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朋友谈到香港的局势。关于香港我只有几句话,当局对占中和雨伞行动的清场不是香港人民反抗中共暴政的结束,而是刚刚开始。它是香港整个社会民众对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的性质,对这样一个暴政制度的残酷的认识的开始;它是整个香港社会对中共在香港的渗透、打压、控制予以抵抗的开始;也是香港人民认识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框架下,在“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坚持人民民主专政”这样一部宪法之下的香港基本法,事实上根本没有任何实行的空间,也就是,没有什么所谓的“一国两制”的清醒认识的开始;最重要的是,这是香港人民认识到香港的命运必须和中国大陆的民主命运绑在一起的新的开始。

 

盛雪但我今天不讲香港问题,因为香港问题大家已经聊的很热闹了。我想讲的话题是:全民倒共是一场光荣革命。

当中共在1989年动用坦克和机枪把民主运动血腥地镇压下去,制造了六四大屠杀之后,中共在人民处于极度绝望和恐惧的气氛下启动了新的经济发展战略,并靠掠夺人民迅速建立起来了一个经济王国,许多人被所谓的经济奇迹搅乱了原来的思路和认识,许多人被其大国崛起的张狂震慑住了,也有不少人感觉反抗力量的微弱是如此的力不从心,于是决定放弃。现在,当中国的生态环境已经被中共糟蹋到惨不忍睹的时候,当中国的空气和水都已经不再适合人类享用的时候,当中国的食品包含毒素的时候,当孩子们也无法幸免这样的生存迫害的时候,同时,当中共的软实力携带着它的意识形态在世界几乎所有角落翩翩落地的时候,当中共用金钱和利益驱使的华人社群在我们生存的自由社会对我们实施压力和包围的时候,当我们的亲人在中国继续遭受着共产党直接的迫害和威胁的时候,任何人站出来反共,都是勇敢的,光荣的。

所以,我向在场的每一位致以崇高的敬意。因为作为一个个体,尤其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度生活的人,选择生活的方式非常广泛,有许许多多的生活道路可以选择。但是,当你选择走入民主运动阵营,走向反对共产这条道路的时候,大多数时候,你会发现你需要付出很多代价,甚至是一条不归路。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人停住了脚步,有很多人转过身去,甚至有人背叛和出卖自己的初衷和同道,有人协助中共干起了迫害人权的营生。

今天的社会,今天的中国,包括今天的国际环境,都已经是需要我们真正站出来,坚决反共的这一天了。为什么?我们都是一个个体,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个人,我们平常似乎不需要崇高的、远大的政治理念,政治理想以及那些所谓的哲学观点来规范我们具体的生活方式,来主导我们的日常生活细节。但是,政治是会来直接干预我们的生活的,权力是会直接来干涉我们的生活的,不管你主观上的愿望怎样。看看我们自己的人生,比如现场的夏明老师,他岳母现在病危,他却不能回去看望。他岳母只有一个女儿,岳母把他当成儿子,但是中共不给他签证,禁止他回去。海外可能有上千人是这样的命运,包括我自己。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也没有能够和他见上最后一面。很多中国人都经历了这个惨痛的过程,特别是六四屠杀后出来的一批人,都差不多到了自己的父母风烛残年的时期了。流亡中的人,被阻止回到家园的人,多年不能和亲人团聚的人,每一天都可能纠缠着这样的情感,亲情、乡土情、爱情,对我们亲人的爱,故土的爱,对那山川河流的爱,对历史文化的爱,总是在撕裂着自己的心。可是,今天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更要问问自己,今天的中国,人们能够坚信的东西还有什么?人们吃着毒食品,孩子喝着毒牛奶,所有人呼吸的是雾霾。大人带着孩子出门丝毫不敢放松,因为一转身孩子就可能被掠走。当中国人对生存的环境没有信任,没有友爱,没有善良,没有慈悲,只剩下了尔虞我诈、巧取豪夺,只有被欺辱被剥夺,当所有这一切紧紧笼罩着中国人的生活时,我们必须要问一个问题: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怎么了?为什么会是这样?怎么办?回顾从1949到今年,中国社会几乎所有大的灾难无一不是这个政权所发动和造成的。在这样的前提下,特别是当当局镇压了79年的民主运动、89年的民主运动,在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修炼者,以及在这些年当中,中共对中国社会所有旨在推动社会进步,旨在发掘人的善良,施展人的友爱,追求真实,追求真理,能够激发人的正义勇气,针对几乎所有这一切的信仰、行为、观念,中共的回答总是同样——残暴镇压,这才是我们今天生活的真实和现实。现在经常有人会问,中国人怎么这么怂啊?中国人怎么那么不争气啊?中国人怎么刀架到脖子上都不敢反抗啊?确实,中国是一个负淘汰的社会,一个个有血性的、有勇气的、有道德操守的、敢于说话的、有理想智慧的,不断一批批被迫害、被打压、被监禁,甚至从肉体上被消灭。

昨天晚上我打开微信群的时候,看到一个朋友发出的一个链接,内容讲到中国文革时期千奇百怪的杀人理由,而且全是有照片的。看的人毛骨悚然。我相信这类的历史事件相关信息和真相,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因为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索中国的历史真相了,越来越多的人觉醒了,越来越多的人不想继续这样愚昧而悲催的生活了,那些逝去的历史正在慢慢被唤回来,让我们能够看到,能够反省,能够看清并选择前行的道路。

中国社会现实给我们提出一个非常严峻的一个问题:正义善良、道德勇气、慈悲仁爱等等品质和道义在中国人当中真的都死了吗?今天在座的朋友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应该坦荡的、大胆的、充满信心的回答:我们还在。中国的正义、善良、勇气,中国人追求自由、人权和民主的力量还在。我们应该树立这样一个信念:自由、人权、民主一定会在我们的努力下实现。我们这一代一定会埋葬中共这个专制暴政。

今天的中国是极端宗教势力所控制的区域之外一个最邪恶的帝国,比北韩还要邪恶。为什么?因为北韩毕竟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金家王朝对国际社会没有什么影响力,和中共势力无法比;北韩没有经济实力去收买、胁迫、恐吓和影响民主国家及其社会;它也没有那么大的势力控制其海外的侨民。所以说,中共势力可以说是我们今天生存的世界上除了极端宗教势力之外的最大的恶势力,几十年来,这个暴政统治一直在挑战人性、良知、人伦,在挑战人们心里最善良、最柔软、最卑微的那一丝对自由的向往,对善良的守护。现在,我们正处在这个紧迫的时刻,正处在这样一个历史关头,终结中共暴政成为我们的道义责任,我们必须毫不犹豫地、责无旁贷地承担起这一历史使命,如果放弃,那是我们的耻辱。

其实,人在很多时候确实是非常脆弱的,包括我自己。当人面对亲情、友情、故乡情,面对很多具体的生存选择的时候,那是很多让人心如刀绞的时刻,那意味着你在瞬间必须要放弃很多个人利益,放弃自己生存发展的机会,甚至需要背弃亲情、友情和与亲人的生离死别。可是我们已经别无选择,我们必须要坚定一个信念,就是,反共是光荣的,反共是有勇气的,反共是正义的。中国正在有越来越多的民众觉醒,中共正在走向穷途末路,全民倒共是一场光荣革命。

**文章根据2014年12月在纽约召开的“破局与转型理论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