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26週年前夕,开放网获得一条最新消息:上海1979年和魏京生齐名的民运领袖乔忠令,被上海公安秘密关押在精神病院已经五年,正在接受改变大脑思维的药物摧残。一位医生竭力营救他,无效,已经来到美国寻求支持。

乔忠令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年70岁。早在文革中因反动言论和同学好友王申酉被打成反革命。四人帮倒台后,王申酉竟以「现行反革命」被枪杀,后平反。乔忠令1978年 投身民运,组织「上海民主讨论会」。每天到人民广场发表演讲,激烈批判共产党,要求实行多党制、民主社会主义,平反冤假错桉。广场人山人海,他被称为「乔 司令」。在邓小平下令镇压时,点名北京西单民主牆和上海民主讨论会,先后抓捕魏京生和乔忠令。乔被判刑三年,出狱后一直在公安的监控下,以金钱美女胁迫他 做特务,没有工作,亲戚朋友都和他断绝关係。他选择写书控诉社会和政府……

公安将异议人士强制性送进精神病院

2001年4月,乔忠令好不容易带着数十万字书稿来到香港。找到开放杂志陈述他的遭遇,希望得到香港媒体的支持。我花了十多小时和他面谈,并写了一篇九千字的报导《在上海公安的魔影下》,作为封面故事发表在五月号开放杂志上。5月,他回到上海。一段时间内,听到他的处境并无改善。然后像我们接待许多来访者一样失联了。……没想到,事隔14年,一位上海的青年医生马锦春先生从美国打电话给我,详述乔忠令被迫害的状况及他援助乔脱离困境的经过。

open2001附图:2001年5月号开放杂志长篇报导上海民运人士乔忠令。

马医生七○后一代人。曾在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学医,又在政法大学学法律,做过律师。后在上海民政第一精神卫生中心做医生。2009年由内科转精神科。2014年8月三病区的王慧医生告诉他,有一个被公安送来的病人。几天后,马医生见到病人乔忠令,听他诉说从文革到写作自传三部曲的冤屈,并出示他手边的文件资料及手稿。马带回资料看了几天,并根据他的观察,乔忠令在医院生活正常,资料真实,无精神病症状。完全是一个「不同政见者」。

上海精神病医院有一种按照「强制单」送来的患者,无需经过医疗诊断。护送者通常是公安机构。他们在单上签名后,医院不得拒绝接受。乔忠令2010年世博前被公安与居委会押送长宁区精神病院,后又转松江区华阳桥精神病院,2014年2月转送闵行区「上海民政第一精神卫生中心」。即马 医生上班的单位。乔忠令在这三家医院被不断加大剂量的服用精神病药物。这些药物可令大脑受损,丧失记忆和思维能力,还影响心脏与血管的正常运作。马医生和 乔忠令交谈时,意识虽然清楚,但手与嘴唇在不断抖动。公安指称根据乔忠令的着作,他要推翻共产党已是一个「被迫害妄想症」患者。

青年医生见义勇为营救乔忠令

马医生说,根据他的专业判断和信仰主耶稣的同情心,决定要营救乔忠令。当他将此计划告诉乔时,乔感动异常,连道谢谢。马医生反说,是我应该感谢你才对,你为国家的民主进步牺牲了一生,我们晚辈什麽也没有做。他们这样折磨你很不公平。马医生告诉我他採取三个营救的行动:

一、打电话询问医院医务科骆慧燕,乔忠令的医疗费是谁付的?骆质问他:你关心这个事干吗?挂断电话。马再找医院高慧副院长。高明说,乔是公安强制单送来的,医院必须接受。错了也不怕。乔忠令的「精神病」帽子谁也摘不了。高劝马医生不要插手这件事。
二、找到乔的主治医生沉怡。要求对乔忠令停止服药,乔没有 精神病。沉怡说,这事他不能作主,病区负责人邵斌元可以作决定。马医生致电邵。邵回答说:下星期一再说。到了週一早上,高院长来电话,要马医生马上到他办 公室去。马去了。期待有新的说法。结果只有一句话:警告马医生再不要插手乔忠令的事!

三、要求停药失败。马医生转而要求「减药」,以减少乔忠令的痛苦。他找到盛佳玲主任。她是医院在专业上最资深也是有最高信誉的医生,已经60岁。 马希望得到她哪怕是有限的支持。他告诉这位长者:对乔忠令的诊断很可疑,没有足够的临床依据。不料,盛主任以一副长辈的关照口气反过来说服他:今天在我们 这个时代,反对共产党,那是精神有问题的人才会反共。她举例一个同学的父亲,划了右派后,再也不去关心政治,一头搞专业,很有成就……

三 条路都走不通。马医生想,乔忠令迟早一天要被他们毁掉!他救不了他。只有一个办法:让这个迫害人权的桉子在海外曝光,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声援,他知道是 有先例可援的。但这样做,会不会带来更大的迫害?他和乔忠令商量。乔说,他已经是古代的义士一样,他的问题、他的要求早已公开,官方也知道。他无所谓了。 倒是担心你的安全。马医生回家和太太商量,终于夫妻俩一条心——

选择去美国!

 

为此,他做了相关的准备。利用每週一下班可以见面的机会为乔忠令拍了视频,包括书稿。乔写了亲笔信。他为乔买了好多食品,分给同室共居的两名年轻病人,盼他们以后不要欺负乔先生。他先于去年十月到洛杉矶一游,查看环境,印象很好。便于今年4月20日带着在一家大型超市任职的太太和幼女,从上海浦东飞往芝加哥,随即向移民局提出要求政治庇护。

马 医生对我说:无论从医学或信仰的角度,他都不可能再留在大陆,留在上海精神病院和他们同流合污,不能再以医生治病救人的高尚的名义,做政治迫害的事。他 说,乔忠令不仅对历史做了贡献,而且是一个优秀的人才,在一个正常的国家,他起码是一个大学教授。他为人正派,有道德。长期忍受着每月200元的清贫生活。马医生说为乔忠令的健康和自由做点事是值得的。

(2015年6月3日香港)

来源:开放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