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有内忧,南海出外患

  一段时间以来,中南海打大老虎的消息渐渐稀少,南中国海填沙造岛的新闻忽然热闹起来。这两件事情并不相关,但也有共同之处,就是二者都让习近平很窝心、很不爽,用他的话来说,二者都是“满满的负能量”。

  打虎遇冷,说明反腐途中遇到了拦路虎,这是明摆着的事情。「虎情”特殊,即使还没有严重到“连手反扑”的程度,至少也是堵在路上,虎视眈眈、虎威难犯,“武松”犯了怵,一时也无从下手。看眼下情形,习、王面对“庆亲王”、“铁帽子王”这样高级别的拦路虎,要么是不敢打,要么是不能打,倒不大可能是不想打。无论何种情况,正如《人民日报》所言,反腐败运动已经“进入新的阶段”。也就是说,风风火火、高歌猛进、势如破竹的反腐初级阶段已告结束,现在大概是到了你不敢打我、我也不敢咬你的战略相持阶段,即所谓“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习、王去年说此话时捷报频传、硕果累累,颇显「谦虚过度”,现在倒是真的“胶着”了。《人民日报》却又唱起了“布更大的局”的黄腔高调。官话是只能反着听的。不久之后,若「对垒”长期化、「胶着”常态化,只怕反腐败不进则退,将走下坡路。于习近平当局而言,此为最大内忧。

  南海爆热,并不是那沆是非之水突起波澜,爆发了什么紧急事件,而是面对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在本地区越来越任性的单边“亮剑”行为,和在全球范围内越来越明显的亲俄反美姿态,美国已经渐渐失去了耐性,产生了针锋相对、步步紧逼的战略冲动。这也说明了习式“大国方略”越来越对外不灵:“一带一路”肆意烧钱,近于铺张;“经略海洋”一味逞强,近乎鲁莽;邓江胡时代三十年小心翼翼的“和平崛起”大计已经被急功近利的习近平露了馅、见了底,他一个大脚,结结实实踢到了铁板上──美、日、菲、越在其他事务上当然不是铁板一块,但在维持东亚均势、制衡强悍中国上面,则是几乎高度一致的。而如今,经过全球媒体热炒,再经香格里拉高官交锋,南沙造岛计划已不再可能像过去两年那样不事声张悄然展开,要想继续造岛,就只能在周边怒目、全球侧目之下轰轰烈烈地造,而这样子大张旗鼓“扬我国威”,就有点像普京在乌克兰施展拳脚的味道,必将进一步刺激菲越亲美反中,让四邻更加不安,让中日更难转圜,也让“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或将从此玩完。于习近平当局而言,此为最大外患。

  党天下三条路:新加坡俄罗斯朝鲜

  虽然中国的内忧外患远不止打虎、南海这两样,还有性质和后果比这严重得多的事情──比如经济不振、社会不和。但是,对习近平当局而言,这两件事情的打击却要更大更猛一些。因为习当局内政外交别无长项,用习近平自己的话来说,本届中央“出彩”之处无它,两年来集权无度,内凶外狠,凭的就是这两样:对外强硬树形像、对内打虎立威名。其比江胡值得夸耀的地方在此,其在民间赢得喝彩的地方亦在此。是故,打虎遇阻、南海告急这两件事情就成了对习当局非比寻常的严峻考验,别的事情即便失败了也不要紧,打击只在身上,而这两件事情的打击分明在脸上。

  平心而论,打虎不顺是早已注定了的事情,绝非习近平、王岐山无能。说句公道话,打老虎能够打到如今这个份儿上,虽是选择性反腐,也已经很不容易,很不简单了。在上层皆老虎、下层尽苍蝇的中共政坛,用“自己监督自己”的方式反腐,反不下去是正常的,取得“决定性胜利”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民间早有断语,“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这话虽然有点偏激,但不无道理。习近平既不想亡党,又不想亡国,他手上可用的牌并不多。所谓“输不起的斗争”,于中共一党专政体制而言,倒是赢不起的:若是老虎、苍蝇都打完了,党的有机体也就被掏空了,党天下也就摇摇欲坠了,此后,除非更张改制,走向宪政民主,否则必是一人独裁,走向家族统治。这条路前景有三:走得好是新加坡,走得不好是俄罗斯,走得更不好,就成了北朝鲜。

  至于南海局势,习近平亦有苦衷。本来,南海各国占岛、扩岛、造岛,小打小闹已有数十年历史。但中国在毛时代只管真刀真枪支持世界革命,要钱给钱、要命送命,对二战赢回来的南沙海洋权益却无动于衷,一向不当回事。在南沙群岛主权声索各方之中,中国大陆是口气最大而下手最晚的。当中国下手时,九段线之内象样子的岛礁都已经名花有主,中国欲立足南海,只能一边继续做“口炮党”,一边冷不丁下海捡个漏,所谓“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实在是一句空话,因为中国两手空空,搁无所搁,并无讨价还价的余地。习近平当局想要凭借经济实力改变南海现状,已经豪掷了一千多亿元填沙造岛,若在国际压力之下再像东海“抗日”、西沙采油一样始乱终弃,半途而废,恐怕不仅是留下了一堆烂尾工程,面子上很不好看,对国内早已被官媒忽悠起来的民族主义情绪也没办法交待。

  习近平前程未卜

  习近平是强人,李光耀说他“有钢铁般的意志”,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做事很急,性子“很倔”,“眼里揉不进沙子”,性格有点像普京。“红二代”圈子里有熟悉习近平的人说他“很二”,这话当然是贬义,但若出自老虎之口,大概也就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意思。中国目前内忧外患的形成及其可能的化解之道,与习近平诸如此类的个人因素密切相关。

  反腐败无可指责,以“治标为主,打大老虎”为反腐败策略亦有其合理性──当年香港、新加坡的反腐败模式亦以雷厉风行的打老虎运动为开局。可指责的是,反腐败服务于权力斗争的明显的选择性,以及反腐向前走、制度向后看的极权主义回潮倾向。既打老虎、又打右派,既学西方、又反西方,在中共,这是只有习近平才做得出来的高难度怪异动作。曾经有人认为习近平的左右开弓至少有一套动作是用来迷惑视听的假动作,但现在看来,似乎二者都出自习近平的真心。在这一点上,他的确有一点像李光耀──既亲美又亲中,既文明又野蛮,既反共又反西,既反极权主义又反民主宪政……,李光耀可以在这些制度性矛盾之中游刃有余,找到只属于新加坡且只属于他个人的制度夹缝,那是因为新加坡本来就是一个处于东西方、民主与专制夹缝之中的蕞尔小国。习近平和他治下的“崛起的大国”大概没有这样的条件和机会。

  站在国家民族的立场,维护与中华民族具有长久历史渊源,且早在民国时代就已经有明确主权主张的南海权益,亦有其天然正当性。但问题在于,做这种事情不仅内容要对,形式也要对,不仅要有理、有力,还要有礼、有节,要准备好筹码,也要选择好时机。最好的时机当然是在中美和乐、中日友好的氛围之下,或有南海各国和平协商、相互退让、各得其所的理性空间。最不好的时机则是在中美紧张、中日反感、周边各国惴惴不安的时候,而习近平恰恰选择了这样一个最不好的时机到南海去“亮剑”、“秀肌肉”。“越是艰险越向前”于一支游击队或许是可贵的品格,于一个正在拼命“和平崛起”却尚未真正“崛起”的大国,则多少有一些自毁形像、鲁莽冒失。

  习近平的第一个任期刚刚过半。按照中共定制(说是定制,但制度化的基础尚不牢靠),五年一换届、十年一换人,只要不出意外,他还有大把的时间。但是,如果他对内只知反腐而不知改制,对外一味逞强,四面树敌,旧的内忧外患未化解,新的内忧外患又来临,那么他就前程未卜,虽然早早地达到了集权之顶,却也只能早早地走上内政外交的下坡路。

二○一五年六月三日

来源:《动向》2015年6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