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段时间了,不但官方的许多领导,而且民间的一些专家,突然涌现出把物理学引入政治领域的兴趣,热情洋溢地号召大家(尤其在网络上)把弘扬“正能量”放在首位,而不要去发挥“负能量”。

尽管这些专家领导很少给出“正负能量”的精准界定,但言下之意却不难琢磨出来:凡是有利于政府官方光辉形象的那些消息,像是书记亲自打着伞到基层转了一圈,GDP因此一下子涨了八个点,军警官兵英勇救援灾区人民等等,肯定都属于正能量的范畴了。

相比之下,凡是不利于官方政府光辉形象的那些消息,像是某地城管又打死了一个小贩,某个高官又带着贪污来的大笔钱财逃之夭夭,某些灾民过了好几年还照样住在简易帐篷里等等,不用说统统会被打入负能量的冷宫。

至于为什么要推崇正能量、压制负能量的理由,说起来也简单:据说这样做才能维护祖国的名誉,巩固大家的信心,保持社会的稳定,不然就会诱发不满的情绪,引发社会的动荡,抹黑祖国的形象等等。真亏了他们能把事情说得这样冠冕堂皇,居然让一些民众也信以为真,转而以“自干五”的劲头投身到了弘扬正能量的热潮之中。

从而再次印证了那句老话:由于善于忽悠的优良传统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咱们的社会里总是少不了这样一群人,自己被卖了还在那儿心悦诚服地为亲爱的人贩子大哥数银子点钞票,并且笑眯眯地以为那也是属于自己的纯收入。

捅破这种忽悠的关键,在于弄明白哲学上的一条简单道理:“正当(right)”并不在于实现更大数量的“善”,而是首先在于防止某些在质上不可接受的“恶”;尤其在社会生活中,“人权(human rights)”更不在于达成更大数量的共同福祉之“善”,而是首先在于防止那些侵犯人权、坑人害人的不可接受之“恶”。

一旦搞清楚了这条道理,为什么负能量更重要的原因便一目了然了:与那些旨在渲染达成了多少“善”的正能量截然不同,负能量毫无例外地都是试图揭示这个社会上存在着怎样的“恶”–尤其是那些严重坑害了普通百姓的不可接受之“恶”。

所以,将这些“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远比弘扬领导视察、经济繁荣、救助灾民之“善”重要得多,因为只有充分揭示了这些坑人害人、侵犯人权之恶,激起国人的义愤和抗争,才有可能有效地防止侵犯人权、坑人害人的道德邪恶再次发生。

举例来说,将某某法官以权谋私、钱色交易的丑恶行为揭发出来的负能量,无疑要比只是热情歌颂某某法官秉公执法、大义凛然的正能量,更有助于防止屡见不鲜的徇情枉法、破坏法治的邪恶现象,至少也能让某些有权势者在又想胡作非为的时候慎重地考虑考虑……

毕竟,哪怕你没有将那些丰功伟绩之“善”(假定它们确实是对国人有好处的“善”)通过正能量宣扬出来,它们也依然会在那里不动声色地造福于民。可是,如果你没有将那些坑人害人之“恶”通过负能量揭示出来,它们却永远在那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坑害百姓,甚至还会导致更进一步的严重邪恶。

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在社会底层饱受权贵坑害的普通公民,总是最希望这样的负能量充分发挥,这样他们的冤屈才有可能得到申诉,侵犯人权的作恶者才有可能受到惩罚(哪怕没有判刑入狱,也会成为千夫所指),才有可能阻止权贵们继续肆无忌惮地欺压百姓……

反过来看,又是谁最想压制负能量,尽可能遮蔽各种不利于政府官方的负面消息呢?答案同样不言而喻:恰恰是那些从事侵犯人权、坑人害人的权贵们,才会努力去压制负能量、封杀负面消息,以便他们还能打着太平盛世的忽悠旗号,不受妨碍地继续坑人害人。

有鉴于此,倘若你是一位有良心或正义感的中国公民,你自然不应当站在天朝的权贵一边,帮着他们用所谓的正能量粉饰现实,而应当站在底层的民众一边,通过充分发挥负能量而有效地揭露黑暗。

说白了,这样发挥负能量,根本不会诱发不满的情绪、引发社会的动荡、抹黑祖国的形象:一方面,所有这些恰恰都是权贵们坑人害人、侵犯人权所造成的直接后果;另一方面,通过负能量将这些恶果公诸于世,恰恰等于帮了受坑害的老百姓一把,为祖国摆脱邪恶、走上正道出了一份力。

不然的话,倘若你只肯为领导的丰功伟绩大唱“锦上添花”的正能量赞歌,却不愿给受到坑害的民众提供“雪中送炭”的负能量关怀,不但只能彰显你对受苦受难的底层百姓的麻木不仁,而且还会通过为虎作伥的途径,进一步抹黑祖国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形象。

说穿了,你的同胞正在受到坑害,他们的权益正在受到侵犯;因此,作为中国公民,你又怎么能够冷血残酷地对于这些邪恶熟视无睹,反倒以歌功颂德的方式弘扬正能量?要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忍心”漠视民众受到的坑害,其实属于一种道德上很卑鄙的“残忍”。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