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日,不是抢滩,不是攻击
不是登陆,不是摧毁;最长的一日

只是那种水果、摘水果、​​运水果、卖水果的
女孩,期待——破晓,出航

她目击人类的坠毁
而人类曾寄生的星球兀自运行、兀自荒凉

巨厦长出蒿草,其间晃动的幢幢面影
虚无而真实,它们的饥饿满怀目的

落日,迟迟不去,毫无归意
语言空具典雅,尘​​嚣却垂下可怕的、冗长的寂静——

无尽的横渡,两个永远对峙的终点
互相遥望,视线里残剩人类的渐渐隐没

水果,在等待中成为经典:那意象疾驰
那少女亭立,挥别人类,最长的一日

是她的一生,高过都城,高过芜野
然后慢慢的倾倒,流成蜜,也流成谜……

【自2003年七一50万人上街大游行以来,每年七一是香港的人民抗争日、公民自由日。今又七一,拙作一首刊于《明报》以志】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