棚户区1000万户,要求5年改造城市棚户区800万户。而根据《重庆市2013—2017年城市棚户区改造专项规划》,重庆市城市棚户区改造总任务为1233.59万平方米、142701户,规划共涉及323个片区,分布于重庆35个区县。

中共官场的流行规则是,各级官员精明透顶,都善于钻政策的空子,发展所谓地方政绩,重庆政坛“不倒翁”阿黄更是识时务者,2015年4月24日,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重庆城市棚户区改造工作推进会上指出,推进城市棚户区改造是党中央、国务院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有利于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促进稳增长与社会和谐。各区县、各部门要统筹做好各项工作,加快改造进度。因为阿黄多年最头疼的是经济困难,这回又找到了欺骗国家银行的理由。

于是,在4月24日的会议上,黄奇帆重申了重庆推动棚户区改造的意义,他说的比唱得还好听,不过这回不是“廉租房”,也不是“六年半买房”的承诺,而是符合“李克强经济学”的新词和流行语:进一步改善居民生活条件,使“棚改户”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屋产权,增加财产性收入,有效拉动投资、住房消费需求,为“稳增长”提供动力支撑,促进产业结构调整。他还表示,棚户区改造后,进而置换出来的土地,可以发展现代服务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完善城市功能,美化城市环境,提升城市品质,优化资源配置,盘活土地资源,使稀缺的土地资源得以重新利用,最终旧城改造了,获得级差地租的资源。

变色龙似的官场奇材黄奇帆,过去在“薄骗子”时代,大讲“地票政策”,这回一字不提臭名昭著的“地票”,也回避失去土地之后,流落城区的找不到工作的农民工问题,而是把李克强多次倡导的“棚户区改造”挂在嘴上,他信誓旦旦地说,这将是“重庆历史性的大规模拆危旧房、棚户区的最后一仗。”那么,钱从哪里来?显然,他和薄熙来,王立军合谋“唱红打黑”,到处抓捕民企老板,搞垮了当地经济,国库里没钱,裤兜比脸还干净,但黄奇帆不怕,反正上级不可能叫重庆乱,于是,他又抓住了中南海的软肋:为稳定薄熙来的“大本营”和唱红打黑的“重灾区”,国开行又一次慷慨地提供授信。

官媒报道说,国家开发银行受国务院委托,近期在全国范围内授信2万亿,以4到5年为执行期限,为旧城改造提供融资贷款。重庆市此前获得授信271亿元,涉及6个区县,此次又有11个区县完成了前期准备工作,申请贷款总额为286亿元。

“286亿加271亿,应该是550亿元”,黄奇帆在4月24日的会议上表示,“重庆市有38个区县,17个区县分享了(贷款),还有21个区县,之后可能也会申请开发行授信。”

黄奇帆要求重庆涉及贷款的17个区县成立专门班子进行筹划,会上,乐傻了的黄奇帆,还给大家算了一笔账,重庆拆迁1200万平方米,每平米如果需要5000多元,总共需要近700亿资金,国开行已经授信的资金为270亿元,计划授信的有280亿元,剩余资金可以通过商业银行、PPP来化解,总体资金总量平衡。

也就是说,银行的钱都是省吃俭用的普通老百姓的钱,黄奇帆坐在2000亿的财政赤字的火山口上,一点也不着急,只给李克强拍马打溜须就行了,他利用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程志毅的嘴透露,2013年,根据重庆市棚改工作计划向国开行提请融资需求,2014年重庆市先后印发了相关的资金管理办法和管理流程,首批次的51个项目于2014年11月经评审通过后获得授信总额度为271.9亿元,今年3月已发放30亿元,4月底前,国开行给重庆又到位了资金22亿元。

这笔钱对饥渴难耐的重庆来说,可是久旱的禾苗逢甘霖,众所周知,随着“薄骗子”的垮台,重庆大搞“5个重庆”留下的滥摊子千疮百孔,既使把财政局长刘伟提拔为副市长也经济不见好转,过去几年,地方举债的明细账掌控在阿黄手里,他对不懂经济的孙政才不交底,使山城捉襟见肘,经济困难,迷失发展的方向,这次,终于迎来一片“大肥肉”,无怪乎,对于如何使用资金的问题,重庆渝中区区长扈万泰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在此次的270亿先期下发的拆迁贷款中,渝中区将获得42亿,再加上区的自备金总计50亿,这50亿资金我们一定要专款专用,所有资金将全额全资用于棚户区和危旧房的拆迁工作上,决不容许有半点挪用!”

他的表态披露了经济大区的窘境,才有配套资金8个亿。他称,改变运作方式,鼓励团购存量商品房替代安置房。这等于宣告,重庆没有明批“薄骗子”欺世盗名的政策,但悄然抛弃了热闹一时的廉租房建设。

对此,两面派黄奇帆是如此表示的,他不敢单提薄主政的几年,而是笼统地说,2012年之前的十几年,棚户区改造是靠“市场运作、政府导向、开发商投资”,这就与他市长任期刚好一致,其成绩不是别的,而是“受益于重庆主城区平均房价近4倍的增幅,由市场进行开发”,这等于承认,他没什么本事,只在炒地皮,炒房价,靠房地产开发而拉动经济,用他的话讲,“拆了100万平米的房子,可能建200万平米的住宅、写字楼,重庆政府还能够在拆棚户区的过程中得到一定的土地批租收入,用以支持基础建设。”原来,懂经济的阿黄低能浅薄,不过如此。

但是,黄奇帆深知地方财政的艰难,他不得不要求下级,面对550亿“大蛋糕”,更要精打细算。即,重庆市在此轮棚户区改造的过程中提出了“科学规划、分类实施、节约用地、资金自求平衡”的18字方针。黄奇帆对此的解释是:重庆市政府不要求区县再产生“土地出让金”,也不做基础设施建设要求,只要“各种投入与土地出让达到资金平衡”。黄奇帆强调,“每个地块都要更加精心设计,把城市设计搞好,把规划搞好,把控规搞好,把建筑设计、楼堂馆所的形态设计都搞好,同样一块地,可能会提高20%的土地卖价,这是一个可贵经验。”显然,阿黄的底牌不过是“收支平衡”,可见山城多么困窘,虽然苦口婆心,但过去贪腐惯了的地方官,想的问题集中在一点上,面对王歧山反腐“打老虎”的利剑,如何在使用这笔资金方面,既可以巧妙地捞到好处,又不落下任何把柄,否则,当官干嘛?

重庆官媒报道说,在拆迁安置方面,黄奇帆表示,一方面,重庆将鼓励团购存量商品房替代安置房。“商品房要缴营业税、所得税、土地增值税、契税等,保障房如果自己建,这些税按政策可免,现将商品房回购做安置房,相关税费可以退,用于拆迁安置。”另一方面,“老百姓选择货币安置的,也会去买自己喜欢的商品房,最终重庆房地产一举几得”。由此看来,变来变去的,受益的总是官员,倒霉的除了国家税收,就是傻乎乎的老百姓,面对不断增长物价,老百姓没别的选择,只有不得不“喜欢”,过去,与“薄骗子”一唱一和的,大讲“六年半买房”的阿黄,如今,换了新主子,编造更美丽的瞎话,既使有记性的人也不敢告他,因为公检法还是独家经营,他“拆了东墙补西墙”,反正国家有的是银行。

2015年5月17日于多伦多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