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副局长在刘局长的豪华办公室内转悠了好几分钟。

室内的空气有些窒息但那感觉只是他个人的,不是刘局长的。同时他的肾上腺素激增,心跳有些加速。

刘局长已经问了几次,有啥事?他说这话的时候仍感觉他是局长是控制着一个局机关加之下属单位上万人的领导。他的谱儿极大他感觉他面前这个小人物很有些讨厌。

张副局长不吱声。他浑身的感觉仍是心跳继续加速,但他仍是转悠,他想再转悠几圈儿以减轻心跳但是心跳嗵嗵的,他脑海中出现了一句话是——由不得人了,心跳已经哗哗啦啦要蹦出胸腔……

那片刻张副局长的感觉是空气有些凝固粘稠,似乎一抓便是一把脓血。

刘局长有些发躁,再问,有啥事?

张副局长便转悠到了刘局长跟前,说了句话,那句话已经想了很久,那句话不是说出来的,是从内心喷射出来的,带着一股热气杀气及一腔子的怒气,他说,你狗日的,不守信用?

刘局长陡地发躁,说,啥?信用?

张副局长便不问了,他想得快速实施想了很久的行动。他刷地从兜里刷地掏出来一根准备好的钢丝。那根钢丝带着极细小的锯齿,锋利无比。钢丝两头是把手,他把钢丝往刘局长脖子上一套便使劲来回猛地勒了几圈儿,他抓紧了钢丝的把手来回使劲,钢丝便在刘局长的脖子上勒结实也像拉锯一样刷刷地转动,刘局长脖子上的血哗地直射出来……

张副局长在刘局长的大班台皮椅子背后站着使劲拉紧了钢丝。他早想好了得一举拿下,把这个货勒死,勒死!一分钟解决了这个十恶不赦的流氓!

那片刻进来干部汇报工作,见状便呆愣。因为张副局长满眼充血一脸扭曲,刘局长已经瞪直了眼睛舌头吐出来了,血仍是喷射。那个干部迅即跑出去在办公楼道里大喊——杀人啦!

楼道里瞬间有了喧哗声,干部们纷纷跑到了局长办公室内外观看那一景那一幕且在事后个个演义般地叙述出来,当事后叙述时,看到这一景这一幕的干部们全觉得看见了一个人犯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紧张及亢奋。

那片刻刘局长在踢腾腿,舌头不知不觉地伸直,吐了出来,嘴张得极大,而血流满地满墙,观看的干部们个个惊呆,没几分钟,刘局长死了。

这货死了?真格地死了!

这个一把手歪斜着身子瘫倒在地,他用他肥厚的手,在他脖子上抓挠了片刻,手上便一满是血,脖子上又冒出来股股黑紫色的血沫子,再片刻后他痉挛了几下瞪直了眼睛,他真格死透了……

干部们全体在房间内外观看,个个惊呆但也有兴灾乐祸的。更有人一脸的故事神态。他们个个交流神态,个个瞪直了眼睛也眨巴着眼睛。他们显现出来一片痴呆的脸……事后有录相视频让警察们觉得这些干部们似乎全在围观,没有一个人出来制止那让更上级的领导们觉得心寒,觉得胆战。

有人打了电话报警。声音很平静,只说了杀人啦,在某某局机关的大楼内。

但围观的人们并不走,他们觉得太为奇异,张副局长是才提上来的年轻有为的干部,他是什么背景让局机关的老干部们个个猜不透,他才三十八岁已经是副局长级别,他的前程看好且张副局长是个憨厚老实人,他咋能干出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观看一方的干部和张副局长就那么僵着,相互谁也不说话。

之后张副局长又是从容不迫地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锋利的裁纸刀子,他把刀子叭地拍在桌子上,迅即扒了刘局长的裤子。刘局长的下身那玩意儿有些发黑发灰发紫,刘局长的阴毛也有些发黄发白发灰,刘局长的阴茎像一颗药丸般缩在了阴囊中。张副局长把那玩意拉了出来,使劲往起拉,他拿了刀子刷刷刷几下把那玩意儿割了,之后随意地一甩,观看的人们更是惊讶但谁也不吱声,有些屏声静气更有些亢奋及兴灾乐祸。

只有一个女干部尖叫一声跑了出去。

刘局长的玩意儿有些丑陋更有些血腥,它被甩到了一副镜框上端,稳稳地耷拉在了上面。而镜框中的刘局长的照片是和一位大领导人的合影,添了那玩意儿便成为一副荒诞图像。且那玩意儿仍在滴血,荒诞图像让人们的眼光在那里聚焦。而聚焦的眼神儿忽尔又转向了张副局长。

张副局长干完了他的事情,他的神态是笑,他在笑?他的笑容有些神经质但也透出了放松和舒缓。围观的人群个个肃穆,似乎在观看一幕冷幽默喜剧小品,那幕小品当时不可笑,得咀嚼后才能笑。且咀嚼后也压根不是赵本山那样的段子,是极高智慧的冷幽默,人们不是大笑,是内心在笑,杀人现场表面很平静,它所具备的荒诞幽默得让人笑的深沉。笑后觉得此货该杀,就是这。

片刻间便听到了警笛声音从楼下一片声响传了过来。警车呼呼啦啦地来了一群。命案现场顿时才有了稍稍紧张的气氛。

警察赶到之后,张副局长站在了窗前,抱着膀子,一身被溅的刘局长喷射出来的血迹。

他对警察们说,这狗日的,不守信用,我得把他干掉。之后我自杀,还能咋呀?说了,他转身看着窗子,纵身一跃出去了,那动作异常笨拙但却异常利索,当警察们欲扑上去拦阻的片刻间已经来不及,张副局长那纵身一跃仍是显得从容不迫,也显得早有预谋,他刷地一下身子便出去了……

警察及干部们扑到窗前再看,几秒钟后只传过来一声发闷的声响。

局长的办公室在十六楼,垂直遥远的地面上,视线中躺了一具血里呼啦也有些显得渺小的尸体……

那片刻室内的空气越发凝固,伸手一抓便是脓血。

此事经调查侦破。案情不便公开。

但原因只有一条,是刘局长这狗日的,真格不守信用。

张副局长的妻子交代了状况。

刘局长和张副局长的妻子通奸了数年,而张刘二人订了口头君子承诺,张副局长从副科升到副局,刘局长和张副局长的妻子同居情事,必须结束。此口头协定订立于七年前。但是,刘局长太喜欢张副局长的妻子,张副局长的妻子年轻美貌身材娇小。这位美人儿至今才三十三岁而刘局长已经五十九岁,两人仍然一直同居。张副局长的妻子是二十六岁和刘局长厮混,两人的同居事情极为神秘机关内部几乎无人知情。只是张副局长在七年间升职速度让人诧异,机关内部一直猜测张副局长上面有背景,背景深不可测。张副局长觉得口头协议到了终止时间,协议也算履行完毕,但刘局长还不拉倒一直霸占着妻子不放手?此事一直逼得张副局长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公安纪检及相关人员组成的调查组反复核实,觉得事情得保密。

但是信息仍是从调查组内部透露出来。

这年头没有可保密的事件。而凡是保密的事件那一准传播速度最快。

于是局机关内部全知道了,噢——弄了个大事儿,原来是个这怂事?

于是有人仍是演义般的叙说,也搬着指头计算过了,刘局长的女儿比张副局长的妻子只小几个月是同年生的,一个糟老头子搂着一个和女儿同龄的女子干,那有些乱伦了是么?唉也不算这年头的怪事太多像如此的同居通奸年龄不是问题。大家不过是各有图谋。但是一个糟老头子狗日的不守信用?是该杀,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从此这个局机关有了一句流行用语,是“你狗日的,不守信用?”——同事同仁包括临时工保安们,全把“你狗日的,不守信用”当成威胁对手的一句狠词儿……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