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从梦中醒来

我从梦中醒来
从二十年后的今日醒来
突然发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我呐喊,眼中迸着血泪:
“这不是我的中华,她到底在那里?
她不可能象今天这样污浊肮脏。”

我从梦中醒来
从二十年后的今日醒来
被天安门上空的硝烟呛醒
被天安门上惊世的枪炮振醒
突然发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我呐喊,眼中迸着血泪:
“这不是我的中华,她不可能这么残暴
使神圣的天安门前躺下这许多爱国学生的生命
他们这么年轻!!”

我从梦中醒来
从二十年后的今日醒来
是天安门前七岁儿童撕裂肺腑的惨叫
和七十四岁老太的痛苦的呻吟声中惊醒
突然发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我呐喊,眼中迸着血泪:
“这不是我的中华,这是地狱,
是凶残的屠场。”

我从梦中醒来
从二十年后的今日醒来
是天安门上空许多志士的英灵
和飘荡的不能瞑目的冤魂将我唤醒
突然发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我呐喊,眼中迸着血泪:
“这不是我的中华,她不可能这么残暴
她本应当是一个自由民主的乐园。”

我突然发现
这样的一个真理:
“热爱祖国,但不一定热爱当时的政府
真正的爱国者应顺应时代
投入到推翻暴政的浪潮中去。”

于1989.06.04

2,致“六.四”呻吟在广场上的英灵

我带着梦似的困惑
睁着迸出血泪的双眼
想将真理叫到我的窗纸上
然而却是朦胧的灰色的
几缕淡淡的血痕

血迹尚未凝固
广场上空的英灵尚未散去
然而10亿愚昧的心
此时此刻,如一潭死水
依然看我的电影、跳我的舞
听我的音乐、唱我的歌
饕餍我人肉的盛宴

“学生给你们打,给你们杀
只要你不伤我的身
不奸污我的妻女
不夺我的饭碗
我无反抗的心肠
给我个窝儿
给我顿霉饭
只要我的家小不在广场
不管官倒和污吏
不管我的妻女是否贫血……”

国民此时的坦然
举世皆奇
抑或些许的恐慌
但饭后的谈资是他们的镇定剂
这几缕尚未凝固的血痕
被麻木的国民抹净了
直至一点不剩

七十年来
所倡导的民主
所高歌的自由
都凝聚于此时此刻
广场上的英魂怎能消散
他们的英灵依然高歌

你们为国而去、为民而去
何苦呢?
宪法明文规定:
一切权利属于人民!
而你们却不惜蹈车被屠
去为人民的权利而牺牲
千古异事!!!

几千年来的尚权思想
几千年来的专制统治
几千年来的国民劣根
几千许学生的血怎能根治?
而血痕会被风雨涤净
民众依然如故
他们不知
这许多学生的生命
为何轻而易举地被送走
风华正茂的生命?

生活依然如常
国民依然沉醉
几缕血痕算得了什么
最多成为他们
饭后的谈资……

于1989.06.05

3,你想向我要什么?

你想向我要什么?
自由?民主?人权?
来吧,搜查我的所有
找到了吗?
哈,翻遍了我的所有,
唯有腐臭的皮囊、变质的心肝肺脾……
唯独没有你的所需
怎么,还想向我要
来呀!坦克、冲锋枪
哈哈,血流成河了吧
哈哈哈……

于2003.05.23

4,我是坦克人

25年前
你能够站立在坦克前
25年后
我也能够
把自己塑成
一座热血的雕像
横亘于
阴冷的炮筒和履带前
让其暴虐史
凝聚于一瞬

于2014年5月29日

5,贰拾陆记

划着时光的舟楫
穿越和追溯
浑浊不堪的历史河床
到贰拾陆年前的春夏

我们都愿意
把自己砌成
人肉的墙
用我们的体压
将青春热血
喷射到城楼
撒旦挂像上
然后用青春的雨水
洗去这片土地上堆满的
历史和谎言的污垢

我们都愿意
把自己砌成
尸骸的山
用光明的灵魂
点燃骨髓和血肉
锻造我们的骸骨
成一把众志成城的雕刀
在坚硬的围墙上
铭刻上
人类共通的心志
自由和民主
公平和正义

于2015年5月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