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视谎话连篇独缺真相真话,这恐怕已经是大陆民众普遍共识了,人们甚至说央视报道连天气日期也是假的。但是央视因为造假损害一些人,而被受害者告到法院,尤其是接连三起向法院起诉,这对专事造谣的央视也是仅见的。先是五月初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因为央视在聂树斌案复查听证会后的不实报道,对社会公开表示要另聘律师起诉央视。随后五月十四日徐纯合的代理律师,因为央视对徐纯合被警察枪杀的不实报道,将起诉央视并提出精神损害赔偿和公开道歉。而隔一天后的五月十五日,因为讨薪被警察拧断脖子而死的周秀云,其亲属也向法院起诉央视并要求赔偿。

Liu Qing图片: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片头。(网络截图)

聂树斌等三起案件都是影响巨大广受关注的,因此人们很容易通过事实比较对照,看出对央视的这些起诉确有道理和必要,是维护死者生者的尊严和权利必须迈出的一步。如聂树斌案件在复查中发现诸多重大问题,如案卷中至少八个签名造假,包括聂树斌及其父母的签名均是伪造的;再如死刑执行期明显不对,法院公开的执行期是气温二十五度以上的四月底,而执行死刑的照片却是聂树斌身穿羽绒服跪在雪地上;还有法院公开声称执行死刑后的十六天,聂树斌卷宗中出现了他的上诉书。聂树斌律师阅卷后称:“聂树斌一案证据不完整,程序严重错误。”但是中共央视的焦点访谈节目,及其邀请的所谓法律专家洪道德,丝毫不谈这些明显的违法和重大疑问,反而大谈当年的判决如何正确合法,还移花接木的说张焕枝对此满意。这种无视事实颠倒黑白招致了舆论强烈反击,也促使倍感悲愤的聂树斌母亲张焕枝要将央视高上法庭。

央视对于徐纯合被警察枪杀的造假,更达到耸人听闻的串改和编造程度。在徐纯合被枪杀十多天后,央视先是公布了一段录像,里边要去探望亲戚的徐纯合与母亲及子女,然后就出现了徐纯合拦堵出站口旅客,并随后追打警察、摔孩子、抢警棍等等不可理喻之事,总之徐纯合的表现比疯子更疯狂。然而这些录像造假十分明显而且低级,公布后让网上诸多专家愤愤不平,于是有不少专业人士纷纷从技术角度分析,指出央视公布的录像不仅是随意组合那么简单。例如有三十多年摄影经验的刘景琦对录像技术分析后,极其愤慨的表示:“央视五月十四日播出的新闻和《焦点访谈》视频,蒙太奇的推拉摇移、镜像反打、时空错乱,乃至人造动画全部运用到害人之中,伪造篡改证据是对历史和人民的犯罪,强烈要求将这些犯罪份子绳之以法。”

也难怪戳穿中共央视录像造假后的舆论,有如此愤慨强烈的反应和要求,因为央视造假的寡廉鲜耻和肆无忌惮,到了真是将世人视为痴盲对待。央视自称媒体何以专职造谣惑众,这其实从中共对牢牢掌控的媒体的定位,再清楚不过的说明是必然如此的了。中共对自家媒体的定位是党的喉舌,而不是报道事实真相给社会提供信息。所谓喉舌就是根本不许有主观意识言行,不准有自己的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规范等,完全听凭作为大脑的党的需要说黑道白造谣惑众。所以被定位喉舌的中共媒体,一出娘胎谎言造假便是处世主要伎俩,甚至远在尚未抢到大陆政权前便是如此。例如当年中共喉舌以民主人权号召推翻中华民国,一朝抢到政权则民主人权成为禁词,类似的情况充斥中共整个罪恶史。

虽然在中共喉舌机构中工作的人,并非完全是没有理想天良的喉舌人,但是这些喉舌机构是中共最典型的逆淘汰场所,任何有天良和诚信的人,即使一时在央视待下了,终归还是无法完全泯灭天良和诚信,而要为自己的天良和诚信被淘汰出局。如中共央视原先广获好评的主持人薛飞和杜宪,因为八九年中共血腥镇压民主运动后,不能昧着良心为这些屠杀在新闻播报中唱谎言赞歌,因而遭到央视清洗失去大有名利的主持人之位。而央视等中共喉舌的逆淘汰,当然更加造就这些场所遵从党的需要,提升巩固造谣惑众的职场氛围。央视作为中南海直接掌控的最主要喉舌,摆脱造谣惑众的可耻位置那真是想都别想的事情了,央视的造谣惑众必然要在中共垮台了才会结束。

不过大陆民众目前已不再听凭中共随心所欲造谣,这令掌权大于天的中共倍感焦虑和恐慌。习近平不久前所谓的“绝不准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其实主要就是指共产党官员必须为党说谎造谣。因为中共从来也不认为贪腐或其他违法官吏,是在“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甚至公开表示官员贪腐等只是小节。但是不论中共如何拼命想保有这些喉舌的功能,都难以避免央视等不断被揭露而丑态毕露,因为中共喉舌能够随意造谣惑众不受审视的条件不再存在。

首先中共带领人民去共产主义天堂的神话早已破灭,民众完全看清全世界共党的凶残贪腐丑恶。而依赖恐怖手段令社会噤若寒蝉的阶段,在大陆也已是明日黄花成为中共哀叹的历史。人类科技尤其电新科技的突飞猛进的发展,又给人们提供了有效的准确的戳穿中共喉舌谎言的手段。中共喉舌颠倒黑白随意说谎的好日子,随着民众维权意识上升增强,对造谣损害将更多提起诉讼,将更有效揭露和更强烈的反击,可以说已经结束了。未来损害民众的造谣惑众必将遭遇更多的麻烦,不仅中共喉舌形象更加猥琐丑恶,也会逐渐付出更多的各种各样的代价。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